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七十五章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32 2017-07-12 00:20:00

  平遥城,宣国边塞,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雄壮瑰丽的景色不似皇城富贵大气,又与南方水乡的温婉有别。

  南宫瑾带着军队在此安营扎寨,落日的余晖里掩映着忙碌的背影,让荒芜的沙漠多了几分热闹。

  韩国小皇帝带着军队游山玩水,见惯了朱楼翠瓦亭台楼阁的皇帝看到边塞的景色惊奇万分。他骑着马在边塞的沙漠里飞奔玩闹,随行的妃嫔也尽情的享受着异域风情。

  突然看到落日长河,她们走到河边嬉笑玩闹。大漠的河水似乎浑浊一些,众嫔妃皱着眉准备离开。

  这时候皇帝跑过来看了看。

  “爱妃,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小皇帝愉快的说道,完全忘记了此刻他们在行军打仗。

  “全凭陛下做主。”妃嫔们恭敬的说道。

  “众爱妃从这河里趟过去,看谁趟的快就算谁赢。”皇帝一脸愉悦的表情。站在远处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子微微瑟缩着抖了抖肩膀,脸色发白。她便是梅妃,如梅花般孤寂清傲的女子。

  众人皆醉我独醒,梅妃活的太痛苦。她本是书香世家的女子,深明大义贤良淑德。如一朵孤清的梅花淡淡的开放在雪地里。

  只是一眼,他便喜欢上了她。册封为梅妃。

  然她不喜欢他。他是君王,可她什么也不是。

  喜欢也不过是一件皮囊,有了新人哪能听到旧人的哭诉呢。慢慢的梅妃失宠,只不过是尘埃里的一个孤寂的女子罢了。

  “梅妃姐姐先来吧。”一位身穿桃红色衣裙的妃子笑着建议道,只不过她笑不达眼底,眸子里满是算计的光芒。

  “妾身不识水性。”梅妃抬起眼淡淡的说道,她似乎已经料定自己的结局。

  “梅妃莫要扫了大家的兴趣。”小皇帝玩味的看着梅妃,其余妃嫔也在应和着。

  梅妃一咬牙缓缓的踩进水里,河水没过她的腰肢,纤细瘦弱的身子怎么能够抵得住浩浩长河。梅妃绝望的闭上双眼,在湍急的水流里销声匿迹了。

  闭上眼,她的耳朵里都是他们嬉笑的声音。梅妃突然觉得就这样闭上眼死去也好,至少她还是一朵凌寒傲雪的梅花。

  只是佳人已去,你可否曾记得她来过?

  岸上的笑声依旧。

  命如蝼蚁也不过如此。

  晚风扬起沙尘飞舞,模糊的视线让人极其不舒服。午后余温灼伤一地,就连日暮也燥热几分。南宫轲带着一小对士兵在河边乘凉。

  “将军,看那是什么?”一个小兵突然瞥见上游飘来一具“女尸”。他惊异的吼叫道。

  说着小兵的目光望去,确实是一个女子漂浮在水上。南宫瑾赶忙命人打捞过来,他伸手探了探女子的鼻吸,还好活着。南宫瑾微微松了一口气,赶忙命人施救。

  “报,将军那姑娘醒了。”营帐在响起士兵的声音。

  “嗯。”南宫瑾淡淡的应到,他的身影在豆大的烛光里微微摇晃,灯下他奋笔疾书谋划着这场战争。

  谁也猜不透韩国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颦眉在烛光里幽邃又孤独。

  “报,将军那位姑娘要见你。”小兵的声音再次响起。

  “知道了。”南宫瑾揉揉眉心,有些不悦的答道。

  他站起身还是走了过去,那位姑娘身份可疑,看她穿着打扮应该是韩国人,只是为何会在水里?

  南宫瑾挑起帘子走进营帐内,隐隐的烛光里一位眉目清秀的女子,她虽不艳丽如桃夭,却也恬静傲然如梅。

  “南傲雪谢过恩公救命之恩。”南傲雪屈膝行礼声音清冷不卑不亢的说道。

  “南姑娘快快请起,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南宫瑾笑着应道。

  南傲雪报以清浅的微笑,她眉眼弯如月,洁白如玉的面庞上一双潋滟水眸。

  南宫瑾看着她久久回不过神,若说美,南傲雪并没有美到惊天动地的地步,只是她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翩若惊鸿。南宫瑾的心如小鹿般砰砰直跳,心里一抹异样的情愫在蔓延。

  “姑娘不像宣国人?”南宫瑾试探的问道,不知她身份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不瞒将军南傲雪为韩国人。与家人在上游玩水不料被大水冲走。”南傲雪淡淡的说道,她半真半假的说道,有意的隐瞒着梅妃的身份。

  “那明日我就派人帮你寻找家人,送姑娘回家可好,这大漠也不见得有多安全。”南宫瑾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

  “谢将军。”南傲雪知道他有意试探,接着答道。

  “嗯,天色不早,姑娘早点休息。”南宫瑾说罢转身离开营帐走向外面。

  营帐外凉风起,寒冷压下南宫瑾心里的燥热。他一个人仰头望着月亮,只是残月如钩,南宫瑾无奈一笑转身回到营帐里。

  “暗夜,去查查南傲雪。”南宫瑾吩咐道,他的声音冰冷的响起,凉夜如水,深入骨髓。

  “是,主子。”暗夜消失在黑夜里。

  南宫瑾灭烛,和衣而眠。

  南傲雪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往事不断在脑子里闪现,父亲母亲的宠爱,韩国皇帝的轻蔑以及南宫瑾温润的笑容。

  南傲雪脑子乱成一团麻。接下来该如何走?梅妃的身份迟早会被揭穿,想着想着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南宫瑾的面容,他微笑着向她走来。

  于是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南宫瑾牵着她的手在大漠里奔跑,突然画面一转,南宫瑾阴冷着脸说:“你不过是一个弃妇而已。”

  是不是梦里也会一语成幾,我与你有缘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