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三十一章上奏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5 2017-05-03 12:29:18

  以自己的手指挑去李从嘉嘴边的一抹肥油,在用柔软的丝绢细细擦拭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场迟到的午膳,接下来的事情可是最让玉笙寒头疼的,当然比玉笙寒还要浑身都疼的肯定是李从嘉喽……

咳咳……别想歪……人家是一个教书教的头疼……一个是学书学的更浑身疼啊……

来来来……板砖飞起啊……

“《国策》,治国之策本无甚细究之处,历朝历代都有相似之处,你我就要学习这其中的相似之处为我们自己所用,可明白了?”玉笙寒捧着厚重的一本《国策》,尽量用简单直白的话语讲解道。

“呃……大概明白了……那我们到底要学习什么?”李从嘉一巴掌捂着自己半张笑脸,一脸的包子褶子似得瞅着玉笙寒傻傻的问道。

“眼下,我们南江国和宋京国都处于一个整治内乱的时期,遥想当年三国时期,魏国在攻打兖州失败后,魏国的谋臣荀彧就曾提议自己的国主,要停战养息再一举出兵进军天下,而后面的结局也证明了,荀彧这位谋臣所言是正确的!所以,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平息内乱,整顿朝纲,将朝廷上的权利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中,唯有这样才能谈及什么兴邦旺国,才能在将来的战场上跟宋京国有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相信我,无论是在国内的朝堂,还是在边界的战场,我都会寸步不离的站在你身边!”

从迷迷瞪瞪到瞪眼愣神,李从嘉呆呆的听着这一席的话,他不明白为何玉笙寒总是这般严肃或者是担心,仿佛他们是没有明天的两个人,仿佛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此时此刻的他还不明白,但将来的某一天,当他明白的时候却是太晚了……

“哦……”相对于玉笙寒的神情亢奋,李从嘉则显得很淡定,或者说很无所谓……

“那我们先说说眼下的朝堂局势!”玉笙寒并没有因为李从嘉的态度就有所放弃,接着讲解道:“自从先帝开始,朝堂就有徐老宰相把持着,他拥有监管百官,执行最高权力的职位,所以宰相一派的人很多;其余的是皇甫将军一脉,因为是武官,所以跟文官走的不近,也算是拥有自己兵力的一个小集团;剩下的就是一些不入流的了,这些不入流的也分两类:一类是不办事的不入流,例如那个光禄大夫张博,但也有办事却官职一般的不入流,例如:以光禄大夫绿城为首等一些官员,我们要做的是看清他们每个人都是属于哪一派的,然后一边打压不属于自己的人,一边借机提拔归属自己的人!”

“哦……”

每每面对玉笙寒的长篇大论,李从嘉都只有点头应是,因为他着实不知道如何反驳,正如他什么也不懂的脑子一样……

“那好!我们明日就先提拔一下这位两次为你说话的吕程大人,至于剩下的几人,还需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宰相大人该罢朝了!”终于说道重点的玉笙寒比李从嘉还要大松一口气……毕竟对着一个时不时打盹的学生讲课,再好的老师也得……气死!

“嗯嗯……”从右手换到左手接着捧着自己脑袋的李从嘉,总算是换个调子开口了,玉笙寒瞄着对面那人已经打架的眼皮子,心软着抱在自己长腿上,停止了碎碎念叨……

碎碎念叨?那可是治国之良策啊……听不见玉笙寒心声的李从嘉已经呼呼大睡了!

这孩子,不是吃就是睡……当真是让这位大容国的女王爷心累呀……

这厢,黎公公按照玉笙寒吩咐的将彩笺从嘉苑里找来,仔细的交待一番后,就将她派到了礼部,专门负责给出嫁的两位翁主讲解礼仪知识,如此一来,这一步棋总算是先他人一步了,至于效果嘛……还得看以后了!暂且不提。

等黎公公抖着五十载岁月的身躯在宫中穿梭回来后,才发现自家的小祖宗刚刚用完午膳,忍不住就蹲在御书房门口开始训斥这些不懂得按时提醒皇上用膳的小太监们:

“你们整日里就会躲懒,什么叫皇上没传唤?皇上还不成时时都要嘱咐你吗?”

被黎公公耳提面命的小太监们,齐刷刷的站在御书房台阶下面,看着坐在台阶上休息腿脚的黎公公,一把老泪纵横的样子细数他们是多么的不尽职……感情这宫里的人,不论主仆,不论老少,都把这位皇上当孩子养呢!

