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五十七章怕人询问,眼泪装欢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997 2017-06-24 09:37:52

  黄昏的阳光打在小溪之中,泛着一层金光格外的明亮。小溪旁一位农家女子在浣纱,她虽不倾国倾城,但布衣荆钗之下恬静安然的脸上透着淡淡的落寞。

  “姑娘,去魏国皇城如何走?”南宫轲跃下马谦和的问道,或许他的声音太过突兀,那姑娘在惊吓之中掉进小溪里,虽说溪水不深,但浑身湿漉漉的也不好受。

  “你吓死我了。”姑娘从水里站起来拍拍心口一脸哀怨的说道。

  “姑娘你没事吧,是我太唐突了。”南宫轲一脸歉意的说道。

  “不碍事,回去换洗就好了”姑娘从小溪里出来,爽朗的说道。

  说罢她抬起头打量起南宫轲,只见他衣衫上沾染了些许尘埃,发丝微微有些凌乱,满脸的焦急与倦意。

  “你要去魏国皇城?穿过前面的峡谷,翻过两座山就到了。”姑娘笑着说。

  “谢谢。”南宫轲转身欲离开。

  “夏荷,你背着我跟眼前这个男子约会,看我不杀了他。”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姑娘皱着眉头表示不悦,南宫轲脸上露出一抹狐疑之色。

  那男子像一阵风似跑了过来,他的身后扬起厚厚的尘土,南宫轲捂着嘴巴咳了两声。

  “装什么装?谁让你抢我未婚妻的,就因为你她才不嫁给我。”那男子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吼道。他扬手欲给南宫轲一巴掌,却不料被南宫轲反握住手。南宫轲觉察到男子有很强的内力,但他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哼,不自量力。”南宫轲不屑的说道。

  “公子算了,放过他吧。”那位叫夏荷的姑娘有些担心的说。

  “滚远。”

  “李璟,我不嫁给你,是因为我配不上你,与这位公子无关。”夏荷看着李璟淡淡的说,不是不爱,只是太爱。若不放手,恐怕会成为他的累赘。

  “说什么胡话,我爱你,甘愿如此。”李璟摇着夏荷的胳膊急的都要哭了。他眼圈微红,深情的凝望着夏荷。

  “不,我不能做你的绊脚石。”夏荷用尽力气说完这一句话便转身跑开。转过身的那一刻豆大的泪珠子落在地上,卡在喉咙的哽咽声终于得到释放。

  李璟不知如何是好,转过头瞄了一眼南宫轲,南宫轲示意他追上去。

  他们两人刚离开,一只信鸽落在南宫轲的肩膀上。这只信鸽他认识,是师傅传递消息的工具,但是出了什么事,他万分焦急,快速的打开信。

  “绿衣要削发为尼,见信速归。”信上寥寥几个字却如千斤巨石一般紧紧的压在南宫轲心头,他与绿衣同为了尘高僧的弟子,但他只当绿衣是他小师妹。不是不懂她的心意,只是给不起。

  南宫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夕阳落山,天空宛如黑色的网,盖住了所有不知名的情绪。

  南宫轲走在小溪旁洗把脸,他想洗去一身的疲惫。冰冷的溪水打在脸上,昏昏沉沉的脑袋似乎清醒了好多。白色衣衫上的水滴慢慢的晕染开来,扩散成一朵雪白的梨花。

  南宫轲愣神片刻,他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离月宫,他笑了笑,打算继续启程。

  “公子留步。”

  南宫轲转头惊讶的看着从远处奔来的李璟和夏荷。

  “公子,听夏荷说你要去魏国,这峡谷里闹鬼,你还是走官道比较安全。”李璟气喘吁吁的说道,他虽然在和南宫轲说话,但目光像是黏在夏荷的身上一样。

  “谢谢两位,不过我有非常重要的事不得不走小路。”南宫轲朝着两位道谢之后上马离开,马蹄扬起的尘土在空气里弥漫开,哒哒的响声在黑夜里像沉重的歌曲。

  南宫轲飞快的离开,他敏感的觉察到那两个人有问题。

  南宫轲没有走官道,更没有走小路,他扬起马鞭转身到客栈里休息。

  他洗漱完毕坐在床边思索接下来如何走,一个青衣公子从窗口闯了进来,南宫轲戒备的抓起箫向那位公子劈了过去,南宫轲追着青衣公子离开客栈。

  “呵呵呵,公子轲我们见面了。”说话的青衣公子便是沐晨,此刻的他不似往日那般温润如玉,眼角的黑痣给他平添几分戾气。

  “可惜比我预估的要晚一些。”南宫轲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夜空里回荡。

  “是吗?”沐晨狂傲的笑起来,他的笑声特别阴森。

  南宫轲并未理会沐晨,他在专心致志的打斗,白色的衣衫翻滚,眼神犀利。

  他手持清枫,挥舞的剑气里傲气凛然,桀骜不驯的目光里是不屑。

  沐晨和南宫轲两个同样优秀高傲的人,只是这场以天下为子的棋局到底谁会赢?

  晚上的风似乎温柔许多,它轻轻的拂过面颊,白天的余热还未散尽,却也凉爽好多。

  许久之后两个人停下来,并肩站在夜空里。

  “南宫轲你是怎么发现的?”沐晨疑惑不解,他们做的毫无破绽啊。

  “哪有那么细皮嫩肉的村姑?下次你应该找个合适的人才像一些。”南宫轲调侃的说。

  “原来如此。”沐晨恍然大悟,他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想这不过是南宫轲的应付之词罢了,能担起离月宫南宫轲果然深藏不露。

  “暗雪阁阁主深夜造访就为这事。”

  “不不不,就是为了看看公子轲而已。”沐晨连忙摆手,笑着说道。

  “那我不奉陪,明天还有事。”南宫轲说完便翻回客栈了。

  漆黑的夜色下,沐晨静静地站在那里目光缥缈,风扬起衣衫飞扬。

  南宫轲躺在床上,今天发生的事在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看来暗雪阁安插在离月宫里的奸细不止一个。思至此,南宫轲坐起来提笔写到“密切注意琴月阁。”他一吹口哨,一个黑影闪了出来。

  “主人吩咐。”黑衣人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把信交给离落。”南宫轲说道。

  黑衣人行了一个礼便消失在黑夜里。

  南宫轲重新躺在床上合上眼,这一局暂且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