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心,你的超能力掉了

第2章 你为什么把我当虫子来对待?

  我已经躲着南宫俊一个月了。

“走了吗?”只要南宫俊一出现,我马上躲到桌子下面。这一个月以来,晨英成了我的眼睛,帮我查看南宫俊的行踪。只要一看到他,我就立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那天也和往常一样,为了避开南宫俊,我躲到了酒桌下面。那天是我们系开学一个月第一次组织聚餐的日子。本来听说南宫俊不参加的,没想到后来突然出现,吓得我差点儿魂飞魄散。“走了吗?他走了没?”我问晨英。可不幸的是,他刚好坐在入口的位置,很容易就看到所有人。

所幸他在玩手机,所以并没看到我。要不是手机,估计我早就被发现了。庆幸的是,我所在的桌子和旁边的桌子,以及旁边的旁边的桌子都坐满了人,所以就算他来了也只能坐在离我最远的地方。

我料想着坐在尽量离他远的地方,然后再瞄准合适的时机借口回家。不过,如果现在马上跑出去的话,就会被他看见。所以当下只好先躲一躲,打算等一会儿之后再悄无声息地离开。“哦……不知道呢……”可是,晨英的回答实在不能让人放心。在任何场合,直到南宫俊消失的那一刻才给我发安全信号的晨英,这次却说话说得吞吞吐吐,还浑身冒汗。这说明情况不太对,所以一直低着头的我也不敢轻易抬起头,就这么耷拉着。然后我就发现我的后脑勺有点痛,并感觉到周边突然笼罩着一股暗黑之气。

这绝无可能啊,而且这样的话可不行啊。“好像有人想走呢。”貌似还出现了我不应该听到的幻听。“你说是吗,朱晓秋?”他带着那种特有的狂妄,停在了我面前。我的眼前出现了我极不想看见的那个人的鞋子。哎呦,我的妈呀。

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的那家伙叫出了我的名字。顿时,我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蜷缩成一团的我想舒展下身子,于是抬起了头。收着腿并且浑身蜷缩的我一下子抬起头,就和那家伙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睛对上了。

“哈哈,你好。”

“你好?”

“呵呵,当然,你好啊。”

“那是谁,一心想着要走的呢?”那家伙将下巴托在我的椅背上,笑着靠近我。

“啊?有人说想走的吗?”我滴溜溜地转着我的眼珠子。

“好像有人非常盼望着离开呢!”

“欸~怎么会呢。”

“欸?怎么不会?”

“该不会是你听错了吧?”

“是这样吗?”

“当然,肯定是你听错了。”

“那我坐你旁边,你应该没问题吧?”

“不……行啊。”

“不行?”在南宫俊的逼迫下,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我向晨英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但却没有任何回应。于是我只能尴尬地笑着。

“额,是这样的……很可惜我们桌都已经坐满了,没位置了。”

南宫俊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困扰的样子。

“很可惜?”

“嗯,是啊,挺可惜的!”

“真的吗?”

“是的!”

“为什么?”

“哦?什么为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觉得可惜。”他锲而不舍地追问。

我紧握的拳头抖得厉害。“因为……因为想和你变得熟一点?”这理由也真是假,连7岁的孩子恐怕都不会相信。给出这种尴尬的回答,我自己都无奈地笑了,觉得有点心寒。感觉现在的我还躲在老鼠洞里,但这是最后一个老鼠洞的事实让我欲哭无泪。

“啊,你想和我更亲近一些?”

“是,是啊!”皮笑肉不笑的我,以及咄咄逼人、等着看我能作到哪一步的南宫俊,我们俩勾勒了一幅和谐的画面。眼泪已经在我眼里打转,但我强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就算看在我如此努力的份儿上,也应该到此为止,放我一马了吧……

“太好了,那我们出去吧。”

“哦?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和我一起出去啊。”

“哦?我听不太清楚!”

“是吗?我们出去吧!”那家伙毫不犹豫地给我当头一棒。

“为什么?我们干嘛要出去啊?”

“你不是说想和我变熟一点吗?”

“是啊,不过有必要单独出去吗……”

“嗯,非常有必要单独出去。”

“为什么?”我真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就在家接受远程教学课程了。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来参加一个没有高晟荣的聚餐,真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马上给我出来!”他给我下了命令。

因为害怕其他同学都盯着我们看,我只好跟着他出去了。但又担心有人会到处说我在酒桌上和南宫俊一起出去了,然后高晟荣听到会误会,所以我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把包也拿走了。

总之,当时就觉得他叫我出去如果我不照做的话,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什么其他出格的事。所以我赶忙跟在那家伙屁股后面。他好像仗着自己腿长,一甩一甩地快步朝前走去,而我好像只能看到他晃动的背影。

突然,他转过身来,严肃地看着我,问道:“我对你来说,是虫子吗?”

“没有……”

“我让你觉得很恶心吗?”

“没有啊……”

“那我是不能和你共存的垃圾吗?”

“没有,不是……”

“还是说我身上很臭吗?”

