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好色之徒

若水亭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2上架
  • 159896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背景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82 2017-04-05 10:22:31

  这是一场因“美色”而引起的刻骨铭心之经历。

这是一段因贪图“美色”而所经历的无数场浩劫。

这是一位“贴身”侍卫贪图自家主子“美色”的开端……

但,

怎么这位侍卫好像有点男不男、女不女?

“错!本大爷是纯爷们!不信你搜身呀!”

“……”

“神啊……这年头当真是时空错乱呀!我堂堂大容国的女人怎么能附身在一个小侍卫的身上?大爷我要重新投胎!不过,这小侍卫的主子倒是个绝色佳人……佳人?佳人吗?”

话说当今天下,除去最北面的契丹部落、最南边的吴楚国、最西边的越蜀国等小国家之外,剩下的两大国家就是宋京国和南江国。

宋京国处于中原大陆的最中心位置,有着不断扩大疆土的趋势,并且具有最强悍的兵马铁骑,不仅是中原大陆上最强悍的国家,更是其它小国家威风丧胆的国都。

南江国处于中原大陆的最东边,有着淮南一带的丰沃土壤以及江南一片的文人墨客,被称为最美丽、最富饶的国都,其它小国家的百姓们都戏称此处为“人间天堂”!

然而,当南江国的人们还在享受“天堂”般的待遇之时,宋京国内已经是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少年将军,一个个威风凛凛的带着战马和长枪踏破了无数的家园,燃烧了无数的战火。

不过,这样的战争事件对于一个浪荡的贵公子而言,就如同是说书人嘴里的唾沫,既多得浪费又不靠谱的离奇!

“哎呀呀!这莲峰整日里都是这样熊样,也没个什么变化!阿笙呀!你去给本少爷我……打一壶酒吧?”一位身穿华服被头顶斜洒下来的阳光笼罩着绯红笑脸的年轻公子哥,正懒洋洋的坐在莲峰山顶上回首侧望着自己身后那站的挺拔如同松树一般的小侍卫,似笑非笑的拖着长音、翘着大长腿晃荡的甚欢说道。

作为自家主人的“贴身”侍卫玉笙寒而言,这“贴身”二字一定要做的很到位才行,随即,那张本是眉眼如画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一副坚定不移的神色来,抿得无奈的嘴角堪堪开启:“少爷,我不能离开你!”

我去!这要是一句温柔绵绵的情话那该多好呀!

可惜,作为一名武功卓绝但心智有点……那个的小侍卫而言,他必须坚持守住自己的职业底线,那就是一步也不能离开自己的主人!

敢问,睡觉也不离开吗?

答曰:是的,睡觉也不能离开!

请记住,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呀!

鬼知道这位大少爷半夜睡觉之际会不会闹出点别的明堂来?

作为侍卫的玉笙寒很是“心碎”呀!

不过,眼下心碎的却是另有其人……

“神啊……快来救救我吧!”

看着自家少爷又开始每日一嚎丧的表演,玉笙寒只好默默地往一旁走两步,很想假装自己不认识此人,不认识此人啊!

“阿笙!你好狠心呀!”贵公子眼见此计不行再生一计,立刻吊着一双细眉眼,很想摆出一副凄惨可怜的模样出来,不过像他这种吃得好、穿得好、整日无所事事的贵公子哪里装的出来?

事已,玉笙寒瞅着那张明明是红润得像是一盘刚刚炒好的红烧肉,甚至上面还放着亮光的俏脸,却嵌着一双“大爷我不爽”的眸子,顿时……喷笑了!

“喂喂喂!你有点素养还不好?不然人家还以为少爷我很没有家教呢,竟然有一个你这样……随便吐口水的侍卫!”

被气急了就差要攻心的少爷指着自家的侍卫劈头盖脸的一顿叫骂,当真是损了这一座孤傲清远的莲峰了!

唉……谁能听得懂我的心声……作为南江国和宋京国交界处的这座莲峰,只能哪里凉快去哪里独自孤傲了!反正这对主仆俩是无法欣赏的了了。

已经第一百零八次被自家少爷拐带着下山去喝酒、撩妹的玉笙寒,在心中第二百一十六次的对自己说:“仅此一次,绝无下例!”

咦?怎么不对呀?这数字好像翻倍了?

废话!去的时候跟在自家少爷身后说一次,回来的时候扛着自家少爷说一次,能不翻倍吗?

可惜……就是再翻上好几百倍,这事情啊……照旧,这日子呀……嘿嘿,那还不好说?

不过,要说这一对主仆为何会出现在莲峰山上呢?

