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二十二章守护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4 2017-04-27 12:05:35

  皇甫冉看着挂啦在马车上露颗脑袋,满脸是汗水的小皇子,瞪大的眼睛有点不敢相信,却被小皇子的吼声给拉回了思绪……

“喂喂喂,你赶紧让我出去,我要去取几坛子好酒,那个什么……回来后分你一坛子呗!”好说好话的钟隐此时倒是还挺懂得人情世故的,这一嘴分官话说的极溜。

“不敢不敢!既然您也是去取酒的,还就快去快回吧!”皇甫冉一听,就知道这位小皇子的酒瘾又犯了,但是人家他老爹也没说不让自己儿子喝酒呀?作为臣下的他只好默然让道喽!于是,这样一番打岔过后,皇甫冉竟然连马车都忘了检查,就看着这位得罪不起的小皇子一路叫嚷着出关!

而在马车里已经被忽视也自行忽视的赵元朗却是险险的逃过此节。俗话说:大难不死并有后福的话也算是在赵元朗的身上……应验了!

“停停停……”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的钟隐立刻跑到那一地的酒坛子面前大手一挥道:“这些酒,本公子都要了!”

此时,这荒无人烟的关外只能听见这一声大吼,稀稀拉拉的几人都瞅着这位身着华服的贵公子!

“哦,这不是钟公子嘛,这么多酒您的马车也放不下吧?”

“谁说的,我的马车大得很!”一回头伸手指着马车的钟隐,这才堪堪想起:咦?这马车里原来的那个人呢?

“呵呵,公子想要,那我就全都送给公子喽!”

说罢,不等钟隐回神,原本还未在一地酒坛子身边的人群,竟然全都……不见了?

“喂喂喂……”看着那些人迅速撤离的钟隐,顿时困惑了!

“这是……怎么回事?”

“小皇子……小皇子!”从关内追来的皇甫冉驾着马匹一路追出关外,而回身望去的钟隐却是吓傻了眼……这……这阿笙怎么在这儿?

“玉侍卫,那我先去追人了,小皇子就交给你了!”

“放心!”

这一群人中,打头的两位,在高大的骏马的上拱手相视,看的钟隐有点小醋,只是下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够傻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美色啊……

“阿……笙……”看着说话都打颤的钟隐,玉笙寒浅浅一笑,转身吩咐着尾随的两位士兵开口道:“这些好酒是小皇子犒劳边关将士们的,你们赶紧把这些美酒都搬回去吧,等着你们将军把贼人捉获也好庆功!”

这得了吩咐的两位小士兵,高兴地道谢。在钟隐肉痛的目光中将这一地的酒坛子都搬走了,好在这一幕钟隐还不用看的太久!

“啊!”被玉笙寒从地上拽到马背上的钟隐,惊叫一声,接着就被刮过脸颊的风声给封住了嘴巴!

“阿笙……阿笙……”明显犯错且知道自己犯错很大的钟隐只能唤着自己身后那人的名字,试图缓解一下……

不过,上当一次可以,绝对不会上当第二次的玉笙寒却是充耳不闻,他现在只想将怀里的人狠狠地、使劲儿的……揍一顿!暴揍一顿啊!

从雍城到皇宫,通过玉笙寒那满腔怒气从而加快不少的骑马速度之后,钟隐已经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背扛回了嘉苑内,过路的人见了都闻声问一句,于是玉笙寒依旧是笑的和蔼道:“小皇子练习骑射,累了!”

于是,这话传到帝后二人的耳朵里时,还甚是满意的表扬了一通……当真是乌龙啊乌龙!

“啊……”

此时在嘉苑内哀嚎的钟隐被玉笙寒拆了骨头重新拼装,那绝对是打死也不敢……犯错了!

“呜呜……好痛啊……”看着自己被揍得一道红一道青的痕迹,钟隐不停地撒娇道。正给他上药的玉笙寒却是阴测测的眼神瞪道:“疼……吗?”

被那眼神抖了三抖的钟隐立刻捂着小脸改口道:“不疼!”

“哼哼!”

而那厢,已经借着钟隐的马车顺利出关,且趁着钟隐下车跟陈老说话之际,成功逃离边关的赵元朗,已经被自己的手下簇拥到了安全地方,尽管在半路上听见消息的玉笙寒杀了一个回马枪,并给皇甫冉通气捉拿赵元朗,但这只是个计划而已,倘若所有的计划都能够成功的话,那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计划了!

“你说什么?”拍案大叫的皇甫冉听见自己手下小兵的汇报,心中暗道一声:该死!

