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九章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01 2017-06-16 08:18:36

  赵月阁里清风扬起几朵桂花飘落,淡淡的香气浸染满院风光。

离欢素手拨弦,辗转相思在指间散开,解不开的心结走不出的阴影,是谁错付相思万千,到头来不过一场笑话。

嘭的一声,琴弦断了,离欢的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笑容,果真是心不定。一朵桂花散落在琴弦上,风乍起它又被吹落在地上。渺小的花朵只能任风宰割,它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离欢盯着桂花出神,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日南宫轲步步紧逼的情景。

“呵,南宫轲我爱你爱到没有自己。”离欢小声嘟囔,清澈的眼眸里尽是忧伤。

换上琴弦,不诉相思千万场。

泠泠琴声从指尖滑落,琴音里多了几分洒脱空旷。仿佛穿过尘世历尽沧桑的豁然开朗,这才是离欢,谈笑间风轻云淡。

这次我要认真的不爱你,不爱你才有勇气陪着你。

寂静的赵月阁里琴声久久回荡。是谁惊扰一树落花,搅动那颗淡然的心,从此三千繁华牵绊,隐了身,失了心。

离落进入赵月阁的时候,离欢在奏一首曲子。琴声里那份隐忍的爱意化为淡然如流水,缠绵又清澈。琴声隐隐的触动离落的心弦,触碰着心里那个不能说的秘密。

公子离落爱你,那是埋在心底的秘密。

“离欢小主。”离落简单的打过招呼,却不知接下来如何开口。

离欢点点头,把离落带到亭子里倒一杯茶递给离落。

“坐吧。”离欢指着石凳说道。

茶水里苦涩的味道缠绕的舌尖,鼻子里是满院浓郁的香味,这种味道上的冲突使离落很不舒服。她闻惯了满院梨花干冽的清香,却如何也嗅不惯这种甜腻的香味。

“离欢,这什么花?”离落皱着眉头问道。

“桂花。”离欢轻轻的吐了两个字。她与离落无话可说,只能简单的应答而已。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花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藏在发梢肩头,微不可闻。

离落不问,离欢也不说。轻轻呷一口新茶,沁雅的茶香在嘴巴里蔓延。离欢慢悠悠的品茶,只当离落是空气一般。

沉思了好久,离落缓缓的开口“宣碧华的事到底怎么回事?”离落试探的问道,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

“你直接说公子让我如何做就好。”离欢盯着离落浅浅的说,她的脸上毫无波澜。

离落想透过她的眼眸看到一丝情绪,可是她错了。

“公子说让你给宣碧华道歉。”离落想看看离欢的反应如何,可是她低估了离欢。眼前的女子一袭白色的衣裙在风中摇曳,素净的面容上依旧是浅淡的笑意,深邃的眼睛似乎让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嗯。”离欢只是应了一声,再也没有下文。

月笛笑吟吟的走来,他打开折扇摇了摇,大步跨到石凳上坐了下来。

“离欢,口渴讨杯茶。”月笛嬉笑的说。

“好。”离欢看到月笛额头上挂满汗珠,心里多了几丝愧疚。在赵月阁里一些都要劳烦月笛,甚至宣碧华的事还要他去探听消息。

月笛喝完茶,仔细的打量着离欢对面的女子,她黑色的衣衫看起来有几分压抑,脸上也毫不表情。月笛在心里嘀咕这是何方神圣,跟南宫轲一样臭脾气。

“月笛,她是梨落阁离落。”离欢看到月笛眼里的疑惑笑着说。

“不知离落姑娘有何贵干?”月笛不喜欢离落,他的声音里有几分不悦。

“传公子口谕,让离欢小主给宣碧华道歉,然后返回魏国。”离落冷冷的说道,她看的出月笛眼里的厌恶。

“道歉?凭什么?明明是宣碧华做错事的。”月笛惊讶的站起来吼道。

“凭什么?你去问公子吧。”离落冷冷的反击道,她的眼里是不屑,宣碧华动不得,谁让离欢傻呢。

“哼,就会拿公子说事。”月笛瞥了梨落一眼,眼里尽是鄙夷。

论起身份离欢最高,离落只不过是一个高级婢女而已。她就那样对离欢使来唤去,月笛非常的不满。

“离欢小主,别忘了你的身份。”离落无法反驳月笛,只好把矛头指向离欢。

“不知离落姑娘说的是那个身份?”离欢拂去衣衫上的桂花笑意浅浅的问道,她安静的好像不存在一样,但却让人无法忽视。

离落错愕起来,这哪一个身份都举足轻重,但她很快就回过神:“离月宫檀香阁小主的身份。”

“所以离落姑娘不要担心,我会完成任务的。”这样的离欢让所有的人都不解。

“离欢你怎么啦?”月笛焦急的问道,他伸出手摸摸离欢的额头“不发烧啊。”

离落也有几分不解,按道理离欢应该不会同意的,公子把诏书都写了呢。

“月笛我没事,主人的命令下属应该执行。月笛如果没有爱情,做什么都不会尴尬的。”离欢轻轻的说道。

离落在心里不住的赞叹眼前的女子,她太过聪明通透,公子,怕是你这一生都得不到她的心了吧。

离落又何尝不是呢?站在他的身边却永远不可与他并肩。一阵桂花飘香,离落使劲的嗅了嗅,却也没有像刚才那么糟糕。

原来放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就算嗅惯了梨花,原来有一天我也可以接受满院桂花一样简单。想通了,就不委屈了。

风扬起满院桂花飘香。

你说这局棋谁会赢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