此话还得从头说起。

眼下这南江国堪堪传到第三代,也就是传到了现任国主李景通手中。

此人,是个好国主、好父亲,他跟钟皇后一共有六个儿女,长子李从毅为太子,从小学习治国帝王之术;次子李从善为南王,一向是允文允武的能臣志士;中间是三个已经出嫁的女儿;至于幺子李从嘉嘛……却只是个整日里嚷嚷着要学晋朝陶潜那般,归隐田园的主!反正他最小,又不指望他能干什么丰功伟业出来,上至皇上皇后、下至宫女太监都是一个劲儿的宠啊……宠!

两年前,御书房内。

对于自己幺子本就偏爱几分的李景通指着对正自己撒娇的李从嘉说:“你可知这陶公过的是怎么样的日子?”

李从嘉两眼一瞪不服气的辩解道:“当然知道!正所谓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如何?”

瞅着自己膝下的小儿子正一脸得意的卖弄着不知从那册孤本上剽来的诗词,就差在其身后插一根尾巴再摇上三下了!

李景通被他这卖萌的样子弄得一脸好笑,满心欢喜的捏着那张粉嫩的小脸开口道:“行了吧你!人家陶公一介农民出身都只得了个‘草盛豆苗稀’,估计让你这个只知富贵为浮云的小子去种,那可不得‘草盛豆苗无’了?”

说罢,李景通似乎在自己的脑中脑补一番其画面似得乐得哈哈大笑!直将半屈膝的李从嘉看得浑身炸毛!

可惜就连门外站岗执勤的太监、宫女、侍卫们都是一脸憋笑的表情,他也只好在自个心中安慰道:唉……正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

说白了!这位小皇子李从嘉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贵公子,不仅爹疼娘爱的,就连上面的几个哥哥姐姐都是一脸的宠溺之情,试问一个没什么作为且没什么威胁的弟弟,又生的这般粉雕玉镯,没事总喜欢卖萌搞怪的小子,你能跟他有什么仇,置什么气?

事已,咱们这位南江国的小皇子前十八年来一直都过的是风调雨顺、心安理得!

唯一不顺心的事,就是自己的老爹不让自个是学陶公归隐山林?

我去!当真是大少爷的毛病!摆明了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好在我们的小皇子李从嘉并不是个绣花枕头,还是懂点迂回战术的立刻从御书房内出来改道椒房殿!

此时正在椒房殿内被自己小儿子逗弄的欢欣雀跃的钟皇后,立刻掩着合不拢的笑口答应道:“好好好!娘这就去跟你父皇说道说道,怎么咱们嘉嘉要去做大才子还不成了吗?”

而此时被成为“嘉嘉”的小皇子却是更郁闷了!

什么?嘉嘉!夹你个头啊!这样俗气又女气的名字怎么能用在少爷我身上呢?不行不行!我要改名,我要改名!嗯……叫什么好呢?

被钟皇后搂在怀里恨不得亲上两口再揉成面团的李从嘉抖着小眼神立刻决定道:少爷我今个开始要叫:钟隐!

“终日归隐?”已经坐在画舫上被花娘缠着的钟隐少爷却是一脸“你聪明”的表情不言而喻。

错!少爷没那么高的境界!他只不过是找个借口出来玩的!

可惜,已经是软香暖玉在怀,美酒佳酿在口、脂粉香水在鼻,的少爷却是听不见自己身后的小侍卫那肉痛般的心声了!

“肉痛?”嘿嘿!这里面似乎……

等等,这作为一国之主的李景通就这般便宜的放了李从嘉出宫门?

答曰:当然不是!你当人家傻呀!

即当日钟皇后在皇上的耳边吹了一夜的枕头风后,李景通悲哀的意识道:儿大不由爹呀!

事已,只好放手任由儿子瞎折腾的李景通立刻招来了一批专门为皇室效忠的侍卫,在里面挑了一个年纪最小,武功最好,样貌最俊的侍卫,赏给了自己最疼爱的幺子。

这武功最好可以理解!

只是,敢问为什么要年纪最小?

答曰:年纪小好听从主子的命令呀,不然主子岂不是要为属下给拿捏住?自己的儿子可不能吃亏!

但是,敢问为什么要样貌最俊?

我去!谁叫自家儿子长得那么可爱,不然找个太差的岂不是降低了儿子的审美观?

神啊……这样好的父亲怎么就……唉……

以前只闻“慈母多败儿”,眼下可真是见识了什么叫“慈父多败儿”了!

于是,当李从嘉变身成为钟隐,要离开皇宫前往那座早就被规划为皇家风景区“莲峰”的前一夜,李景通带着自己新挑的“礼物”堪堪驾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