“将军息怒,这也是今日才知道那酒馆的老板是宋京国的探子,此次他们新君刚刚即位,估计也就是回去认主子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因着这十几坛子酒,而彻查到底的皇甫冉竟然得到了这样的消息,顿时觉得应该上报,对于这没什么眼光和算计的废话挥手不理。

“那这酒……”前来汇报的小兵眼馋的不肯离去,厚着脸皮堪堪问道。

“行啦,既然是小皇子留下的,那你们就拿去吧!”深知这些小兵心思的皇甫冉接着命令道:“一人喝一碗就行了,别喝醉了,还要看守城门呢!”

“是是是……多谢将军,那小的给您留一坛子?”

“都拿走,本将军可不喝酒!”

“好嘞!”

看着高高兴兴离去的小兵,皇甫冉可是一点也不高兴起来,铺开纸,沾上墨汁开始写奏折,将自己的所知所闻都一一上报,唯独对小皇子出现在边关要酒的时间堪堪略过,至此,顿笔思考的皇甫冉回想到今日白天发生的事情,好一阵神思恍惚……

原本是打马回宫的玉笙寒在路上听见你个巡城的小兵说自家将军要捉什么贼人,玉笙寒就勒着马多看了一眼,这一看倒是心惊不已,原来这画像上的人可不就是那个胤义酒馆里喝酒的赵氏兄弟里的哥哥?

于是,立刻换了方向的玉笙寒就在钟隐之后来到了城门口跟皇甫冉交待一番,再闻声望去之际,就看见钟隐的身影,以及从那个从钟隐马车上溜出混迹在人群中的背影!

“皇甫将军,那人就在其中,我保护小皇子回宫,你带兵去追,但希望将军对今日小皇子一事决口不提!”

皇甫冉看着自己眼前这位年轻俊逸的侍卫,以及他身上的那股气质,不知怎么有点出神的……答应了。

“将军……将军!”门外传来的叫声打断了皇甫冉的回忆,起身开门的他看着自己派出去搜查胤义酒馆的士兵急声问道:“怎么样?可有什么异样?”

“回将军的话,那酒馆里什么也没有了,书信字迹一类的都没有,后厨只有酿酒做饭的灶具,阁楼上的房间内虽是有住人的痕迹,但却没有留下任何物件!”

“嗯……意料之中的!”

沉吟一番后,皇甫冉缓缓道出,挥手让那前来的汇报的士兵退下,自己叹口气接着写那封未写完的折子!

直到后来,皇甫冉才明白今日那玉笙寒的做法究竟是为何,尽管他当时只是为了保护小皇子,但谁说他没有间接保护了自己?昔日受宠的皇子变成了新帝,而自己也变成了一堆尸骨的忠臣!此乃后话。

此时已经回到了大军驻扎之地的赵元朗,被田米和木阳两位久违的手下簇拥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商量着废旧立新的事情,这皇朝的更替就这样在睡梦中完成了……

一夜酒醉,尚未清醒的赵元朗被自己身上的黄袍刺得有些缓神……

“拜见皇上!”

十几万士兵,两位虎门上将,一位亲弟弟,数位谋臣之士,齐齐跪拜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于是宋京国在这一天改了姓氏,换了门庭,顺势而为的赵元朗就这样坐上了高头大马直逼皇宫内那孱弱的妇孺!

不论是害怕的三岁稚子还是流泪无奈的太后,均是俯首帖耳的迎接这位战功加身、赤胆英雄、谋略惊人的新帝——赵元朗!

“赵元朗?”

此时在南江国得到消息的皇帝李景通望着自己手中的奏折,心中的滋味那是又惊又痛!

“皇上!”弯腰捡起地上奏折的徐铉宰相,同样皱着一张老脸开口道:“这赵元朗当真是无耻之极,趁着周室后代的孱弱,竟然趁机而入改朝换代!真是愧对周荣在世时对他的信任!”

“无耻之人却也是胆大之人,若是他称帝,那我们南江国离灭亡就不远了……”

“皇上……”

看着龙椅上的帝王捂着胸口疲惫不堪,徐铉立刻高声叫嚷:“快来人……皇上晕倒了!快传唤太医!”

徐铉宰相这一迭声的叫嚷,穿过层层宫殿大门,整个皇宫再次进入沸腾中!

哀嚎的……痛苦的……心疼的……惋惜的……窃喜的……各人各态皆有之……

“父皇……父皇快醒来呀!”

“小皇子莫心急!皇上这是毒火攻心啊!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清醒!”听着钟隐的哭喊,一旁侍奉的老太医堪堪解释道。

在身后无声的玉笙寒却想道:“这老太医是怕这小皇子一不小心把皇上给摇散架了,才这么着急的制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