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六十四章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65 2017-07-01 20:09:17

  中秋佳节,满月,月明星稀。

  云王府竹林里云王爷,南宫轲,落尘和离欢依次而坐。

  晚风中有淡淡的桂花香,竹林里倦鸟归家,偶尔清风划过,吹起衣袖盈香。

  桌子上摆满月饼,水果与点心,竹林在月色笼罩下宁静又祥和。

  云王爷拿出三个香囊依次给了南宫轲,离欢和落凡。

  南宫轲抬手有些迟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给他准备过香囊,中秋节都是他一个人待在梨雪海里吹箫舞剑,他不知何为思念?何为牵挂?

  南宫轲垂下眼睑不知如何是好,沉默了一会儿他轻轻的说道:“云王爷,南宫轲早已弱冠了。”南宫轲不敢接,他眼里浓浓忧伤弥漫。

  “拿着吧,再怎么弱冠,在本王眼里都还是个孩子。”云王爷慈祥的笑着。

  南宫轲接香囊,眼圈微红,他轻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落凡了解南宫轲,他只有在极度的感动时才会表现出那般不自然。于是他拍拍南宫轲的肩笑着说“这里没有公子轲,只有南宫轲。”

  南宫轲抿起嘴角轻轻的点点头,这个中秋是生命里最温暖的时刻,在时间的冲击与沉淀之中,触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离欢接过香囊使劲的嗅了嗅笑着说:“海棠花做的,真香。”

  “你姑母说燕国皇城种满了海棠,有海棠的地方就有种家的感觉,所以也给你做了海棠味的香囊。”云王爷笑着解释道,对于这个侄女,他格外的偏疼。

  “海棠盛开的时节,燕国人在洛水河畔放河灯,祈求姻缘,因此海棠在燕国代表着挚爱。”离欢仿佛在讲一个故事,故事里下起一场花瓣雨,女子提灯款款而来。

  离欢想起祈水节那天沐晨提灯而来那一刹的惊艳。那个步履缓缓翩翩而来的公子在她的身边路过又离开。

  他们说洛水池许愿很灵验,可她许的是什么呢?

  落凡的香囊里也是海棠,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他仿佛闻到了母妃身上的香味,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母妃是怎样惊艳的女子,但她一定像离欢一样恬静安然吧。落凡使劲的嗅了嗅,香味充斥着味觉,他有一瞬间觉得母妃还在他身边似的。

  月光淡淡的清晕晕染大地,柔和的光线似乎感染了身边的人,离欢转过头望着南宫轲,似乎他的眉眼也被染上淡淡的清晖,温和了许多。

  南宫轲小心翼翼拿起月饼递给云王爷,落凡和离欢。

  云王爷摸摸南宫轲的头,就像摸着自己的孩子,南宫轲没有躲闪。他冰山般坚硬的心开始慢慢的融化瓦解,二十多年的生命里第一次他感到父亲的温暖。

  “来吃月饼,今天这云王府就是你们的家。”云王府爽朗一笑,那是属于军人的豪气。

  “桂花馅儿的。”离欢边吃边说。

  “就你嘴巴刁,怎么都能吃出来。”落凡看着离欢笑着说。

  “那是因为我在赵国嗅了一个月的桂花味。”离欢吃完最后一口解释道。

  南宫轲没有言语,从小到大他一直拒绝吃月饼,没有家,没有亲人,有的只是沉甸甸的责任和孤独。他就像生长在暗夜里的精灵,见不到阳光,也感受不到温暖。年幼的时候,绿衣陪他一起玩耍,那是少年时最温暖的记忆,因此他对绿衣格外的纵容。

  离欢望着月亮,想起远在燕国的亲人,此刻他们是否也在仰头望月,说起小时候的故事。

  思极此,离欢有些黯然伤神。

  扬起头,压下所有的情绪。再低头,她还是恬静淡雅的离欢。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如我们为王爷奏一曲可好。”南宫轲提议道。

  “好,你们三个一起。”云王爷大笑起来。

  婢女匆匆拿来琴。

  离欢轻挑琴弦,琴声如溪水潺湲,流过空谷溅起朵朵水花。

  南宫轲以箫和之。呜咽的箫声在琴音之下缓缓散开,宛如柔软的月光倾泻一地,淡淡的击中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落凡以剑相和,剑气凛然。七分清冷的剑气在轻柔的月光中晕染了男儿的柔情。

  月光撒在竹叶上,斑驳的影子里有几分寂寞。

  疏朗的竹叶稀松的散落几缕月光。箫声琴声剑气融为一起,是诉不尽的情谊,高山流水也不过如此。

  离欢琴声一转,多了几分悠扬,好似水流至宽阔的大海,豁然开朗。箫声紧紧追随着琴声,相陪相伴,向似用尽一生力气去守护。剑气挑起竹叶漫天飞舞,是洒脱,是毫无羁绊,更像是看破红尘万载挥洒自如。

  云王爷轻酌一杯小酒,望着月光下三人的影子无比的欣慰。

  南宫轲落凡与离欢三人同样优秀,南宫轲清冷,离欢淡雅,落凡邪魅,三道背影交织成一副唯美的画卷。

  琴罢箫停剑落,三人潇洒自如。月光的清晖氤氲一地,云王爷有种错觉,他们三人仿佛羽化登仙腾空而起。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也不过如此。

  曲罢,三人转身相视一笑。眉梢,眼角都是满满的笑意。

  “来,我们喝酒。”云王爷举杯朗声笑道。他许久都不曾这么兴奋过,往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举头望月。

  轻寒你看,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在那边还好吗?想起爱妻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也老泪纵横。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觥筹交错,举杯推盏。酒过三巡,酒不醉人人自醉,四人皆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晚风吹拂着竹林,天上月亮摇摇欲坠。

  今夜我将此生铭记,南宫轲喃喃自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