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十七章和好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85 2017-04-25 20:46:17

  这一刻,当真是……醉了!

不需要太多的步骤,只需交心相付,就是最醇的佳酿,酿醉了一室的温情柔光……

自从玉笙寒和钟隐倾心交付之后,两人更是同桌而食、同榻而眠了,虽然两个年轻人都是一点即燃的主儿,可都还是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不忍突破,对于玉笙寒而言,就是希望找到一个更好更佳的机会,而对于钟隐而言,那就是害羞且不知所措了!毕竟钟隐比起玉笙寒,那可是纯洁如水啊……啧啧!

这厢两人在南江国嘉苑内卿卿我我,那厢的宋京国却是到了真正的紧急关头,不为别的,只为这宋京国的国主周荣……驾崩了!

胤义酒馆内。

已经是火上蚂蚁的赵廷宜正满心不甘的抱怨道:“大哥,那周荣的儿子才三岁,一个彻头彻尾的奶娃娃能当得了什么一国之主啊!”

“话也不是如此,不是还有太后和顾命大臣吗?”赵元朗依旧是那副岿然不动的神色,抿着手中的酒壶堪堪说道。

“太后?一介妇人!大臣?哪一个不是大哥的手下败将?”

“小点声?新君即位,揪着我小辫子的人可倒处都是呢!”

“大哥!咱们再不回去当真是没有机会了?”

“回去?为何要回去,那是他们周氏稳坐的江山,我若是在皇宫里改朝换代,那就是‘逼宫’了!”

“咦……大哥的意思是说,咱们要在宫外揭竿起义不成?”

“起义?这皇宫之内可有心怀不轨之人?就算是打着‘清君侧’的名号,也得师出有名才是!”

“那……那怎么办?”

“小弟,你这急性子当真是要好好磨一磨了!”

“嘿嘿……母亲要我跟你出来,可不就是为了让大哥教育我的嘛……”

“你知道就好,那就安分守己的听听陈老的消息吧!”

“……是,大哥!”

这才消停的赵廷宜立刻变脸,换上一副听话认真的模样,等着赵元朗和陈老商量对策,可赵元朗却是话锋一改,问着不着边际却又心痒难耐的话头道:“陈老,那两位公子的身份查的如何了?”

“回侯爷的话,那两位公子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他们自己所言的那样!”陈老一副俯首帖耳的样子低头汇报道。

赵元朗早就料到会是如此,连眼睛都没眨,语调也未变的接着问道:“直说吧,这本就是给廷宜查的!”说罢,瞟一眼在一旁瞪眼拧眉的赵廷宜后再接着抿着自己手里的酒壶,好一派事不关己的样子,至于心里的想法嘛……呵呵,那只有他自己晓得了!

“是!侯爷,小赵将军,这两位公子经过多方调查,发现他们都是皇宫里的人,一个是南江国国主李景通最宠爱的小皇子李从嘉,一个是李景通赐给李从嘉的贴身侍卫,李从嘉给他赐名唤做玉笙寒。”陈老始终低着脑袋说完,不敢抬头窥看自己主子的神色。

闻言,赵元朗面不改色的喝着小酒,而赵廷宜却是没那么镇定了,反而是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当真是悲喜交加呀!这喜得是自己眼光不差,悲的是那人终究是别人的人……

“接着说!”半响,赵元朗冷不丁的再次开口。

“是!”得令的陈老这才接着爆料道:“其实这两人第一次来咱们酒馆的时候,是这位小皇子在莲峰隐居的时候,但在这南江国的太子意外去世之后,南王为了防止自己的父皇传位给这位深受宠爱的小皇子特意派人刺杀,正巧碰上小赵将军的人绑架这两位公子,于是,后面的事情,侯爷和小赵将军也都知道了!”

“那位南王呢?”听完第一反应就是替玉笙寒报仇的赵廷宜猛然起身拍案道。

“这……据说被南江国国主李景通收监关押了!”

“哼!这样就行了?残害手足的人就该千刀万剐!”

听着赵廷宜这气愤的话,赵元朗眉眼一跳堪堪望去,嘴角边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嘲讽冷笑,却转瞬而逝道:“廷宜不必愤怒,这南江国的国主是个软懦之人,这等残杀自己儿子的事情可是干不出来的!”

