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七十八章剩把烛花高照,频教舞袖轻翻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547 2017-07-15 06:21:03

  晚饭罢,四人和着烛火坐在荷塘边,月色下平静又安详。

  “公子,离月石当真在宣家?”离欢看着池里欢快的鱼儿漫不经心的问道。

  “此话怎讲?”南宫轲疑惑的反问道。

  “总觉得有些漏洞,说不清楚讲不明白。”离欢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池河水,有些话不能明说,但愿能明白。

  “先祖曾千叮咛万嘱咐,我也不曾细想。”南宫轲轻轻拧着眉淡淡的说。

  “如若为了权力制衡,也该找一家品行端庄之家,而不是宣家贪生怕死贪图富贵之辈。”月笛不满的抱怨道,宣家富贵有余,品性不足,实不是最好人选。

  月笛一语点醒了南宫轲,可是他依旧迷茫,真正的离月石会在哪里?

  “那你们猜猜离月石到底在哪里?”月风笑着问道。

  “离月宫。”离欢神秘一笑,背对着众人仿佛开玩笑一般说道。

  “假的吧。”月笛呛到。

  离欢轻轻一笑便不再言语,如果仔细看离欢的眼睛就会发现她说的是实话。可是黑夜掩盖了所有的表情,所有的真相在黑夜里掩埋了。

  “会不会在哪些世外高人手里?”月笛一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清茶说道。

  “叶家?”月风突然高声说道,洛城叶家,医书传家,淡雅高洁与世无争,是名门望族。

  “对对对,肯定是叶家,五年前叶家被灭门,估计也和离月石有关。”月笛兴奋地手舞足蹈。

  “可现在它落在哪里呢?”月风小声问道,叶家五年前被杀,鲜血染红洛城,悲惨又壮烈。

  四个人沉默下来,离欢伸出手搅动一池水,惊起鱼儿摇着尾巴乱串,她嘴角一直含着一丝微笑,仿佛一切都在她预料之中似的。

  南宫轲摇着折扇凝视着远方,离欢拜叶晋言为师,叶家灭门,离欢幸免或许她知道离月石的下落。她仅仅想提醒自己离月石不在宣家,不必惧怕宣家么?

  南宫轲疑惑的看着离欢,可她依旧盯着一池水眉眼含笑。

  “南宫轲韩国哪个王爷最有野心。”离欢从池边回过头看着众人。

  “八王爷。”月风脱口而出。

  “嗯。”离欢淡淡的应道,其他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更不知她为何如此问,一脸迷茫的云里雾里的。

  南宫轲明白离欢的意思,韩国八王爷最有野心,宣帝最理想的接班人却是六王爷。韩宣之战,韩帝被擒是迟早的事,韩国早晚会有一场内乱,这就是野心和欲望。

  离欢空有一身智谋,可惜却为女儿身。

  南宫轲嘴角噙着一丝微笑,暗夜里看不清的表情,只知道他心情愉悦。

  “韩宣之战,韩国能否胜利?”南宫轲翻转着折扇开口问道。

  “毫无胜利可能,现在韩国皇帝外逃,不知生死如何?”月风笃定的说。

  “既然如此,八王爷顺理成章为皇帝?”月笛惊讶的问道。

  “不,六王爷与皇帝同为皇后所生。”月风接着说道。

  月笛恍然大悟,韩国一场内乱即将到来,屋漏偏逢连夜雨。

  月风不解的看着他们三个,疑惑又迷茫。

  “月风,不久八王爷就要逼宫篡夺皇位了。”南宫轲出声提醒道,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惊起一树鸟儿扑腾着翅膀。

  惊的月风一身冷汗,他从来没有想到那么多,到底谁才是幕后高手。

  晚风清扬,四人一时相对无语,寂静的空气里茉莉香微微飘散,流动的萤火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烛火惺忪掩映着浅浅淡淡的面容。

  “南宫轲,竹青真的能要人命吗?”离欢声音细微的响起。

  “不会。”南宫轲斩钉截铁的说。

  “是呢,不会。”

  月笛和月风不知道他们俩说的什么意思,迷茫的看着他们。

  “明天她会来的,对不对?”离欢笑着问南宫轲。

  “大概会的。”南宫轲的声音在夜空中多了几分冰冷与淡漠。爱与恨都源与爱,不爱便不难堪。

  “月笛,大概明天宣碧华就到了。”离欢幸灾乐祸的对月笛说道,她的声音里满满的戏谑。

  离欢在心里无比的感激月笛,在最落寞最难过的时候是他陪着她,替她扛着所有的事。

  “你怎么知道?”月笛喷了一口水茶水惊讶的问道。

  “猜的。”离欢巧笑倩兮。

  “明日离欢开始闭关炼药,无关人员勿扰。”离欢的声音在夜空里有一些调皮。

  南宫轲不自觉的笑了笑。离欢终究是在意赵国那一箫,伤了她的身,伤了她的心。

  南宫轲什么也没说,他黝黑的眼眸在黑夜里眨了眨,说不清的苦涩在夜色里蔓延。

  黑夜里四人各怀心事,但愿明日一切安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