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十三章试探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9 2017-04-23 00:50:04

  “和以前一样?”钟隐打个饱嗝窝在玉笙寒的臂弯里懒洋洋的说着。

侧卧在软榻上的玉笙寒闻之一顿,不动声色的看着已经开始眯眼的钟隐,愈发柔和着低沉的嗓音诱哄道:“怎么,难道不一样吗?”

咳咳……论起斗心眼,十个钟隐也比不上一个玉笙寒,若说以前嘛……这两人还算是萌宠配呆愣,可眼下,当真是妖孽诱哄小白兔了!不过嘛……这也说不清谁诱惑了谁呢!

“呃……还行吧,反正你没以前那么……无趣了呢!”钟隐丝毫没有一点戒心,总是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尤其是面对玉笙寒的……小计谋!

“哦?原来阿隐嫌弃我无趣?那你说说看,我倒是哪里无趣了?”玉笙寒想进一步知道更多以前的事情,免得有一天真的会……穿帮了去。

“嘿嘿……你以前老是管着我,不让我喝酒!”提起这茬,钟隐顿时来了点精气神,翻身趴在玉笙寒的肩上,就差在屁股后面装根尾巴一摇三摆尾了!

“哼!就知道你会记仇!”伸手捏着钟隐的脸蛋,暗地里松口长气,接着套话道:“那你还不是照样喝的甚欢,否则也不会有……”

“唉……也对,好在我已经改了,以后呀,喝酒一事定是要听你的!”颇有大气凛然之模样的钟隐状似无意的拍着玉笙寒的肩膀,神色坚定的说着他一辈子也做不到的诺言。好在玉笙寒也不当回事,若是钟隐的话也能相信,那母猪一定是会上树的!可惜那位原主至死也傻不啦叽被自家少爷主子给……踹到黄泉里沐浴去了呢!

不怀好意的感叹一番后,玉笙寒调转话题接着开口道:“皇宫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感觉皇上苍老了许多?”

“啊?是吗?父皇他一向如此啊,我倒没觉得!”钟隐不知玉笙寒已经扯开了话题,也就随之附和而道。

“哼,你这个小皇子当得可真是省心又省事啊,怎么连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都不关心呢?”玉笙寒算是彻底了解这位小皇子的心性了,完全就是个长不大也不想长大的孩子!

“反正父皇和母后都会处理好的,我干嘛要关心啊,再说了他们也不会让我管这些事情的!”钟隐听着玉笙寒反驳的话,撅着嘴有点闷声道。

“呵呵……又不是让你关心什么国家大事,只是这帝后在上,作为儿子的你是否该孝顺孝顺呢?”

“呃……好吧,可是父皇和母后没什么不好的呀,每日里都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我要担心什么?”

“……好吧……”长长叹了一口气的玉笙寒终于明白皇上为何要说那样的话了,这位小皇子当真是需要人好好的护着了!唉……自己上辈子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呀?怎么这辈子不仅半路投胎,还遇上个操心不停的主!深感责任重大的玉笙寒终于在内心为皇上鞠一把老泪,养个这样的儿子,当真是……不易!

“阿笙,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看着玉笙寒低头揉眼睛的动作,钟隐堪堪直起身子凑近出瞅着,嘴巴里呼出来的热气挠得玉笙寒心底直痒痒。

前一刻还在抱怨这小皇子养来不易的他,下一刻就被缚住了心思,望着眼前香甜可口的双唇,一口咬下……就差分肢咽肚了!

“唔……”猛然被掐了腰间细皮嫩肉的钟隐只能眨巴着眼睛宣告自己的委屈,同样眨巴着眼睛假扮无辜纯情的玉笙寒则是用实际行动、用温情脉脉的眼神回答他刚刚提及的问题。

“我的眼睛好的很……不好的是你吧……”

嘿嘿……

偷吃完十分舒心的玉笙寒掐指一算,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得不偿失,白养了个没心没肺的小皇子,他这个从大容国投胎而来的王爷当真是上辈子……欠他的了!

岁月静好的南江国嘉苑内的两人,暂时还感受不到远在前期之外的宋京国内的动……乱!

没错,就是动荡不安的乱世啊……

“大哥,咱们要不要回宫呢?”