将自己的奏折塞在袖子里款款前来的徐老宰相,老远就听见黎公公这心酸的教训,暗自摇头叹息:“唉……稚子当国,幸之不幸?”

不过眼下,不管是幸还是不幸,他这个宰相还都得操心劳累外加千叮咛万嘱咐啊……

“哎呦喂……”坐在台阶上瞅见徐老宰相前来的黎公公,立刻扶着自己的老腿颤颤巍巍的起身迎道:“宰相大人来了?老奴这就通传!”

“呵呵……有劳黎公公!”

这两人早就是十几年的旧识了,年纪也相仿,只是因为身份不同,平日里也倒未曾深交,不过眼下,玉笙寒听着黎公公的传报,真心觉得这黎公公是个可靠之人,毕竟同样是身处皇帝身边,最忌讳的就是身边之人齐齐联手,里应外合,那届时,他们俩人当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多谢黎公公,公公的腿怎么了?”不用说,玉笙寒已经开始向这位老奴示好了。

“呵呵……没事,刚才坐久了,有点麻……”对着玉笙寒的小声关心,黎公公笑的甚是舒心,毕竟像他和玉笙寒两人的年纪,就如同祖孙俩一般,外加上这位小皇上本就是他一路看着长大的,也就有点爱屋及乌了,对着玉笙寒,黎公公可是相当的信任!

“那公公可要当心点,凡事都让小太监们跑腿就行了,您老只管张口吩咐……哈哈……”说着就开怀的玉笙寒也把黎公公逗笑了,一张老脸褶子飞起的他一叠声的感谢着。

两人相携着从御书房内走出,先是让门外的徐老宰相愣了一愣,接着就是在徐老宰相的惊讶之中看着玉笙寒对他弯腰拱手道:“皇上让属下亲迎宰相,徐老宰相情!”

徐铉望着眼前这位年轻的侍卫,心中一顿波荡,虽然早年就听闻过这小子的忠心赤胆,但今日细看之下,才觉得此人可不止是愚忠武力这么简单,身为文官之首的他对于黎公公这样的太监只有保持面子上过的去的距离,却不曾如他一般亲近自然,但能够这样做的人,不是有所图谋,就是比图谋更远大的胸怀……

“宰相大人?可是属下说错什么?”玉笙寒半弯着腰等待着,半响不见这位老宰相迈步开口,随即也心思忐忑的笑问道,也唯有他自己知道脸上的笑容有多僵硬了。

“哦……请!”立刻回神的徐老宰相这才轻咳一声的掩盖自己的走神,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御书房内走去,身后紧跟而上的玉笙寒则是低头一笑,有些了然。

“老臣拜见……”

“徐老来了,快坐下吧,此处无外人,你我君臣之间何须这些虚礼呢?”一进门,话未说完的徐铉就被小皇上给堵了下文,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身为政治老手的徐铉更是不会不给皇上这个面子,尽管这位小皇上不是他心中所敬畏的!

“多谢皇上!”玉笙寒已经将准备好的檀木椅子放在了徐老宰相的身后,轻手轻脚的扶着他那一把老骨头坐下,而徐老却是盯着玉笙寒那双骨指分明,修长有力的大手,心中猛然想道:他刚才也是用这双手扶着黎公公的?

略一抬眼的玉笙寒看着徐铉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这老头的尴尬症又犯了,他们文人就是这般……洁癖!

随即收起自己手上的动作,重新笔直的站在李从嘉的身后,这才是一副坚韧不屈的第一侍卫模样,也好让徐老缓缓松口长气。

已经做好准备的李从嘉接着按部就班道:“宰相大人可是前来送折子的?不知大人对于早朝上皇甫将军的征兵、扩大军饷的提议如何看待呢?”

“回皇上的话,老臣认为,征兵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但至于增加军饷嘛……还需量行!”

虽是坐着,但还是拱手低头的徐老宰相,自然是错过了李从嘉和玉笙寒的一眼对视,早就知道他会如此回答的李从嘉,接着问道:“那徐老觉得这军饷该如何呢?”

“老臣认为,皇甫将军提议每位士兵每月的二两军饷提至五两的建议,着实让国库吃不消,改为三两还勉强可以支撑半年!”

“哦?三两?还只能发放半年?难道孤的国库就只有这点银子了吗?既然如此,那老宰相您怎么还能提议要老百姓免税的计策呢?”

用别人的话去堵别人的嘴,可是李从嘉最新的妙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