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五十二章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09 2017-06-19 00:15:34

  早上推开窗户,空气里有一股湿漉漉的泥土气息,迎面而来的风夹杂着寒意,帘外大雨如注,雨滴打落一地桂花零落成泥,狭长的山谷笼罩在白茫茫的烟雾里,仿佛是人间仙境。

离欢收拾妥当便去茴香阁用早膳,如果不出意外早饭过后就去魏国。赵国留下太多不堪的的回忆,有些人就像刺猬,抱紧了就会刺得遍体鳞伤。她是该离开了,在这里她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被踩粉碎成灰尘。

“离欢,离落你们暂时走不了了。”月笛边走边说,一副困倦的样子。

月笛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离欢发现他的眼圈发黑,无精打采一脸迷茫。

“为什么?”离落停下筷子简单直接的问道。

“因为宣碧华出事了。”月笛也不知道这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郁闷极了。

“与我们俩有什么关系?”离落眯着眼不屑一顾的反问道。

“她怀疑是咱倆害的。”离欢夹一口菜慢条斯理的说。

吃罢饭离落愁眉苦脸的站在屋子里望着窗外迷茫不已,她是冷血无心,可她并不睿智聪慧,就像她永远也参不透这其中的奥秘。

大雨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歇息底里的怒吼着,远处画廊里的芭蕉叶也未能幸免,几片落红残败不堪,大雨弥漫的雾气压抑的喘不过气来。离落实在闷得慌便去找沉香阁找离欢。

离欢提笔成画,绵长的画卷里是无限山河风光,绿水人家,山峦起伏,鸟语花香仿佛使人身临其境一般。

“离欢好有雅兴。”离落有些不悦,都火烧眉毛了离欢竟然这么沉得住气,她有一些挫败感。

“闲来无事而已。”离欢简单的应道。

“宣碧华的事怎么处理?”离落的脸上明显有一些焦虑,她不安的站在离欢身边。

“告诉宣碧华离诺的存在。”离欢停下手中笔望着帘外雾气蒙蒙淡淡的说道,她要的不过是寻常百姓之日,哪怕平淡也无关。平生最讨厌算计,却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别人。

离落有些瞠目结舌,不管是不是离诺干的,这个罪名都由离诺背,她突然觉得有些悲哀,背后的衣衫有一种黏黏的感觉。离欢的心思如此缜密,实在令人恐惧。

“离落,你看这画多美啊,可是身不由己偏偏浊了一世风景。”离欢淡淡的笑着,她脸上的梨涡浅浅非常可爱。

离落一直以为刚才那一瞬间是错觉,那么明媚单纯的姑娘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

“离欢小主,离落姑娘宣老爷到。”离欢停下画笔笑着说:“来的有点晚。”她缓缓的洗手,收拾画笔。好像来的人是一位朋友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恶魔。

离欢和离落一起沿着回廊向大堂走去,婢女们准备撑伞,离欢笑着说:“哪有那么娇气,淋些雨反而舒服。”

离欢伸出手,一滴小水珠落在掌心,冰凉的雨滴凉不过她的心。

两人进入大堂之后,好不热闹。宣震威和月笛静静地坐着。离欢入座之后,宣震威一直狠狠地瞪着她,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不知宣老爷有何贵干?”离欢开口漠不关心的随口一问。

“哼,你派人暗中下毒害我碧华,她现在卧床不起。”宣震威声音悲戚,眼睛红肿,离欢发现他的发间一夜之间竟然生出几缕白发,她的心里微微恻动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

“宣老爷可有亲眼所见?离欢容不得污蔑。”离欢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一口,茶香弥漫韵味十足。

“我虽没亲眼所见,但是你容不下我碧华,怕她嫁给公子夺走你的位置。”宣震威正在为猜中别人的心事得意着,这时他悲戚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看起来特别滑稽。

月笛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仿佛听到天底下就搞笑的笑话。

“宣老爷,公子一共有五位姑娘,您凭什么断定是离欢小主所为?”离落瞥了宣震威一眼冷漠的说道。

“她与我家碧华有过节。”事情出乎宣震威的预料,随口一说。

“若说过节,我会直接杀了她,并非让她苟且活着。下毒不是我所为,据我所知,公子最宠爱的离诺小主善毒。”离欢看着宣震威微微一笑,好似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怨恨似的。

“就是,若说公子最爱的小主还是离诺,听说舍不得让离诺受委屈,还杀了一个欺负离诺的小主呢。”月笛夸张的说道。月笛记得当时大家说把宣碧华的消息透露给离诺,没想到离诺动手这么快,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

“这不是传言,我一直近身伺候公子亲眼所见。”离落应和道。她面无表情,冷若冰霜让这份传言更加真实可靠。

“当下首要之事先是解毒,保命最重要。”离欢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

“让药香随你一起去吧。”月笛吩咐道。

送走宣震威三个人松了一口气。月笛伸伸懒腰笑着说:“离诺也真是的,下这么狠的手。”

“她若不狠,离圆就不会死的。”离欢望着门外的大雨,目光缥缈朦胧,仿佛漫山遍野的雾气遮挡住一室阳光。

“离欢,战争又开始了。”离落看着离欢的背影轻轻的说道。她厌倦这样的生活,如果一辈子不谙世事该多好。

一阵风雨飘摇,离欢抬起脚轻快的走进雨里,愿这场雨洗去一身罪孽。

画鸢尾

看我期待的小眼神,亲们收藏啦,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