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小说唐朝浪漫英雄番外篇血色罂粟

007---0016

  第三卷、哥舒明朗回忆杀番外篇2-3【血色罂粟】

一曲一场梦一生为一人序哥舒公子*静王爷

计划失败了,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小皇帝忌惮我手中的兵权不敢动我,可是,让我感到心痛的是一向对我言听计从的明朗竟然也背叛了我,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我静王爷一生为了皇位伤了无数的人”

曾经的美好总是转瞬即逝,曾经的静王爷有自己的儿子妻子相伴左右,他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还是不懂满足,也许是因为人的贪欲和对权欲以及权力的永无止境吧,直到顷刻间崩塌不复存在,该珍惜的时候不珍惜失去的时候后悔莫及,这也许一切都是命数。到头来难道要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吗?想起那天,天昊指着我对朗儿说:他根本不爱你,他除了权势什么都不会爱!其实我一直没说出口的是:你们都是本王的儿子,本王怎么会不爱你们?

但是我却听到明朗痛苦但仍存一丝期盼的说:他是爱我的,如果他不爱我就会直接杀了我,而不是仅仅挑断我的手脚筋了。曾经的明朗从来没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不论是我冷落了他那三年还是他明明在帮我,我却怪他自作主张打乱了我的计划抽他耳光的时候

信我,但是,我这次是真的想要的待他,好好的补偿他,即使他不原谅我,我也希望我能够对他尽到做父亲的义务。”天昊:(冷哼一声)“父亲的义务?之前你干嘛去了?你能不能不要在每次伤透了别人的心之以后,在去安慰别人?”静王闻言身形一顿,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作答,沉默了好久才甩下一句:“我一定不会再伤任何人的心了。还有,天昊对不起,是因为父王你才会像现在这样,父王当年不是故意的,请你相信我。”语毕,用力向上一跃,便没了踪影,只留下天昊狼狈地呆在原地

(了物园哥舒房内)

静王轻轻地把哥舒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看着自家长子安静的睡颜,没有了往日桀骜不驯的样子,看起来还蛮顺眼的,想想自己之前真的很少这样看他。记得第一次见到明朗时,是在凤翔最大的赌场内,那时的明朗年少得意,年仅十六便成了那里的老板,父子相认,开始还好,后来,习惯了明朗对自己无条件的爱后,自己开始愈来愈溺爱天昊,却渐渐疏远了明朗,忽略了明朗的感受,甚至将自己对哥舒岚的恨强加在了明朗的身上。

唉,不知道这孩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抬起明朗的手腕,伤口已经结痂抚摸着那道伤疤,脑中不自觉回想起那天自己手执银刀,亲手挑断明朗的手脚筋,那鲜血淋漓的场景,明朗眼中不断过滚落的泪水,都如同梦魇一般在静王脑海中挥之不去。“明朗,是父王对不起你,父王过于贪图权势却忽略了你的感受,而且不止一次的伤害了你,可是…明朗,为父是爱你的,你不想让为父争夺皇位,为父可以不争,只要你想,为父甚至可以…可以不要兵权,但是,为父求你给为父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好吗?”这时,本来安静的明朗突然不安起来:“父王…父王不要杀我…天昊…天昊救我…”静王急忙推了推哥舒:“明朗…明朗父王不会再伤害你了,不要怕了。”谁知说完后哥舒反倒惊醒:“天昊救我!…”心有余悸的哥舒长呼一口气以为刚刚发生的都只是梦而已,看见床边的静王,习惯性的脱口而出:“父王~~…”声音有点沙哑,但却有一丝魅惑的意味(卧槽我究竟在想什么?)静王听见明朗肯叫自己父王,欣喜得不知所措:“明、明朗,是不是口渴了?父王喂你喝水。”起身倒了杯茶,又坐在床边,一点点的给哥舒喂水,静王过于温柔的话语和动作,使得哥舒受宠若惊,下意识地想要捏一下自己的脸,看一下这是不是真的,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为什么?”刚放下杯子的静王闻言一怔:“什么?”哥舒:“我的手脚已废,没办法再帮您做任何事,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