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七章别扭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5 2017-04-13 10:22:20

  “阿笙?”着实被吓到的钟隐,颤巍巍的爬到床头,低头瞅着刚刚死里逃生的玉笙寒,接着他的道歉口诀道:“我错了,我再也不喝酒了……”

“你……”压根没弄清楚情况的“玉笙寒”只想找个人问个清楚,然而基本上是……鸡同鸭讲!

“你是谁?”

“……”

被问傻的钟隐堪堪住了嘴。

“这是哪?”

“……”

住嘴的钟隐抹了两把泪。

“我……我是谁?”

“你……你是阿笙呀?”

莫怪莫怪,头次遇见这种情况的钟隐,已经算是比较稳定加淡定的了,只是此“阿笙”非比“阿笙”呀?

已经换了灵魂的“玉笙寒”不得不咽下自己嘴边的话,心中一阵腹诽道:什么阿生阿熟的?本王可是堂堂大容国的王爷!姓容名未眠是也!

可惜,钟隐是听不懂他的心声啊……

不过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此身非彼身,明明自己是个女王爷,怎么变成了男儿身?再瞅一眼拉着自己使劲儿哭的小公子,暗暗皱眉思索道:本王什么时候娶了个这般瓷娃娃的侍君?

晕啊……两人都很晕!

“阿笙?你……是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钟隐将临到嘴边的那句:“你是不是傻了?”硬生生的改了强调,很想怒怼回去却更想弄清楚情况的“玉笙寒”,只好顺势答道:“嗯!”

“呜呜……阿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

被钟隐一顿痛哭哀嚎到惊讶的“玉笙寒”只能无声的思考道:这是哪家的公子,这般爱哭?本王可不记得何时收进府里的?

“小皇子!药来了!”称职的太医端着满满一碗汤药恰当好处的出现在门口,低眉顺眼的出声提醒道。

“哦,拿进来!”一溜烟跑下床头端来一碗汤药再反身回来的钟隐被“玉笙寒”看在眼底,心中免不了一阵唏嘘:这还是个孩子呢!

“阿笙!吃药了!嘿嘿,这还是第一次见你吃药呢!”说风就是雨,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钟隐一改刚才的梨花带雨,面带揶揄的调侃道。也再次证明了他的确是个孩子呀!

“给我吧!”床上躺着的“玉笙寒”就要起身,却被钟隐一手按住道:“别动啊!你身上好几道伤口呢,可不能乱动,我来喂你喝药!”仿佛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似得,钟隐已经拿着碗里的勺子抵在了“玉笙寒”的嘴边……

“唔……烫!”刚喂了一口就忍不住皱眉的“玉笙寒”吐出两字来吓得钟隐就差扔掉手里的勺子了。

“啊?那怎么办?”

“晾一会吧!”瞅着眼前的小公子皱着好看的两道细眉,“玉笙寒”没来由的有些心动,随口应声道,只是这口气却跟往常……忒不一样!

后知后觉的钟隐压根没回过味来,只是照着“玉笙寒”的话,将汤药放在床头的矮椅上,两眼直瞅着那飘起来的热气。

“咳咳……”

“阿笙,你怎么了?”被“玉笙寒”的咳嗽声拉回视线的钟隐立刻俯身上前关切道。

“你……”抿抿嘴角的“玉笙寒”被那双眸中投射出来的清澈目光看得一阵心虚,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跟我讲讲之前的事情吧……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总是要搞清楚状况的“玉笙寒”只好这般忽悠道。

“哦!对!我都忘了,那个……阿笙呀?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比“玉笙寒”更心虚的钟隐问的小心翼翼外加内疚不已。

心中焦急却要表现出一阵失落的“玉笙寒”缓缓摇头,天知道他内心已经快要冒火了!

“好吧!那我老实交待……是因为我喝醉了酒,被你扛回去的路上遇见了刺客,结果你为了保护我,就受伤了,而且还很严重!”将皇后娘娘说给自己的解释再次重复给“玉笙寒”听的钟隐,盯着一张“我错了”的表情,等待着“玉笙寒”的原谅。

闻之仍旧未解的“玉笙寒”却只答了一声:“哦!”

不等钟隐再次开始蓄满眼眶底的泪水,“玉笙寒”再次反问道:“那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呜……阿笙是我的侍卫呀!”委屈的不得了的钟隐撅着嘴回答道,丝毫没考虑到内心已经吃惊到极点的“玉笙寒”!

“天啊!本王是投胎转世了吗?怎么变成了侍卫?还是个小公子的侍卫?”内心无比挣扎的“玉笙寒”只好忍着不忿再接再厉道:“那……你是谁?”