“不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就问我他是不是虫子,是不是很恶心,是不是垃圾,有没有很臭之类的。而我条件反射地摇头并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他。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南宫俊把视线降低下来,用深邃的眼睛凝视着我,强忍着内心的愤怒。

“我,我没有躲着你啊……”随着那家伙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闪躲的眼神也无处可藏。南宫俊听着我这毫无技术含量的谎言,显得更烦躁。

“还说没躲着我?”说着,他向我走近一步,整个身体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了。然后我本能地想往后挪一步,就在那一瞬间,他那尖锐的眼睛看出了我的动作。说道:“你这不就是在躲避我吗?”

“我,我酒喝多了,有点晕晕的,所以才这样!”

“那你过来,我来扶着你。”他说着,顺势伸过手强行拉着我,野蛮得像野兽一样。我大吃一惊,无法掩饰受惊的动作。我那正直的、从不说谎的身体表达了我的真实内心。

南宫俊放下了我慌乱挥动的手,说:“都这样了,你还要一直否认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说看,你为什么躲避我?”他的问题真是没有一刻停歇。“你算什么,为什么总是将我当成虫子来对待?”

“不,真不是……”南宫俊又朝我走近一步,然后质问我:“我做了什么得罪你的事吗?”

“没,没有……”我又后退了两步。

他接着说:“那我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没,也没有……”南宫俊朝我走近两步。

“还是说我把你暗恋高晟荣的事情说出去了?”

“我,我没有暗恋他。我和他真的只是要好的好朋……”

“所以,你不知道你用这种将人当成虫子的待人方式会让对方很不爽吗?”我往后退了三步,然后跑走了。而南宫俊好像算准了一样,把我逼到了一个没有退路的地方。一直后退的我,直到退到墙角下再无可退之地才停下来。南宫俊也知道我再无路可逃,好像要吃了我一样地俯视着我。

“快说,你把我当虫子对待的理由是什么。”

“把你当虫子,我哪有……”

“我不过是想和你一组而已,这是犯了什么死罪吗?”

“不是……”

“那是什么原因。经济系最善良的系代表一见到我就跟见了鬼一样,难道我不应该知道理由吗?”

“我绝对没有躲……”

“光是你和我一起上的课就有4堂,也就是说每周我们大约有10个小时的时间是会遇见的。但是每次见到我,你都吓得藏起来。要传达的话从来都是通过别人传达,只要我想和你搭话,你就幼稚地以去洗手间为由跑了。”

我好想问他,一个男人为何如此小气,把这些都放在心上,但最终没有说出口。而我的脸皮也没有厚到继续装蒜的地步,想说不是,但我又没有可以反驳他的能言善辩的口才。

“如果我对你来说真的就是垃圾的话,那我肯定是对你犯了什么了不得的罪,但是起码你得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狭窄的距离本就越变越小,因为南宫俊,我更是慌得脑子一片空白。“如果你想说,就是没有理由的讨厌的话,那我就一定会给你制造一个对应的理由,所以你必须清清楚楚地告诉我!”

已经没有一丝后退空间的我顺着墙壁有点下滑,我抬头仰望着南宫俊。而南宫俊看着六神无主的我,眼里却没有一丝丝的慈悲。“如果你还是不说的话,我就当是没有理由咯。”

看着他越来越阴沉的脸,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子,而且他那张脸冷漠得好像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一样。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和朋友吵过架的人,在他面前自然是无力挣扎。

当时,我脑子里没有其他的想法,就一心想着要怎样才能逃出去。无论如何我也要逃走,所以我转动着眼睛,然后发现我的两边都是空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不过,机会只有一次,我绝对不能出现失误。万一被南宫俊看出我想做什么我肯定就得完蛋。我咽了一下口水,斜了旁边一眼,刚想往旁边迈出一个步子,就被南宫俊用左手快速挡住去路。我被他的手横在墙上时发出的厚重声音吓得闭紧了双眼。

“因为我怕你会喜欢上我,或者我会喜欢上你。”我竟然说出了以前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的话。“我从小就能感知到喜欢我的人,或者我喜欢的人。可能你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但这是事实!之前我的预感从来没出错过!但你却是个例外。我怕以后会出现不可控的变化,所以一直躲着你,对不起!”就像下暴雨一样,我一股脑儿地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因为害怕,我的睫毛都在抖动,但我只能坦白告诉他。

直到说完这些,我才敢微微睁开眼睛。我看到了眼前南宫俊那双冷冰冰的眼睛。

是啊,他有这种反应也很正常。他可能还会觉得自己在23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疯女人,甚至可能想说这女人说的是什么鬼话。因为我知道,我所讲的事情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即使想努力去理解最终也可能还是不理解。或许对方还会认为我敷衍他而感到生气。但是,这就是事实的全部。

并且,我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从南宫俊的手上逃脱。虽然明天同学们可能会嚼舌根子,不过只要能避开这个家伙,被别人传一下花边新闻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

我看了一眼南宫俊,然后试图从没有被他堵住的另一边迈开了步子。我抱着我的背包,甚至不敢呼吸,卯足了吃奶的劲儿打算往前跑。然而,我一步也迈不开,反而被抓住了尾巴。南宫俊使劲儿拽着我的手,这感觉就像在悬崖上被抓住了一样。

“朱晓秋!”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南宫俊的声音变得更冷了,从他那愤怒的眼神中我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脑子里响起的危险警报音变成了疏散躲避警报声。

“你是不是真心找死啊?”这不是要被疯狗咬,而是要被狂暴的疯狗咬的节奏啊。我想我要完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