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二十五章治国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96 2017-04-28 21:06:37

  “皇上驾到!”随着黎公公的高声唱喝,在文武百官的三叩九拜之中,李从嘉身披龙袍稳步迈入这经历了第三任皇帝的乾坤殿,落后一步的是一声簇新官服的玉笙寒,此时的他已经是皇上身边的第一侍卫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彼此之间要永远永远的陪伴着!

“众卿平身!”稳坐龙椅之后,李从嘉说着练习了一整晚的话,听起来颇有几分君王的气势,趁着大臣们下跪的功夫,玉笙寒和李从嘉偷偷眨眼,点头示意他的完美开场。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黎公公甩着拂尘站在李从嘉的下首位上接着高声叫道,这第一次正式的早朝就徐徐的拉开了序幕,只是此时的危机关头,可算不上是“徐徐”二字了。

“臣启奏!”最先出列的,永远是任劳任怨且历经三朝的老臣徐玹宰相。

“准奏!”李从嘉有点紧张的对着徐老宰相堪堪点头道,手心里顿时冒汗的不知这位老忠臣会开口说点什么。

“谢皇上!臣认为,此时我国新君即位,正是彰显皇上威名声望的好时机,为了稳固百姓和江山,皇上应该免除杂税,大赦天下,并充实后宫,延绵子嗣!”

直到听完最后几个字,玉笙寒已经变了脸色,没想到第一天上朝就遇上了自己最不想且最无能的事情……子嗣!

“呃……这个,大赦天下是应该的,免除苛捐杂税也可以,但是充实后宫就不必了吧……孤还年轻呢,应该先以国事为重,那个宋京国不是也刚刚改朝换代吗?咱们应该跟他们多多比较一下经济实力和军事经验,而不是什么女人孩子的小问题。”

被恶补了一晚上的李从嘉,一开口倒还是有点墨水和风范的嘛……听得下面的大臣一愣一愣的,就连徐老宰相也没想到这位一向不理朝政且没有正经学**王之术的小皇子会有如此精彩绝伦的表现,一时间,倒是忘了反驳!

“还有别的事情要上奏吗?”

看着下面的大臣好一阵无语后,李从嘉只好在递给玉笙寒一个得意的小眼神后,亲自开口问道,这才惊醒了众人,理一理自己纷乱的心思接着开口……

“臣启奏!”

“准奏!”看着这位老夫子,李从嘉的脑袋里堪堪回想一番,发现此时正是礼部侍郎王大人,便顺手挥袖道。

“谢皇上!今日礼部收到一封由宋京国国主赵元朗亲笔修书,由其外交使臣送至我国境内,其在心中表示慰问书信和吊唁!”说罢,就从袖中取出书信,由黎公公下殿捧上呈给李从嘉过目。

“嗯……知道了!”匆匆翻过的李从嘉顺手将这封表达两国友好之情的书信转交给了自己左侧的玉笙寒。

而还在殿中跪拜等待回话的王大人却是……傻眼了,半响才硬着头皮道:“敢问皇上,如何回信?”

“咦?你是礼部侍郎,那就按照礼节和规矩再修书一封,让那个使臣带回去不就行了,怎么反倒问起孤了?”说得甚是有理的李从嘉反将一军,让这些原本对他不看好的大臣们一个个的都耸搭了脑袋,只是我们这位礼部侍郎有点执着的再三问道:“可是皇上,这宋京国向来比我国实力强大,往常我们可是……要……送礼的……”

许是这位礼部侍郎自己也深感害羞,以至于后面的话越说声音越小,李从嘉拧着眉头,仔细听完后,更是疑惑道:“这真是奇怪,孤只听说过别人给出事的人送礼慰问,这怎么到了王大人的嘴里却是反过来的呢?难不成以后王大人家里若是有什么红白喜事,也要给别人一一送礼吗?那敢情真是……大方呀!”

“哈哈哈……”此话一出,有龙椅之上的李从嘉率先带头大笑,下面的大臣也就跟着应景般的笑呵几声,算是给这位年轻气盛凡人新帝几分脸面。

“皇上说得有礼,这宋京国以前是欺负咱们欺负惯了,眼下咱们可不能再示弱了,一切都得硬着来!”

