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二十六章内派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3 2017-04-29 19:53:45

  不知是李从嘉害怕皇甫冉看出点什么的心虚还是害怕忘了玉笙寒对自己的指教,于是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齐齐砸在皇甫冉的脑袋上。

“这……”拧眉思考的皇甫冉早就将原本对座上新帝的看法翻了新篇,听闻这番问话,自己心中开始细细思量道:“回皇上的话,我国现有的四万五千名士兵只能以一当一,无法做到以一当十,毕竟宋京国年年征战,他们的士兵早就是杀人无数的老将了!”

“嗯……孤明白了,你接着说!”

“是!那臣再说说征兵的事情,之前徐老宰相也说过免税的事情,其实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发扬大家主动参加军队,这样一来老百姓不仅不用上缴纳税还可以获得不少军饷,就更加壮大我们的队伍了!”

“那应该招多少士兵呢?是每个城、县、村,都要征吗?”

“具体人数臣会做一份详细的报表呈给皇上阅览,至于人数一事,当然是越多越好!”

“嗯……也不能太多了,毕竟那些平民老百姓也得需要男孩子养家糊口嘛!”

“是,皇上明鉴,臣会适当的!”

“好!那你再说说这朝堂内外可否有能人志士如同爱卿一样,为我南江国出征讨伐!”

“回皇上的话,臣跟其他大臣并不相熟,所以也无法判断,但臣认为臣的副将郭晋是个可塑之才,若是皇上有提拔大臣之心,还请皇上给他一个机会!”

“嗯……这件事情孤会好好考虑的!”

“那臣先在此谢过皇上了!”

“别……先别急着谢,等你把奏折写好呈上来之时顺便带着那位郭晋副将前来面圣,让孤斟酌斟酌吧!”

“是!臣领命告退!”

“嗯!”

待皇甫冉恭敬退出后,李从嘉这才将一直藏在龙袍之中的双脚给堪堪抬放在御桌之上,软骨头一般的摊在身后的椅子上,拖着长音喊叫道:“累……死……啦……”

“这才第一天你就喊累,那以后可怎么办?”玉笙寒活动着自己已经站了一早上而成为木头杆子的身躯,心中一阵感叹:神啊……本王上辈子还真没站过这么久……

“凉拌呗!反正有你给我补课,那些大臣们可是听得傻眼呢!”还处于自我兴奋状态中的李从嘉,一副小少爷的模样舒服惬意的吐着长气,晃着长腿,更是抖着小心肝!

“只靠我可不行!你这唬人的架势等多用三天,你看着,越往后那些大臣越来劲儿,就从今日的局面来看,就能看出这朝堂之上的不臣野心!”

“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他们不都是被我唬得服服帖帖的?”听了玉笙寒的话,李从嘉有点不置信的坐正了身板,拖着下巴趴在御桌上等待聆听玉笙寒的教诲!

“今日的那个张博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据说先皇在的时候,他就时常挑刺,但因他为人圆滑,一时也揪不出他的错误来,于是就始终让他担当这样一个光禄大夫之职,当真是可笑!”回想着早上的情形,玉笙寒一眼就能看穿那人的猥琐之气,此时说来更是无限的鄙视!

“既然他那么没用,为何父皇早先不罢免他?”看着玉笙寒的表情,李从嘉也觉得此人不堪重用,但转念一想后再次开口疑问道。

“先皇并不是雷厉风行之人,驭下太过柔和,很多大臣就是看重这一点才总是无所事事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位张博大人了!”

“哇……阿笙你懂得真多!”

望着李从嘉那依旧是一张充满稚气的面庞,玉笙寒摇摇头……笑了……这一笑,让李从嘉的心里顿时开满了鲜花!

“阿笙……你……你笑什么?”

“笑你傻呗!”近前搂着怀里的人偷个香的玉笙寒只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了,管他什么国家大事,管他什么臣子野心……此时此刻,就尽情享受吧!

毕竟这两人也是奋战了一宿,玉笙寒将朝中的事情捡着大概和重要的地方讲给李从嘉听,好在这位小皇子虽是懒散却不愚笨,这才有了今日的“战果”!当真是不易呀!

待门外的黎公公看着天色已经临近午时,却还未见皇上传膳,于是就近前询问,却不想,这皇上正趴在软榻上睡着了,而玉笙寒则是靠在软榻边上也睡着了!

