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宠妻上瘾,国民女神爱上我

宠妻上瘾,国民女神爱上我

鹿小葵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8上架
  • 3773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陆先生,好久不见

宠妻上瘾,国民女神爱上我 鹿小葵 2980 2017-04-18 20:36:42

  路姣的飞机刚落地,一片嘈杂噪音中,她摘下口罩,打开随身放在包包里的精致粉盒,镜面上倒映着她不施粉黛但却精致秀丽的面容。

作为一名刚刚上任的外交官,路姣对自己的形象很是重视,对镜子里自己精致的容颜做了一番轻轻的粉饰,这才合起粉盒,微微翘起的嘴角说明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刚刚过完边检,路姣小嫂子傅禾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朝着助理翩翩示意了一下,翩翩很快了然的去拿行李,路姣连忙拐到了机场的女厕所接起了电话。

傅禾询问了她今天的日程安排,得知她今晚没有活动,才轻声问她,“小饺子,今晚回家吃个饭吧。”

路姣叹了口气,脸上也随之露出一丝丝无奈,捂着嘴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嫂嫂,你也知道我最近和我哥闹的不愉快,我不想回去。”

路姣哥哥路清河是秋葵市副市长,他坚持不让路姣从政,曾放话,如果路姣进外交部就不要回家。

路姣坚持自己的理想,终于在两个月前瞒着路清河成功通过了外交部的严格选拔,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二人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冷战。

他们这一冷战,身为路姣的闺蜜兼小嫂子的傅禾就难做了。

路姣刚刚想和傅禾再聊几句,便听见门口翩翩轻轻敲门的声音,她再次和傅禾强调了她不想回家的决心,便挂了电话,带上口罩推开门走了出去。

行李领取处的地方,此刻正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由于这个男人比路姣高出太多,她需要微微抬头才能看清这个男人的面容,不过也只能看到个轮廓白皙干净的侧脸。

她的视线在男人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收开,从男人身边走过。

翩翩走过来递给她一颗费列罗榛果巧克力,并低声询问她,今晚是回老宅还是住酒店。

路姣接过巧克力,沉思了会儿,还是决定住酒店。

翩翩低头拿出手机,迅速的扫了一眼,“好的,我们还是订希尔格酒店吧。”

男人听见酒店名字的时候才似乎有了表情,他看了眼旁边那个娇小精致的姑娘,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他有些惊艳的回过头,去拿行李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她第二眼。

殊不知这淡淡的两眼,却将他整个一生都定住了。

午后的机场人来人往,路姣戴上帽子和眼镜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这才不紧不慢的从人群中走过,路姣的外貌和她姐姐一线大腕路清安二人外貌还是有点神似的,只不过和路清安的风姿卓越比起来,路姣的气质更和小仙女比较贴切。

所以这么一个仙女似的美人走在路上,难免会多出许多麻烦。

等到了机场门口,正想问翩翩是哪辆车过来接的时候,翩翩已经朝她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小姣姐,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车子还是咱们路市长送的那个。”

路姣了然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边涌来一批记者,刹那间,镁光灯闪个不停照的一旁的路姣不知所措。

所以当秋葵市的著名记者声音响起,以一种暗藏玄机的眼神看向她时,路姣还是云里雾里的。

直到记者看向她说出路清安的名字她才意识到这是认错人了,突然想到路清安好像也是今天中午的飞机。

她摘下墨镜拿下口罩,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容,扬唇微微一笑,“对不起,我不是路清安。”

她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不到今天打扮的这么严实,还是被认错了呀。路清安比她高七八公分呢,这还能认错,路姣也是深深的醉了。

关于这个小嫂子傅禾和她说过,那是因为她衣服搭的好,显高。

她的态度雍容大方,而且那张脸太过于柔美,特写镜头就直直的停驻在她甚有暖意的笑容上。

这张脸和风华绝代的皇后娘娘路清安除了神似,其他完全找不到相似的地方,就在记者还想问几个问题的时候,突然从机场缓步走出来的男人吸引了几个记者的关注,这个男人正是路姣不久前在行李领取处相遇的那位。

