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七十七章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32 2017-07-14 01:18:35

  魏月阁。

  阳光打落在茉莉的枝叶上投下细碎的影子,宛若倾泻一地的秘密。

  茉莉树下南宫轲躺在竹椅上微眯着眼睛头枕着双手恬淡又安逸。细碎的阳光如碎汞一般散落在额前脸上,静谧又温馨。

  离欢坐在小凳上安静的煮着茉莉花茶,茶香在空气里弥漫,淡雅又甜润。她低着头专心地盯着茶炉,好似在做一件精致无比的事。

  茶炉里火苗跳跃着温暖的光,茶具里水沸的声音咕嘟咕嘟的响,在秋日里温暖又和谐。

  愿时光就此安好。

  不一会儿水沸茶香四溢,南宫轲睁开眼睛使劲的嗅了嗅:“好香,离欢好手艺。”

  “南宫轲你嘴角流口水了。”离欢一脸好心的提醒道。

  南宫轲伸出去抹嘴角,却突然发现离欢掩着嘴角偷笑,方明白自己上当了。

  南宫轲站起身伸手揉离欢的头发,只见她笑靥粉颊眼眸里流光溢彩,南宫轲也跟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南宫轲你也有上当的时候。”离欢边笑边说。

  南宫轲佯装微怒,离欢赶快的跑开,南宫轲在后面追。笑声嬉闹声在小院里格外的清晰明媚。

  跑累了,玩累了。离欢坐在竹椅上摇晃着双腿,愉快的哼着歌谣。

  南宫轲站在她身边深情的凝视着他的姑娘。这大概是最温暖的时刻,你只是你,我的妻。

  离欢抬起头看着南宫轲轻轻一笑,但愿这一世与子偕老多好。

  这时茶味的清香突然散入二人的鼻子里,离欢赶忙起来整理茶具。

  所有的动作做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雪白的衣袖,素净的茶杯,芊芊素手说不出的淡雅高贵。

  离欢递给南宫轲一杯茶,南宫轲小酌一口,味道似乎和茉莉有细微的差别,唇齿之间有一股苦涩在蔓延,加上茉莉的清香却使人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南宫轲不觉喝完一杯再加一杯。

  “南宫轲,茉莉茶里我煮了一些安神的药物。你休息不规律,对身体不好。”离欢看着南宫轲叮嘱道,她害怕有朝一日她也束手无策,那将是最悲哀的时刻。

  不知道相守能有多久,遥遥无期才是可怕的悲凉。

  南宫轲点头应道,天下大乱,征战四方,又如何安寝呢?

  责任与使命像两座大山压在肩膀上,黑夜里它们无限放大,闭着眼就是夜夜梦魇。

  那年小小的人儿站在离月宫里穿上白衣撑起一世繁华。上好的皮囊里慢慢腐烂变质,歌舞升平下波涛暗涌。

  南宫轲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夜夜失眠不过是一种怯弱的习惯。

  茶水入口,温润在心口散开。有些苦涩,有些绵长的甜腻,还有剪不断的爱。

  “公子。”月笛月风两个人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月风肯定是为韩国入侵宣国之事而来。那么月笛呢?南宫轲有些不解的看着满头大汗的月笛,离欢大概猜到怎么回事,她掩着嘴角偷着笑。

  “公子,您救救我吧。”月笛一张苦瓜脸求救道,这下南宫轲极其困惑的望着月笛。

  月风也有些不可思议,平时玩世不恭的月笛这下也太过火了吧。他使劲的拽着月笛的衣角,推了推他。

  离欢向月笛眨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容,她眼眸明亮,透着智慧的光芒。

  “月笛怎么回事?”南宫轲坐在椅子冷漠的问道。月笛突然觉得背后凉嗖嗖的,他也不知为何?

  “公子,宣碧华快要把赵月阁踏平了,她和离诺的战线拉的太长,早已殃及池鱼啊。”月笛抱着头叫冤,样子滑稽至极。

  “感情你是来避难的。”月风摇着折扇哈哈大笑。北方的汉子自是与南方温润公子不同,他多了几分爽朗洒脱不羁。

  月笛哀怨的看着月风。

  “月笛公子先消消气,喝杯茶。”离欢把茶分别递给月笛和月风。

  “还是离欢惦记我,真好。”月笛撒娇的说道。迎着南宫轲要吃人般的目光,月笛悄悄低下头。

  “这样吧,你先去遥城支援离荷,宣碧华和离诺让她们俩自己闹腾去,只要无伤大雅即可。”南宫轲揉着眉心,宣碧华像一道影子似的粘着人,甩都无法甩掉。

  离诺这颗棋子暂且还需要用,不能出现差池。

  离欢幸灾乐祸的看着南宫轲,一脸笑意。她等着南宫轲如何抉择?只是他依旧避重就轻,离欢有些不解,不是喜欢离诺么,不是要报救命之恩么?可见人情薄凉如水。

  “公子,这样可否不妥?”离欢出声问道,她一脸同情的望着月笛。

  “无妨,离诺再任性她也不敢取宣碧华性命,宣碧华再娇蛮也伤不了离诺分毫。”南宫轲笃定的说。

  “月风,北边战况如何?”南宫轲望着月风问道。

  “韩宣之战,韩国大败,韩帝在逃。”月风淡淡的说道,他只是在陈述一个无关紧要的事实,但在陈述的过程中南宫轲发现可疑点。

  “韩国为什么征战宣国?”南宫轲再次问道。韩国并非兵强马壮骁勇善战,他出征的目的只有一个,他看上宣国某一个东西,只是何东西他猜不到。

  “月风不知。”月风愧疚的说道,这也是他参不透的一点。

  “离欢可知?”南宫轲转过头看着一脸笑意的离欢问道。

  “宣国大概有皇帝喜欢的东西吧,不然何必以身犯险。”离欢笑着说。

  南宫轲点头不再言语,月笛一副了然的样子,月风似乎有些迷糊,他的眼闪烁不定。

  凉风起,茶香溢。此局怎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