“唉……”已经年过五十的黎公公看着这两个孩子,暗叹一口长气,随即轻手轻脚的离开。只是在他离开之后,刚刚还在地上的玉笙寒……又……再次翻身躺回软榻之上了……

虽说李从嘉这赶鸭子上架的登基方式让很多人多不甘示弱,甚为忐忑……例如高官之职的徐老宰相,在他眼里这李从嘉当着还是个没长大没玩够的孩子!

又如在他的二哥李从善的眼里,那则是抢了他皇位的敌人,这位南王因刺杀胞弟的罪名而被先皇帝李景通罢黜了头衔流放在了凛洲,但人家总是还有口气在,有条命存活,这本性难移的性子当真是……不好说呀!这杀个回马枪的架势还是很有可能的。

再如这远在宋京国皇都的皇上赵元朗,以及赵廷宜。

“没想到这个李从嘉还有点本事?”

赵廷宜捧着手上搜罗来的消息,嘴角不屑的牵起说道,明显是对于李从嘉封玉笙寒为第一侍卫的事情深感不快!毕竟越是有身份的人,他这个小王爷就越难搞到手!

“不过是新帝上任三把火罢了,且观后效吧!”御桌前坐着的赵元朗顿着手中的细笔,状似无意的接话道。

“当真只有三把火吗?不过话说回来了,若是这个李从嘉太能干了也不好,大哥以后的攻南计划如何进行?”

“攻男?”这下,赵元朗总算是抬起双眸直直望去了。

“是呀!怎么大哥不打算攻打南江国了?”

“哦……当然准备了,这一统天下的机会可不是轻而易举就放弃的,况且……要美色之前得先要江山才行!”

“嘿嘿……明白明白……小弟十分明白!”

“明白就好,赶紧把你派去南江国皇宫内的探子撤回来吧!”

“大哥!我……我是为了以后提前撒网呀!”

“此时正是新君即位,宫中上下幡然一新的时刻,你此时送去的人都会成为弃子的,送了也没用,还是留给以后好!免得浪费!”

“哼!大哥是怀抱美人再遥望美人,这等胸怀我可没有,我只想着南边的一个美人!”

“若真的只是好色,那就随你挑选,只要不过分都可以!”

“大哥!你知道我说的谁!”

“我当然知道,玉笙寒嘛……只是暂时你还是别想了!”

“为什么?为什么大哥不赶快去攻打南江国,我愿意做第一先锋!”

“你愿意?你愿意也要看看别人愿意否?”看着自家小弟这一连倔强的神情,赵元朗堪堪扔下自己手中的奏折和御笔,半是疲惫的苦口婆心道:“此时朝中还是不稳定的时刻,上下的臣子并未齐心,这样的场面我们如何再领军出征,别人随便来一计小阴谋,那整个江山王室都要丢弃了?再说!你在军中建立的威信始终不如田米和木阳高,那些常年征战的老兵老将们能听你的吗?”

被赵元朗数落一通后,赵廷宜面色冷清的干坐着,既不开口也不动作,赵元朗最清楚自己这个弟弟的秉性,不要说让他认错,就是让他改错都是难上加难,见此,也就挥挥手叹气道:“行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孤自有分寸!”

“是!臣弟告退!”

连个绊子也未曾打的赵廷宜直直往殿外冲去,那一股子带风的动作,可真是让赵元朗倒吸一口凉气!

“咦?小王爷……”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下一刻就进殿前来的陈老望着正背对着门口而立的赵元朗,拱手俯身拜见道:“皇上!”

“嗯……”不知是不是被气的,这声音听起来让人有点胆颤。

“皇上……小王爷他……”不明所以的陈老犹犹豫豫的提问道。

“陈老,你帮我看着他点,别让他惹是生非!”皱眉吩咐的赵元朗这才转身坐回自己的龙椅之上。

“是!属下明白,定不会让小王爷胡来的!”

“嗯……你办事孤还是很放心的,哦对了,你私下里把他派去南江国的细作都招回来,免得打草惊蛇!”

“啊?小王爷哪来的人手去做这样的事情?”

“哼!孤不曾给于他的,自有人会加倍的给于!”

听着座上之人的回答,陈老随即了然于心,揣摩着圣意接话道:“这太后也忒偏心了吧……这可是大事怎么能如此儿戏?”

“她的心向来都是偏右的,孤已经习惯了!”

“……”这样的私事,作为属下的陈老还是很知情趣的闭嘴不言。

“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朝中的要事吧!”缓过神色的赵元朗这才开始跟陈老谈论起国家大事来,这一谈又是直到深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