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八章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56 2017-06-15 08:09:34

  月黑风高夜,飒飒晚风在夜里浅吟低唱。

赵如梦和离荷站在众将士面前,晚风扬起衣袍飞扬猎猎作响,仿佛要腾空而起羽化成仙似的。

赵如梦白色的铠甲泛着清冷的银光,她锐利的眸子在漆黑的夜里就像一只捕捉猎物的鹰。此刻,她是指点江山的将军,是众将士的信仰。

“左前锋李刚你带两百人绕到后方烧粮仓,断秦军后路。”赵如梦冰冷的声音穿透黑夜,飘向四方。

“是。”坚毅有力的回答是军人的豪情热血。

“剩余众将士随我夜袭遥城。”赵如梦再次下达命令,娇蛮任性的小公主此刻睿智冷静,杀伐果断。或许有些人天生如此,一身铮铮傲骨报效国与家。

“是。”众将士的声音震天而起,气势如虹穿破九霄,在秦渊城的上空久久回荡。

“众将士听令,出发。备好酒菜,等众位凯旋归来。”赵如梦骑上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身后是浩浩荡荡的军队,马蹄声脚步声在寂静的夜空里格外的响亮。

左前锋带领二百战士绕到后方,在秦军换班的时刻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粮仓。

“前锋,今天这仗真没劲,不费力气呀。”一个小兵兴奋的说。

左前锋赶快捂住他的嘴,可是已经晚了。换班的秦兵无比的机灵,眨眼功夫成群结队的秦兵向着赵军这边冲过来。

左前锋意识到危险地来临,一把火丢出去粮仓烧毁了,大火顺着东风蔓延开来,借助风的威力,越来越凶猛,直到大火烧红半面天空,也活活烧死了二百零一个勇士。

在出逃无望之下,他们选择宁死也不做俘虏。

左前锋毫不犹豫的做出决定,使他们漂亮的完成任务。烧焦的炙热的土地上是他们的英魂,是军人的气魄,是万里河山铸成的信念。

赵如梦这边偷袭尚未成功,秦军好像有所警觉似的。赵军小股士兵接着云梯爬上城楼的时候就遇到秦兵的阻碍。一个个赵兵从城楼上滚落在地,伤残致死。赵如梦紧紧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城楼,一筹莫展。

“将军交给我吧。”离荷的声音里毫无波澜,仿佛再说一件不相干的事。

还未等赵如梦作答,离荷飞身越上城楼,城楼上的秦兵与离荷刀剑相戈。秦军自顾不暇,趁着空隙,赵军一个个爬上城楼打开城门,赵军蜂拥而至。

瞬间打斗声,厮杀声响彻天空,刀剑无情,刚才鲜活的生命一个倒在地上,那是至交战友,以命相托。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最美的誓言。此刻秦军在赵军的打压之下如破竹之势,不断的败退。

终于残兵败将的秦军退出遥城,此战胜利。

但赵如梦一直觉得不对劲,因为此战并未看到秦辰的身影。

赵军占领遥城,清理掩埋尸体。只是刚踏进城池便被从外面包抄了,这一刻赵军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为时已晚。

“将军,我们杀出去。”右前锋的语气里有一股舍我其谁的傲气。

“不可。”离荷摇摇头。

“哼那姑娘出个好主意。我赵军,宁死在战场上也不俘虏。”说罢右前锋就冲出去准备和敌人拼命。

“站住。”赵如梦出声呵斥住他。

“打开城门投降。”沉思片刻,离荷开口悠悠的说道。

“你给老子滚出去,女人就是没骨气。”右前锋不悦的骂骂咧咧。

“闭嘴,不可对使者无礼。”赵如梦狠狠地瞪了右前锋一眼冷冷的吼道。

“使者请详细说明。”赵如梦异常的客气,眼前的女子能够把赵国满朝文武大臣耍的团团转,她才不会觉得离荷只是一个绣花枕头,能住离月宫的女子必有过人之处。

“投降。”离荷又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

右前锋杀了她的心都有了,他呲牙咧嘴真是恨不得把离荷生吞活剥了。

“遥城右两道门,我从北门投降,你们从南门逃跑,如何?”离荷冷漠的说。

“我们如何信你肯为赵国舍命?”有前锋不屑的讥讽道。

“信不信由你。”离荷懒得和他多费口舌,要不是公子吩咐,她才懒得管赵国的事,是死是生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赵国权贵。

“离荷,不可。”赵如梦摇摇头拒绝了。离荷是离月宫使者,她没有责任去替她送死。

“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右前锋再次说道。

“赵如梦,别犹豫了,谁说我会死的。”离荷淡淡的看了赵如梦一眼,她的心事她猜得到,如果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妄为离月宫使者了。

“赵如梦,我会活着的。”离荷向着赵如梦微微一笑,轻轻的说,那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承诺。

离荷披上银白色的铠甲,带领一千人打开城门投降。晨曦打在铠甲上绝美又苍凉,被鲜血晕染的铠甲冰冷刺骨又妖娆无比。

“秦将军,我们输了,任凭处置。”离荷站在秦辰面前不卑不亢。她的语气平缓,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输赢与她无关。

“赵将军可有诚意。”秦辰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的身上有种莫名的压迫感,即使她只是恬淡的微笑,却依然让人觉得不可侵犯。

“秦将军要和诚意?”离荷微笑着反问道。

眼前的女子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秦辰死死的盯着她的脸,想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丝惊慌失措,可是他错了。

“将军,将军赵军逃跑啦。”一小兵气喘吁吁的喊道,说完这句话他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来,他是被累死的。

“抓住她。”秦辰一剑刺向离荷,离荷迅速的躲开。赵国凌家武功盖世,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离荷抽出长剑,只感到宛如清风拂面,眨眼之间几个小兵倒在血泊之中。

“一剑封喉,姑娘果然厉害。”秦辰讽刺的说道。

“谢秦将军夸奖,凌若惜先走一步。”离荷并未恋战,直接离开了,至于剩下的一千士兵是死是生与她无关。

太阳炙烤着大地,一战过后遥城鲜血淋漓,尸骨遍地,秦辰静静地站在破碎的河山里目光迷离。

画鸢尾

收藏,收藏,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