“我……我是……”

“嘉嘉啊!”

不等钟隐回答,门口就传来一道女声……

“啊?母后?”回头望着门外的一群来人,钟隐两三步走上去拉着皇后的手问道:“母后怎么来了?”

“半响没见你回来,就过来看看……玉侍卫……怎么样了?怎么听太医说……”其实皇后是因着太医说“玉笙寒”没死的消息,惊吓之余才来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有没有出事的,不过已经到了跟前的皇后可不会失了礼仪。

“玉侍卫……可还好?”拉着钟隐的手移步上前的皇后望着床上不声不响的人问道。

此时已经被眼前情景震惊到只能瞪眼的“玉笙寒”却还在消化自己的疑惑:怎么皇后是女的?大容国的女人何时沦落到当皇后了?这男人岂不是要当皇上?

没错!

已经验证了“玉笙寒”想法的皇上,随着传报声堪堪迈入这偏殿的小房间内,一手搂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一手搂着自己的发妻,目光炯炯的望着床上显然已是吓傻的人问道:“可还好?孤已经命太医极力救治了,若有不适,定要开口啊!”

皇上那一脸关切的表情本该让床上的“玉笙寒”感激涕零才对,可……事实并非如此。

“皇上?皇后?”“玉笙寒”挣扎着起身询问的样子,落在钟隐的眼里就成了他要跪拜谢恩的解释,甩开帝后的桎梏立刻冲到“玉笙寒”身边扶着他制止道:“你别乱动!小心伤口啊!”

大脑短路的“玉笙寒”重新被按了回去,只能接着用一双说不尽情绪的眼眸看着这位小公子絮絮叨叨的安慰自己,啰啰嗦嗦的跟帝后解释云云……

然后,作为已经死而复生的“玉笙寒”,终于大彻大悟道:我已经不是我……这里也不是大容国……

“阿笙……该喝药了!”将帝后遣走的钟隐,拿起已经晾凉的汤药,小心又仔细的舀一勺抵在“玉笙寒”的嘴边,堪堪咽下一口苦涩药水的“玉笙寒”终于明白……这一辈子,她都是他了!

“阿笙?这名字怎么怪怪的?”被喂了药进入睡眠的前一刻,“玉笙寒”抱着这个问题开始她的第二次人生……

不知是哪一个时空轨道出现问题的命运车轮,将女尊世界大容国的女王爷容未眠附身到了南江国李从嘉的侍卫玉笙寒身上。

这将是另一段人生的开始,也是这一段人生的结束……

……

卧床一个月的“玉笙寒”终于接受了现实,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玉笙寒,只是换魂后的他愈发享受着钟隐小公子的殷勤服侍……

“阿笙……喝药了!”

“阿笙……吃饭了!”

“阿笙……睡觉了!”

似乎是为了弥补因自己醉酒而给玉笙寒带了的伤痛,钟隐这一个月来可谓是乖巧的不能再听话了!就连从未受过如此待遇的帝后两人,都忍不住在背后碎碎念叨叨……

而作为病人且是经历了生死一场的病人而言,玉笙寒当真是腐败的彻底,除了自己还不太习惯的生理问题之外,其它的一切都堪称满意……

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公子时时刻刻的对自己殷勤服侍,作为身体里是女王爷的玉笙寒能不偷着乐吗?

“唉……”某天净身后的玉笙寒,躺在锦被之上浑身抖着叹气道,正巧被刚刚进门的钟隐小公子听到,连声询问道:“阿笙,哪里不舒服了?”

很想说自己哪里不舒服的玉笙寒,还是恶寒般的害羞了一下,将自己裹进锦被里,随口回答道:“没什么!”

“哦!”向来是神经缺弦的钟隐不在意的打开自己提来的饭盒,取出里面的一碗碗热饭热菜道:“阿笙,今天有你最爱吃的哦!”

“啊?”眉头一挑心下一顿的玉笙寒瞅着出现在桌上的饭菜后,咽咽口水打算转移话题。只是不等他的动机被实现,钟隐快一步将一盘子茄条放在他面前,一个劲儿的往他碗里夹去,嘴上还不忘解释道:“太医说了,这茄子可以活血祛瘀,对你伤口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呢!”

玉笙寒直盯盯的望着碗里满满的茄条,暗松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本王不怎么讨厌吃茄子!”随即,也就顺势拿着筷子一口一口的吃起来,看着一旁的钟隐甚是满意。

“还有这个……这个……”一顿午饭,被钟隐伺候的饱饱的玉笙寒,心中满足的想道:若本王还是在大容国,定要娶了这小公子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