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八十一章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44 2017-07-18 06:00:00

  魏月阁。

  落华一袭黄衣低垂着头站在下首。

  “一切如公子所料,八王爷篡位登基,六王爷外逃,小皇帝被虏押致宣国皇城。”落华笑着说道,她的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敬佩,公子轲果真料事如神。

  南宫轲停下手里的笔,点点头,半响沉默不语。

  落华静静垂手而立,她不明公子何意?

  檀香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落华使劲的嗅了嗅,她觉得这香味仿佛是公子轲的魂,清浅淡雅。

  “小王爷班师回朝,宣国近期不会有大动静,你过几日前往洛城叶家旧址看看离月石是否在那里?”南宫轲抬头淡淡的吩咐道。不管离欢说的是真是假总要试试。

  “是公子。”落华应道。

  “公子,公子……”宣碧华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她小脸微红,双眼里氤氲着雾气,一副委屈的小模样。

  “南宫哥哥,南宫哥哥……”绿衣一袭浅绿的衣裙也跟着闯了进来。

  南宫轲揉着脑袋,闪进小阁楼里,临走时丢给落华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

  宣碧华冲进来推开落华怒气冲冲的说:“公子呢?”

  “你是谁?敢跟我这样说话?”落华直起腰满脸不屑一顾的问道。

  “公子未来的妻子。”宣碧华一脸得意的说。嫁给南宫轲是她这一辈子唯一的梦想,也是救宣家唯一的办法。

  她记得父亲曾经嘱咐她一定要嫁给公子轲,否则宣家必亡,虽然她不知为何?但她一定要嫁给那个一见倾心的人。

  “你真不要脸,我才是南宫哥哥的妻子。”绿衣听到宣碧华的话怒不可遏。想着与南宫轲之间的林林总总,虽没有山盟海誓,但她相信南宫轲是爱她的。

  啪……宣碧华一巴掌扇了上去,绿衣躲闪不及,哇的大哭起来。

  听闻绿衣哭声,南宫轲再也躲不住了,急匆匆的从小阁楼里跑出来。

  “哇,南宫哥哥,你是不是不要绿衣啦。”绿衣看着南宫轲跑出来扑了上去在他雪白的衣衫上蹭来蹭去,眼泪鼻涕到处都是。

  “绿衣,不哭。南宫哥哥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南宫轲替绿衣拭去眼角泪水,温柔似水的说道。

  绿衣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点点头,认真的盯着南宫轲说:“南宫哥哥说话算话哦。”

  南宫轲宠溺的揉着绿衣的头发,惹得绿衣咯咯直笑。

  落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戏剧性的一幕,她揉揉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相信这不是梦境。

  平日里冷漠疏离高傲的公子轲竟然有这样柔情似水的一面,他应该是爱之至极吧。

  落华有些羡慕那个叫绿衣的女子,她虽然不及离欢淡雅睿智,更不及她聪明能干,但她终究可以得他温柔相待,落华的眼角有些湿湿的,原来接受这些需要勇气。

  “宣碧华,你下次若打人就给我滚出魏月阁。”南宫轲斜了宣碧华一眼,怒吼道。

  宣碧华哭着掩面逃开,她小脸涨得通红。

  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宣碧华如何受得了这种委屈,她一路飞奔下山崖。

  那种强烈的耻辱感使爱变质,原来爱的竟是如此卑微。

  飞蛾扑火,灼伤了自己又如何?火不懂飞蛾的用心良苦,飞蛾逃不开命运的束缚。

  飞蛾扑火注定悲剧一场。

  “落华,不是让你看着么,如何让宣碧华出手打人?”南宫轲凌厉的眼神扫向落华。落华有些难过又惧怕,她缩了缩脖子不知如何回答。

  “下次让绿衣受伤,我拿你是问。”说罢南宫轲拉着绿衣走了出去,插肩而过,落华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空旷的阁楼内寂静的只听到呼吸的声音,落华紧紧握着双手眼圈泛红,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不是说不在乎么?为什么还会难过?

  落华逃似的快速的离开阁楼里,她不知要往何处?漫无目的的游走。

  绕过冗长的回廊,在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里她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她淡雅高贵,就像檀香那清浅的魂。落华自愧不如,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便打算离开。

  “啊……”心不在焉的转身扭到了脚,落华疼的眼泪滑落一地,她不知是脚疼?还是心疼?只是这一刻所有的委屈如山洪暴发一般决堤而下,她抱着自己失声痛哭。

  离欢闻声而来,看着落华坐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大哭,她有些愕然。那日黄衣女子飘然而来的影子在她的眼前浮现,只是这次又为何?

  “你怎么啦?”离欢低头温言细语的问道。

  “脚扭了。”落华别扭的答道,她脸上火辣辣的,在这么一个陌生人面前哭的死去活来的,她觉得好丢人。

  “我看看。”离欢说罢蹲下来仔细的检查落华的脚踝处,只见红肿一片,确实是扭到了。只是扭到脚,真的那么疼么?哭的撕心裂肺的,离欢有些哑然。

  “只是扭到了,不碍事。”离欢一边安慰落华,一只手使劲一捏。

  “啊……”又是一声尖叫。

  “你现在站起来走两步试试。”离欢无语的说道,真的有那么疼?她想不明白,她站到旁边抚了抚衣裳,仔细的打量着落华。

  落华站起身试着走两步,确实不疼了。她惊奇的看着离欢,眼里全是崇拜。

  “谢谢你,离欢。”落华真诚的道谢,无论如何今天她欠离欢一个人情。

  “举手之劳罢了。”离欢淡淡的笑着说。

  院子里茉莉飘散,香味充斥着味觉。离欢站在阳光里,宛若红尘之外的仙女。

  离欢你是真爱,还是不在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