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二章钟隐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80 2017-04-04 19:12:09

  “嘉嘉呀……”

“我改名叫钟隐了!”面对自家父皇一脸老生常谈的面孔,李从嘉立刻打断道。

“好好好!你非要跟你母亲姓也好,这样出去了也算不上不安全,而那些心有异鬼之人也会顾忌着国母的姓氏,嗯……这个名字起的倒是甚合孤意!”

总算是被表扬一通的李从嘉,哦不,是钟隐,这才心满意足的笑弯了眉眼,上前挽着自家老爹的手腕拉着坐下准备享受这“最后的晚餐”!

“哎……慢着!”看着自家幺子就要倒酒的动作,皇上随即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呢!

“来!”皇上一手招着自己身后跟来的小侍卫,一手拉着钟隐道:“这是孤给你专门挑选的侍卫,以后就由他跟着你了,总之是不会让你受了欺负的!”

听着自家老爹这般护短护得要命的说法,钟隐一双机灵的眼睛扫视着被皇上招来的小侍卫。只见他一身普普通通的侍卫官服,一脸的稚嫩,十分消瘦,不过这身板倒是坚挺又坚硬,钟隐不由得起身绕着这小侍卫转了三圈,很有一种动手戳一戳他痒痒肉的冲动,看看他到底会不会弯腰?

只是这想法却也暂时是个想法……罢了。

“嘉嘉……钟隐……”刚开口就被一计眼刀刮来的皇上立刻改口道:“别看他年纪小,但武功却是一流,以后出门在外免不了跟人动手,或者帮人动手的活计,你就指望着他替你摆平了!”

还真不知道谁家这般养孩子的作风,当真是叫世人大开眼见了!

“哦?父皇想的真周到!那我就谢谢父皇啦!”钟隐一听,立刻两眼冒光,如同草原上的小狼一般跳上前去拉着自家老爹的广口龙纹袖卖萌撒娇道。

“呵呵,你小子就会这招!”

父子俩心有灵犀的交换个“你可以无事生非的打打架,反正咱们有高手!”“我可以没事打架过街找点乐了喽!”的想法,堪堪是卖了眼前这位一脸傻样还不忘懵圈的小侍卫!

“嘿嘿!你过来,以后跟着少爷我……嗝……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明白不?”已经是酒过三巡喝的有点得意忘形的钟隐丝毫不顾自己还在皇上老爹的面前,抬手指着一旁还是站的那般挺拔一丝未动的小侍卫嘱咐道。

尽管是生性木讷可还是个忠心耿耿的好侍卫的他闻之一愣,立刻俯身跪拜道:“是!属下遵命!”

钟隐愣是被这小子的一跪一吼给吓醒了浑身的酒气,愈发瞪大了那双好看的要命的圆眼说道:“你……你怎么叫‘属下’?好难听的名字!”

估计是因着自己傻不啦叽的起个新名字有些受捧的不知几何的小皇子,此时却是更犯傻的指着人家小侍卫问得甚是胡搅蛮缠!

“噗呲……”作为皇上的李景通终究还是忍不住……喷了!

“咳咳!嘉……钟隐呀,他是皇室的侍卫,从小就在宫中受训的,没有名字,不过嘛……你要是喜欢,可以给他赐个名字!”

作为一国之主的皇上被自家幺子的那双眼睛一扫,立刻换上“凡事好商量”的口吻,忽悠道。

“那好!本少爷就给你起个名字!”

始终是半跪在地上低头行礼的小侍卫只听见自己这个即将要保护的新主子,用着他那醉酒后愈发软绵懒散的声调吐出一句诗词来:“小楼吹彻玉笙寒……就叫‘玉笙寒’!”

闻言,随着一阵“咕咚”声之后,刚刚还是附庸风雅的小皇子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唉……小楼吹彻玉笙寒……嘉嘉呀!”李景通看着自己的幺子喝的一阵脸红脖子粗的样子,算不得年轻的老脸上顿时多了几道皱纹。这是自己新作的一首词中嘉嘉最喜欢的一句,可见……他作为皇帝,明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不愿意离开自己,可终究还是狠心让他离开皇宫,离开是非之地……嘉嘉,你这名字起的是真好,钟隐……终隐,父皇明白你的苦心……

本就是太子和南王相争不下的局面,自作为幺子的李从嘉甘当“隐士”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钟隐大少爷不可会说自己是为了什么兄弟家国情谊之类的狗屁废话,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要追随陶公的步伐寻找属于自己的桃花源溪……

我去!大少爷你是想找美人窟和酒窖吧!除了美女就是美酒,还陶公呢?哼!你这是“公逃”,公然逃离皇宫的桎梏!