陈老听着这对兄弟俩的话,当真是不敢插嘴,只因这可是话里有话呀!鉴证眼前一幕的他也算是有幸鉴证了这一幕被实现的未来啊!此乃后话。

“那玉笙寒的伤可好了?”赵廷宜不愿在此刻跟自己的哥哥针锋相对,况且他眼下担忧的可不紧如此呢,一把抓着陈老的胳膊皱眉问询的赵廷宜果然是动了几分真情的。

“哦,小赵将军放心,这玉笙寒当真是福大命大,当初连南江国的御医都说没救了他,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醒过来了,而且……而且后来您不也亲眼看见了嘛,没什么大事,挺多留个伤疤!”被拽住的陈老话虽是对着赵廷宜说出的,但眼神还是飘忽在自己真正的主子赵元朗身上,免得自己多说了什么徒惹不快。

好在,赵元朗并未干涉,只是任由赵廷宜和陈老径自一问一答。

其实不是他故意将自家小弟往阴沟里带着,而是他们兄弟俩都是动了春心之人,就属赵廷宜动心玉笙寒,还不许他动心李从嘉?正在回味李从嘉那张小脸身段的时刻,自是不会搭理自家小弟喽!

“不过,这南江国的太子已经死了,而南王始终是戴罪之身又是庶出,唯有这小皇子李从嘉一人可当继承人了,难不成这李景通是打算传位给李从嘉了?”待陈老被赵廷宜东拉西扯细问一番后,堪堪得出个结论来!

这下,赵元朗总算是从自我脑补的画面中……回神了!

不得不说,这做大哥的,总是在关键时刻体现出关键的魄力来!

“李从嘉?一个深受宠爱多年,弱冠之龄还是稚子儿童般的想法,如何当得起一国之主的大任!”

听着自家大哥的评价,转转眼珠子的赵廷宜立刻接话道:“大哥所言非虚,那李从嘉就跟咱们的小皇帝一样,都是无知幼子,将来呀还不都是大哥的袍下之臣?”

“呵呵……”蹙眉一笑的赵元朗虽是不喜欢自家小弟的野心,却不得不欢喜这份奉承之言,敛着笑意后缓缓开口道:“李从嘉的未来如何暂且不论,但另一位……注定要早夭了!”

云淡风轻之处彰显威武霸道的赵元朗才是真正的豺狼虎豹,谋划数年的他是不会放弃自己攻打多年的江山,跟不会抛弃自己多年积累的功勋人脉!

“侯爷!从北方战场上回来的两位将军不日就可抵达此处,敢问侯爷,咱们还需准备什么吗?”陈老最会察言观色,总是在最会把握时机的情况下,问着最为恰当的问题。

“准备?呵呵……田米和木阳的回归,自然是要好好庆祝一番了,至于准备嘛,你和廷宜看着办吧!他们辛苦大半年,总是要好好犒劳一下的!”赵元朗总是说话留三分的语气,让听着的人又敬又畏,尤其是跟着自己大哥学习谋略战事的赵廷宜,总是会留个心眼,斟酌万分。

“那大哥对这两人的事情就不管不问了?”赵廷宜虽明知自己想要的是江山,却还是舍不得美色的开口问道,期待着自家大哥能顺手帮自己一把。

“你是说李从嘉还是玉笙寒啊?”终于把一壶佳酿喝完的赵元朗,扔开手中的空酒壶,斜睨一眼自家正打着注意的小弟,问得甚是轻松,丝毫没有不舍不愿的心思,看的赵廷宜一脸的不忿!

明明是他们俩人的事情,为何只剩下他一人干着急了?

“大哥不愿意就算了,反正这天下间的美色多了去了,后宫里的莺莺燕燕不就是现成的?就是不知道这李从嘉的味道跟那些留下来的女子相比,是否更加别具一格呀?啧啧,算起来这李从嘉先是受宠的皇子,将来又是一国之主,唉……这身份,的确是要敬而远之的!”

赵廷宜从小跟着赵元朗长大,学了不少揣摩他人心思的法子,尤其是对着自家大哥,更是一针见血的提及着什么身份、受宠之类的字眼,直直刺激着赵元朗的底线!

果然,最忌讳别人说自己不受父母宠爱,身份卑微的赵元朗面色虽是不改,但紧握的手背上已经蹦起了青筋,就连一旁时不时装聋作哑的陈老也无声低头,生怕主子的怒火殃及了自己这条小鱼来。

“将来的事情谁说得准?皇子也好,皇帝也罢,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就连我们宋京国明日的皇帝是谁都说不准呢,更何况是宋京国未来的皇帝?你说呢?”面带微笑望着赵廷宜怼回去的赵元朗,也算是给装作背景墙的陈老提了一个明确的指示。

“看来大哥是要动作了?”赵廷宜看着自己一箭双雕的成果,深感满意道。

“这可不是什么小动作,千军万马在手,便是黄袍加身之时!这样的动静岂能轻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