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六十三章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93 2017-06-30 00:17:29

  秋高气爽,习习凉风送来花香。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皇帝设宴上林苑宴请群臣。一大早云王爷和落凡被邀至皇宫。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离欢吃罢早膳自言自语的说,转眼八月十五了,她离开燕国也快五个月了吧。

“中秋节在魏国也称纸鸢节。”南宫轲微笑着说。他的笑容柔和。大概因为大病初愈,脸上还有一丝苍白,他温柔的看向离欢,这一瞬间离欢有一种恍惚的感觉,眼前俊美的南宫轲依旧是那年无涯山下那位清贵无暇的公子。

“为什么叫纸鸢节?”离欢眨巴着眼睛问道。

“传说:有一位名叫墨纸的书生喜欢着一位叫紫鸢的官家小姐,但碍于身份差距,书生只能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独自伤神。

中秋节这一天他扎了一个别致的图形,把思念和爱慕写在上面,系上红绳趁着西风把它送上九霄。风带着这份执着的思念飞到月亮之上,月神为之感动,悄悄的把它挂在那位小姐的窗前,岁岁年年亦如此。他的诚心感动了那位官家老爷,便把女子嫁给他为妻。后来书生扎的那个图形被称作纸鸢,八月十五也因此被赋予了爱情。”

“难怪如此,南宫轲你说这是真的么?世界上当真有爱情?”离欢语气迷离,眼里又蒙上一层大雾。

“会有的。”南宫轲摸摸离欢的头安慰道。

“我们也去放纸鸢吧。”南宫轲提议道。

离欢望着南宫轲微笑着点点头。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摩肩接踵,热闹非凡。年轻的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俊郎的小伙子英俊潇洒;年老的大婶带着小孩扎的纸鸢惟妙惟肖。

秋风卷起落叶在人群里飘散,极目望去漫山遍野金灿灿的菊花在朝阳里生机勃勃。

酒家的招牌摇曳,栉比鳞次的店家书写着魏国的繁华,经过低迷的夏天,魏国好像又活过来似的。这个夏天流民起义,秦魏大战,画城子民以身询城。跌宕起伏的夏天终于过去,魏国繁华依旧。

南宫轲牵着离欢的手兴致勃勃的走在路上,腰间的玉箫与白色的衣袍交相呼应,他目光柔和且绵长,脸上的笑容像秋日的暖阳。

南宫轲缓缓的走在人群里,引来众位姑娘频频侧目,掩面注目欲语还休。

南宫轲微微一笑,手摇起折扇风华绝代。

离欢却如芒在背,接受着各种目光的洗礼,有羡慕,嫉妒,怨恨。对,有怨恨,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绿衣目光狠辣,她双手握成拳,面目狰狞。

“离欢,我要毁了你。”绿衣恶狠狠的说,无尽的愤怒与恨意交织在一起,绿衣,再也不是当然娇俏可人温暖善良的绿衣女子。爱而不得,把她折磨的像疯子一般。

“南宫轲,我们去放纸鸢。”离欢瞧着漫天飞舞的纸鸢羡慕的说,愿来世只做一个平凡的女子,相夫教子不谙世事。

“好。”南宫轲看着离欢开心的样子笑着点点头。

不远处有一个摊子,摊主是一个清瘦的老头,他目光清亮,透着一股智慧的光芒,洗的发白的袍子在秋风中微微的飘荡。他看着离欢他们走过来微微一笑,仿佛知道他们会来一样。

这老头有点似曾相识,离欢仔细想了想,原来他就是洛水河畔做花灯的那个老头,他的话犹在耳边浮现。

离欢指了指老头的摊位拉着南宫轲走过去。

“公子是自己做,还是在老朽这儿拿现成的。”老头瞧着花花绿绿的纸鸢笑着问道。

南宫轲瞅着形状各异的纸鸢有点迷茫,他静静地思索片刻说:“我们自己做吧。”他想给离欢亲手做一个特别的纸鸢。

老头把材料递给南宫轲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离欢他们说道:“同心而共济,始终如一。姑娘你要帮着这位公子,两个人一起扎出的纸鸢才有意义。”老头看着离欢轻轻的提醒道。

离欢笑着点了点头,老头的话她懂,南宫轲也懂,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南宫轲削竹签,离欢默默的注视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似乎柔和了几分,他专注的弄着手里的竹子,好像外界一切无法感染到他一样。

他快速的弄好竹签。然后提笔成画,画上满地梨花飘散,一位白衣女子站在梨花海里翩然起舞。她面容恬淡,仿佛不染铅尘的仙子。老头看着画再看看离欢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姑娘要珍惜眼前人啊。人生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老头语重心长的说。

离欢屈膝行礼,不仅是敬重更多的是感激。她始终相信遇见老头不是偶然,而是他有意点拨她。

“姑娘不必如此多礼,一切随心走。”老头瞧着离欢始终微笑着说。

“离欢题字。”南宫轲落笔提醒道。

离欢转过头,只见画上白衣女子的旁边落下“结发为夫妻”几个字,字迹俊逸,笔力苍劲。

离欢不知如何落笔,犹豫了片刻还是写下了“恩爱两不疑。”几个字。

老头瞧着她纠结的表情笑着说:“要彼此信任,方能白首不离。”

南宫轲和离欢同时点点头。

“走,我们去放纸鸢。”离欢说完对着老头再次行礼,南宫轲也微微颔首。

两个人离开后,老头重重的叹息。是无奈,是惋惜,更是心疼。

两个人走向场地,这是一片很大很空旷平整的土地。周围放纸鸢的人络绎不绝,他们或是仰慕佳人的翩翩公子,或是携手与共的夫妻。离欢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她不知命运如何安排未知的未来。她只能茫然四顾抓住现在,这种感觉令她胆战心惊。

“离欢发什么愣呢。”南宫轲瞅着离欢失神便提醒她。

离欢回过神,对南宫轲笑了笑。他们两个人一起将纸鸢放到天上。

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秋高气爽,各种纸鸢在空中飘荡,奔跑嬉闹的人群里宛若一副动态的画卷,南宫轲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只是这次感觉不一样,他轻轻扬起嘴角笑容极浅极淡。

他们的纸鸢在高高的天空自由飞翔,带着所有的美好与希望。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在心里默默的许诺着。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她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