此时被赐名为“玉笙寒”的小侍卫摆着一张“生人勿进,近者自刎”的臭脸,看着自家少爷上山不过三天,就立刻下山享受人生的恶劣行为,甚是不满的腹诽道。

但他也就腹诽腹诽,该听命的还是得听,谁叫人家老爹已经下达死命令了呢?

那日在酒醉的钟隐被宫人背回了宫殿休息后,李景通看着一直跪地没有被叫起的小侍卫,堪堪吩咐道:“既然小皇子已经赐名,那你以后就叫玉笙寒吧,不过你千万不能因为小皇子对你好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要记住,你要时时刻刻寸步不离的守在小皇子的身边,从这一刻开始,你和他的命就连在了一起,他生你生,他死你死!记住了?”

“是!属下铭记于心,此生不忘!”只知服从命令的玉笙寒想也未想的就接受了这样沉重的誓言,直到某一天,他还在为这个誓言纠结的时候,生命却和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

于是,玉笙寒在自己人生的第十六年遇上了自己的主人李从嘉,也就是钟隐。

其实,对于此时的玉笙寒而言,自己的主人究竟是李从嘉还是钟隐,并无甚区别。

反正在他的眼里,这位大少爷就是一个只顾着花天酒地、无事生非的主!

而自己的任务就是陪着他、看着他,不要因喝醉酒而流落街头,不要因抢了别人手里的姑娘而被打,更不要因他想仗义出手而自不量力的被群殴,所以,玉笙寒认为这两年来,自己的武功当真是没被浪费一丁点,还隐隐的有些小进步,可见这位大少爷惹得祸不少!

不过,你在享受的同时,别人却在拼命,这拼命的家伙说不定哪一天就把你也给……灭了!

“少爷?咱们今个怎么又换地方啦?”玉笙寒瞅着这家貌似是新开的酒馆,一脸不满深皱眉头的抱怨道。

“那又怎么了,新开的酒馆过来尝尝鲜呗!”丝毫没觉得自己已经喝遍了莲峰山下所有的酒馆、酒楼、酒肆的钟隐长腿一搭,好一幅无赖样的斜睨一眼正在警惕四周环境的玉笙寒说道,心中却是一阵冷笑道:废话!要是大爷我能离开这做莲峰方圆五十里之外,估计老爹得派禁军来抓人了!谁愿意整天在这个小破镇子上喝酒呀?

“可是……好吧!”刚想说可是这里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玉笙寒只好在自家主子那双称不上“哀怨”的眼眸中自我哀怨去了。

唉……谁叫自家主人总是这般“美色误人”呢?向来认为自家主子比那些画舫里的花娘还要漂亮几分的玉笙寒,只好摸摸鼻子当做没看见那张卖萌撒娇的脸。

不过,他当做没看见,可有的人却还是看在了眼底,并记在了心里。

“这位客官,想要点什么?”一位掌柜模样的大叔终于在钟隐的“千呼万唤”声中“姗姗来迟”般的问道。

“哦?你们这儿大爷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就先介绍两样好的吧!”说罢,钟隐就丢一个眼神过去,玉笙寒立刻乖觉的伸手在桌上放下一锭闪亮亮的银子。

掌柜的看的那沉甸甸的银子,立刻伸着粗手紧紧地握住一脸谄媚的吆喝道:“好嘞好嘞!这就上酒上菜喽!”

随着掌柜的声音离去,钟隐接着摇晃着他的那双修长的大腿,而玉笙寒却是望着掌柜的离去的方向有些隐隐不安。

“咦?这口音怎么听起来不像是本地人的呢?倒像是……”

“阿笙……阿笙……”

“啊?”

被自家主子瞅得奇怪的玉笙寒堪堪回神应道:“什么事?”

“阿笙你想什么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不成……”说着,钟隐就挑着一双细长的眉毛、眯着自己那双圆溜溜的眼眸,缓缓靠近玉笙寒,望着他眼底的闪烁,不怀好意的调侃道:“哈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啦!来来来……给少爷我说说,也好给你牵线搭桥呀!”自顾自乐得正欢的钟隐看着被自己羞红了眉眼耳朵却只得忍气吞声的玉笙寒,两人都没注意道阁楼拐角处的那人,以及那人调侃的声音。

“呵呵,头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小公子调戏人呢?倒是便宜了那个小子了!”

“哼!那也不见得,我瞧着那被调戏的小子也颇有风情呢!”

“哟呵,小弟何时变口味了?”

“哦?是吗,是大哥你记错了吧,弟弟我一直如此这般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