她转头看过去,机场的自动门打开,男人右手搭着脱下来的西装,缓步走了过来。

似乎是记者们知道那人的身份,一窝蜂的往那边涌,趁着这个机会,她赶紧戴上帽子,拉低帽檐,往车子那边走去。

上了飞机之后她就一直带着眼罩一路睡了过去,飞机上遇上几次乱流她都没有醒过来,等到现在已经是滴水未沾了,可是经过刚刚那么一闹,她已经没有感觉了。

她脑海里突然闪出刚刚那个走来的男人,他似乎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里的清辉就像是星辰般,清亮又疏离但却莫名熟悉。

就在这时,窗口突然传来清脆的敲窗声,她抬眸一看,翩翩正一脸焦急的望着她,“小姣姐,你刚刚没事吧。”

路姣朝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

翩翩这才跑到驾驶座准备开车,路姣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望向窗外,却发现刚刚还闹哄哄的一堆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和翩翩吃完饭到酒店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刚刚从苏黎世出差回来,路姣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只想睡个饱觉。

她们进去的时候大堂经理已经等在接待处很久了,翩翩去接待处办理入处手续,她就在不远处的沙发坐下。没多久,就看见对面的电梯里出来了一个高管模样的男人。

她转头看过去,酒店门口的自动门打开了,那个在机场遇见的男人走了进来,高管满脸微笑急匆匆的走了过去。

她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小,这样都能遇见。

翩翩办理好了入住手续,把手中的房卡递给她的时候还小声的和她说,“路小姐,那位先生是陆氏的老板,好像住在你隔壁。”

“嗯?”路姣有点昏昏欲睡,似乎没有听清翩翩的话。

翩翩没有察觉到她脸上的困倦,还是很兴奋的和她说,“那位先生叫陆棠,是陆氏的老板,希尔格酒店听说是他接手陆氏前一手创办的呢。年轻有为,才华横溢就是说的是这位了吧。”

后面的那些话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只听见了陆棠这个名字。

路姣知道陆棠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他是商业奇才,而是早在苏黎世读书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号响当当的人物,最后以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深深的记住了他。

她回过神,跟着翩翩走进电梯,看着那个男人颀长的背影,眼眶突然不可压抑的红了起来,她回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戴着口罩的陌生男孩子,背着受伤的她走过了那个童话里才出现的雪山。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前就会出现一幕幕的雪山、碧树、鲜花、绿地、积木般的建筑、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小马车,还有坐在路边望着雪山喝着咖啡的人们,最难忘的便是那个清冷但却宽阔的背。

她喜欢的瑞士小镇只有因特拉肯,少女峰下的因特拉肯,美得让人窒息,但更让她留恋的还是那个少年背上的温度,那天下午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真实又飘渺。

所以她才会在少年将她送去医院之后连忙问他的名字。

陆棠,陆棠,她又惊又喜,原来他就是他们苏黎世大学的那个传奇人物。

自他在雪山下救过她之后,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能有机会和他一起再次走进因特拉肯,坐在和维克街对着少女峰,一边喝咖啡,一边听音乐,一边看他。

就在她的灵魂还在瑞士小镇飘荡的时候,眼见着电梯的门快要合上,中间却突然出现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来,路姣的心一惊,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一下,电梯门在两人的手上狠狠的夹了下,但是幸好弹开了。

路姣感觉到手背上的刺痛,她低头看着手上的红印子,错愕了好一会儿,陆棠进来之后便看见了她同样微红的手背,刚想开口说话,就见一旁路姣的翩翩从她的包包里掏出了药膏。

他抬眼看了看她,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色彩,隐隐约约还带着蓝色,但是比起以往清冷疏离的他,此刻的陆棠倒是温和了许多。

路姣的手心里还捏着药膏,深思了会儿,还是将药膏递给了一旁的陆棠,低声和他嘱托,“每当碰到水之后就要擦拭一次药膏。”

那语气就好像当年少女峰山下,他从医生那边拿来了药膏,对她嘱咐的时候一样。

话落,她抬头看了陆棠一眼,电梯一开,她率先走了出去,唇角弯起淡淡的笑容来,让那张精致的容颜更加的娇艳欲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