胤义酒馆内,赵廷宜皱眉望着刚刚汇报完毕的陈老,一脸深思的表情凝视着高深莫测的大哥提议道。

“此时还不是最佳的时机!”半响过后,赵元朗才从机密信件中抬起头来,一双重瞳十分慑人。

“还不是?咱们都在这里呆了好几个月了,北方战事都已经收场了,宫中显然是无人主事,此时不回更待何时?”赵廷宜明显是小孩心性,耐不住一点波澜动荡的袭击。

“呵呵……这会儿又开始着急了?前几日还不是说要查查那两个年轻公子哥的身份吗?怎么,眼下又这般舍得了?”赵元朗心知自己弟弟的火爆脾气,只好转移话题般的扯到别事之上。

“哦?陈老已经查出来了!”赵廷宜闻言,猛然跳起,满脸的兴奋难掩。

赵元朗顿时使个眼色丢给一直沉声不语的陈老,陈老了解于心的拱手开口道:“小赵将军莫急,已经查出来一些苗头了,不过还需要些时日再细查一番呢!”

敛着眉眼的赵元朗心情舒畅的听着陈老的回答,甚是满意。而赵廷宜果然上当道:“真的,那可知他家住何方?”

“呵呵……小赵将军可不要打草惊蛇啊!这年头人人都是警惕的很!”陈老为了防止上次绑架事件的再次发生,提前打着预防针哄骗道。

“哼!你少随着哥哥一块忽悠我,我可等着您老的消息呢,若是明日再没有的话,那可不要怪我亲自去查了,到时候若是破坏了什么布置,动用了什么眼线,浪费了什么资源……”

“好啦好啦,陈老会查个清楚明白的,就算你不想知道,我还要知道呢!”听着赵廷宜这半是威胁半是挑衅的话,赵元朗在陈老那一脑门的冷汗中出言阻止道。

“这就好,有大哥的话想来陈老才肯尽心尽力不是?”

听着赵廷宜那拖长加重的口气,赵元朗和陈老皆是无奈的摇头。

“这小子真是难哄!”看着自家小弟摆着腰肢款款离去的潇洒样子赵元朗一阵头痛的对着陈老抱怨道。

“呵呵……小赵将军又不是孩子,哪有哄骗一说!”陈老也跟着调侃附和。

“不过,那两人的身份还是要查个清楚的,记住,行事一定要小心,若是出事立刻撤离!”赵元朗立刻换张严肃公办的脸色吩咐道。

“明白,属下一定会谨而慎行的!”陈老很恭敬的弯腰拱手道,这才让赵元朗一颗担忧的心肝抖了三抖再沉到肚子里去。

“不过,小赵将军有一句说的没错,不知侯爷打算何时回宫呢?”默了一阵,陈老终究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呵呵……还以为陈老不会多此一问呢!”再次将绕了一圈的话题给扯了回来,赵元朗将眼底的计划渐渐露出,对着心腹陈老一一解释:“虽然眼下宫中的国主已经垂暮老已,但幼主和皇后还在,北方的战事又掌握在我的手中,我的确要回去,但……要有个名头回去,否则我前半生的功勋岂不是要付之东流了?”

“嗯……”沉吟片刻的陈老思索半响后猛然抬头道:“侯爷是打算……”

“呵呵……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摇头轻笑的赵元朗堵住了心腹陈老的话头,也踱着碎步款款离去,唯有陈老独自揣摩呢喃道:“这是要……怎么着呢……”

不仅连陈老想不明白,就连远在深宫内的宋江国皇帝周荣在躺在床上,一病三咳的对着左右侍奉之人询问道:“都虞候还没有回宫吗?”

“回皇上的话,都虞候爷已经从北方的战场上启程了,不日就抵达皇宫。”训练有素且弃暗投明的宫奴机灵又谄媚的汇报着早就打好腹稿的消息,宫里宫外皆是一片死水般的封闭着,唯有往外泄露的消息,断没有往内吹去的风声!

这……果然是个风声水起的好兆头啊!

想来这当了大半辈子的皇上,打了大半辈子的仗,一代帝王周荣也算是瞎了双眼,识错了忠臣,误把愚昧当愚忠了!可怜了幼主和妇人,两手空空把头伸,徒留一地热血染宫墙!

还在玉笙寒臂弯里窝着自在的钟隐何曾知道这些暗地里的勾当,以前的他只知道依附帝后,以后的他只能依靠玉笙寒了……

“阿笙……阿笙?你在哪呢?”钟隐迷迷糊糊的问着,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看一眼。

买通了宫内的小侍奴,搞到一手资料的玉笙寒正趁着钟隐打盹之际了解并掌握着宫里宫外的最新消息,就听见内殿传来的那一叠声叫喊。

“咳咳……来了……来了!”虽然算不上是“做贼心虚”,但玉笙寒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下意识的不愿意让钟隐知道太多这些宫廷乱事,大概私心里是为了保护这身边唯一的一方“净土”,更是为了守住这一颗纯真之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