“皇甫将军这话说得真是不痛不痒呀!那宋京国可是有着千军万马的军事大国,就连契丹族那般威猛的民族都被打败了,更何况是我们南江国这山清水秀的江南部落?”作为光禄大夫的张博在皇甫冉出言之后立刻跟着反驳道。

“张大人怎么总是喜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这宋京国固然强悍,但我们南江国也不必卑躬屈膝!老臣跟皇甫冉将军一样,同意皇上的做法!”同样身为光禄大夫的吕程立刻怒怼回去。

看着这一来一往、一唱一和的大臣们,李从嘉终于明白你为何以前自己总是看见父皇很疲倦的坐在龙椅上,果然,坐在这龙椅之上的人就要承担比龙椅还要沉重的责任!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既然王大人这位礼部侍郎做不好的话,那就由……”

“启禀皇上,老臣认为这件事可以由礼部尚书庄兰大人去做!”在适当的时候,徐老宰相堪堪提醒着断了后话的皇帝,也算是对李从嘉的表面默默地认可!

“对,就让庄兰大人来办吧!”

“是,臣领命!”听了皇上的命令,庄兰立刻闻声出列俯身拱手道。

“咳咳……那还有别的事情吗?”事已至此,已经感觉疲劳的李从嘉不得不拉长的鼻音,终于爆发了一点真实秉性,听得身旁的玉笙寒立刻低头浅咳……试图提醒着座上的皇帝继续忍耐。

“臣启奏!”

看了一圈后,皇甫冉盯着座上皇帝的不爽眼神,拱手心虚道。

“准奏!”

“谢皇上,臣认为宋京国此时也处于内乱之际,我国正好可以利用此时加强边界的防卫,加强内宫里宫外奸细的搜查,并对军事队伍进行征兵训练!”

“嗯……征兵训练?咱们现有的兵力如何?”听完皇甫冉的报告,李从嘉支着脑袋皱眉问道。

“回皇上的话,我国现有的军队分三部分,第一且是主力的是争野军,常年负责边界的纷扰,很有战斗经验,其人数为三万人;第二是守护皇都的精兵铁骑,主要负责皇都内外的安定,其人数为一万人;第三是皇上身边的御林军,专门负责皇上的安危,共有五千人;一共是四万五千人!”皇甫冉的声线清朗又严峻,让南江国的皇帝和大臣都听得一清二楚,让大家都明白了,如果国家有难,他们能依靠的就是这四万五千名士兵!

“这件事情……孤要仔细算计一下,下朝后请皇甫将军到御书房来商讨吧!”

长袖一甩堪堪离去的皇帝,留给了众人一道清俊坚挺的背影,只是这道年轻的背影之后却透漏着害怕与彷徨!

“是!”

“退朝!”看玉笙寒跟着皇上身后离开,这才回神的黎公公猛然高声一喊,众臣也跟着松口长气……这一日的早朝,当真是比之前的数十年还要辛苦啊……毕竟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嘛……

“呼……累死了!”一到没人的地方。李从嘉立刻暴露了本性,甩掉头上沉甸甸的皇冠,脱了脚上厚重的龙靴,刚要解开外面的龙袍,就被玉笙寒制止住:“别,你忘了皇甫冉要来?”在后面替李从嘉收拾的玉笙寒,将手上的皇冠放在御桌之上,再将靴子塞进御桌之下,挑眉提醒道。

“好吧好吧,我先靠会儿……”连自称都懒得说得李从嘉捏块点心放在嘴里,舒服的就差呻吟了……

“皇甫冉说得没错,一会儿他来了,你先问问这些兵力如何,一人能够挡几人,再问问招兵训练的具体事项,最后让他写一份详细的奏折呈上来,明白吗?”

“知道了……我刚刚在朝堂上说得不都按照你之前给我准备的那样说的嘛……还行吧?”

看着李从嘉那一副等待自己表扬的表情,玉笙寒瞄一眼门外动荡的一片,迅速的踮脚在李从嘉的脸上偷个香,手上又不安分的捏一捏那双小白嫩手,这才羞得李从嘉乖乖脸红去了。

“皇上!皇甫将军前来拜见!”

“咳咳……”立刻摆正姿势,揉揉自己发红的脸蛋后,就对着门外前来报告的黎公公大声道:“叫他进来!”

“是!皇甫将军请!”

趁着黎公公退出跟皇甫冉说话之际,玉笙寒突然想起点什么,“嗖”的一声又趴在李从嘉的耳边说了句:“再问问他还有别的可塑造的将军否?”随即就在皇甫冉迈步进来前一刻又反身退后在李从嘉右手位,脸上严肃清冷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倒是被玉笙寒这一来一去的动作弄得心痒难耐的李从嘉再次忍不住脸红了……

“臣皇甫冉拜见皇上!”

“咳咳……平身!”

“谢皇上!”

“敢问皇甫将军,我国的四万五千名士兵实力如何?可否以一当十呢?况且新兵训练之事还请将军细说一番?再者,将军认为我朝堂之上还有其它可塑之将才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