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小说唐朝浪漫英雄番外篇血色罂粟

0267---0276

  第177-179卷、还有什么可失去番外篇

【文案】

他所做之事都是为了他的父王静王爷,而他自以为静王爷的软肋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李天昊,却不知静王爷的软肋居然是哥舒明朗,曾经他拼尽全力之为了静王爷那句我是你的儿子,我多希望听你叫我一声儿子,如今却什么都不求,求不得不如放手装得云淡风轻的样子总好过自己的仅存一丝自尊被无情践踏。

*****************************************************************************************

静王爷*哥舒明朗独白番外篇

了物园卧室】

(红衣睡美人)

父王:你醒了?

哥舒明朗:父王,你没事吧?

父王:我当然没事,要紧的是你。明朗,医生已经给你服了药,嘱咐你不能乱动,要好好休息。

哥舒明朗:保护父王,我做什么都可以。

父王: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黑火碰到你的身体,就变成了普通的火。

哥舒明朗:其实我服食了克制黑火的药。必要的时候,只有我的肉身可以将火扑灭。父王,我隐瞒了真相,请你不要怪罪我。

父王: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还会怪你呢。

哥舒明朗:(心声)我是你的儿子,我多希望听你叫我一声儿子。

父王:你在想什么。

哥舒明朗:有一些话,我很想跟你说。

父王:说吧。

哥舒明朗:我在想,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父王:她是一个既聪明又美丽的骗子,不惜用青春甚至是生命去骗她想得到的东西,这就包括我的爱。可她并不满足,于是她带着你,离开了我。她夺走的是我的最爱。

【哥舒明朗独白番外篇】

哥舒明朗: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曾经我以为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了父王,只想他看我一眼。

哥舒明朗:他对同父异母的李天昊那么温柔,却对我不屑一顾。

哥舒明朗:执念该放下了,反正上一世我求不得那人看我一眼,甚至连仅存的自尊也失去了,如今我不会重蹈覆辙。

哥舒明朗:该忘掉就忘掉吧!

哥舒明朗:如今我有温恬儿不会再孤苦无依。

哥舒明朗回忆起那场棋局对弈明知是幻象不会有任何回应,如今那期盼却又换成静王爷看着黑白棋子落下一枚棋子,只是得不到回应,庭院深深深几许,诺大的靖王府再无那皎洁的一袭红衣绝美少年,取而代之只不过是静王爷的幻想。

情至深处执念起,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哥舒明朗曾经在乎的人与事都已经被静王爷一句话所打败雏鹰展翅,他想得到父王的一句赞美一句夸奖,却是同父异母的弟弟李天昊唾手可得却不在乎的东西,父慈子孝这句话哄骗世人既为自己如此上哥舒明朗的新找到一个合适借口也可以有个台阶让自己下,多好,不是吗?人总要失去才懂得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