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七十章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708 2017-07-07 16:14:46

  魏月阁里浅浅的茉莉清香四溢,秋日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大地上。

  无华的解药还差一味药材,离欢背起小竹篮准备去采药。

  “离欢,去采药?”南宫轲恰好路过笑着问道。阳光下他的笑脸柔和,温文尔雅。

  “是,公子。”依旧是恭敬疏离的语气。

  “我和你一起去吧。”南宫轲说道。他的心在滴血,可面上笑意暖暖。

  “公子日理万机,不必为这等小事挂心。”离欢不咸不淡的说完转身离开。

  南宫轲望着离欢离开的背影,低声说:“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的机会,可为什么你不给我?”微笑的脸在她离开后宛如西斜的太阳,落寞又孤独。最后他还是悄悄的跟在离欢的后面。

  秋天的太阳虽然不似夏天那么毒辣,可也带有它独特灼热。离欢背着小竹篮汗流浃背,她累的气喘吁吁。找了大半天也没看到紫竹青的影子,这可怎么办呢?离欢急的焦头烂额。

  她打算坐在山顶休息片刻,然后继续寻找。紫竹青是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它是解药的魂魄,有了它无华方可解。

  南宫轲找无华的解药干嘛?离欢苦思冥想怎么也猜不到。

  能够制无华的人除了她师傅叶晋言,便是毒王谢无华了。师傅已死,谢无华不问世事,那这毒是怎么回事?离欢越想头越大,她索性不管那么多,起身继续寻找。

  突然她发现悬崖边上有一株紫竹青,离欢的眼里冒着金光,终于找到了啊,她缓缓的走在悬崖边上伸手够它,终于采到啦,离欢喜笑颜开。

  脚上一用劲,被风化的岩石踩碎了,一个重心不稳离欢晃晃悠悠的摔了下去。

  这时南宫轲抓住一棵枯树,一只手抓着离欢。离欢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南宫轲,一脸的不可思议。

  两人被困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南宫轲,你放开我。”离欢艰难的扬起头冲南宫轲喊道。她的声音在风中有些嘶哑,南宫轲低头看着离欢坚定的摇摇头。

  风吹起衣袍猎猎作响,枯树无力承担起两个人的重量。咯吱的声音预示着它即将断裂。

  “南宫轲,你肩上责任重大。放开…我。”离欢倔强的对南宫轲吼道。

  南宫轲看着那张倔强的小脸,他再次坚定的摇了摇头,黝黑晶亮眼眸深不见底,只是那份坚持更加深邃。

  离欢狠狠地咬了一口南宫轲抓着她的那只手,期望他疼的放开自己。可手都咬烂了,南宫轲依旧纹丝不动。离欢的嘴脸沾染的南宫轲的血迹,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哭。

  世界上可以没有离欢,但不可以没有南宫轲。

  她闭上眼睛,泪水缓缓的滑落。

  枯树不堪重负,终于还是折断了腰身,离欢和南宫轲双双坠落。

  南宫轲一翻身紧紧的搂住离欢,借助悬崖峭壁减缓了下落的速度。

  再次睁开眼,离欢眼泪夺眶而出,她毫发无伤。而南宫轲身上有一大片血渍,脸色苍白,嘴角也有一丝血迹。

  她就那样躺在南宫轲的怀里,他用他坚实的臂膀为她撑起一片世界。她伸手摸摸南宫轲的脸庞,冷峻坚毅的脸上棱角分明,此刻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她身边。

  身边是她的未来的夫君,是天下人的信仰。不,此刻他只是南宫轲,她的夫君。

  泪水潸然而落,滴在他的脸上她的心上。

  离欢冷静下来,她缓缓的移开南宫轲的胳膊,从他温热的怀抱里挣扎出来。

  这个宽阔的怀抱是那么的安然,给了她那么多温暖。她起身坐在南宫轲的身边,伸手抚摸着他的脸。从来都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男人,不是不爱而是怕被伤害。

  当伤害成为一种习惯,就连爱似乎也是在隐瞒。

  离欢休息一会在南宫轲的脸上落下一个吻,深情的凝视着他,这一次换我来吻你。

  离欢起身寻找草药,南宫轲的伤拖不得。她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寻找。

  山间多药材,离欢庆幸自己和师傅学医多年,南宫轲的伤还是可以处理的。她很快就找到几味药草揉碎之后细心的敷在南宫轲的伤口处,先止血。至于内伤,只能等他醒来回到魏月阁在处理了。

  做完这一切她默默的坐在南宫轲的身边等他醒来,昏迷中的南宫轲轻轻的念着她的名字。

  “离欢…对…对不…起。”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好像一个脆弱的孩子。

  离欢轻轻的握着南宫轲的手,十指相扣。晚风吹来,河水泛起微微的涟漪,水中小鱼摇摆着小尾巴欢快的游玩,漫山遍野的野菊花散发着一股香气。

  愿与你老死山涧多好。

  从此不问世事,耕田织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要静静地坐在你身旁,你一睁开眼看到我是不是我们就可以白首不相离。

  五年前,如果我等你睁开眼,我们会不会恩爱两不疑呢。错过就是错过了,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山涧的晚上凉意袭来,离欢生起一堆小火安静的守在南宫轲身边。

  这一次,你一睁开眼一定会看到我。

  凉风乍起,我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