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三十九章认输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0 2017-05-06 17:42:19

  “皇上!皇上!不好了,大事不妙啊……”

“喊什么,惊扰圣驾和小王爷,你担待的起吗?”

门外一唱一和的两人愣是将这尴尬的静谧……打破了!

“进来!”沉默半响的赵元朗堪堪发话道。

“皇上息怒,小的……小的有事禀告!”已经是满身血腥的侍卫惊慌失措的出现在大殿之上,仓皇的说道。

“何事?你且细说!”

“是……回皇上的话,属下等人被委派护送太后出宫去皇家寺庙,然而谁知在半路却遭遇一帮土匪,他们不仅将随带的物品掳去,还……还将……”

“太后如何?你还快说!”听到此处,赵廷宜一副心痛的表情上前拽着那人的衣领问道。

“太后她被……杀了啊……”说完,那人就被赵廷宜一脚踹翻在地,翻个滚,呕吐一口鲜血,好在这口鲜血是真的不假。

“廷宜!”两旁的太监都不敢上前拉扯半是疯魔的赵廷宜,唯有稳坐龙椅的皇帝出现在他的面前,半跪在地上失落的他,一抬眼竟看见赵元朗脚上的龙靴,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龙靴上竟然沾染了血色!

“皇兄!”堪堪抬头的赵廷宜竟然落下两行清泪来。

“莫要伤心,孤知道你跟母后情深,但……不要伤了自己才好,孤已经派人去彻查此事,定要那些罪魁祸首付出惨痛的代价!”

“皇兄……臣弟多谢皇兄!”

“你我亲兄弟,何须如此,母后的后事还需你全权料理,算是圆了你对她的一片孝心!”

“臣弟多谢皇兄!”

于是,这两兄弟就这般心知肚明的说着睁眼瞎的废话,将这桩史上称为“杜氏惨遇”的案子给这般了结了。

“小王爷!”直至天亮才回到自己府邸的赵廷宜沉着一张黑色的脸,一路带风的进入自己的书房,门外看守的下人自是听不见里面的一点声线。

“噼里啪啦……”但是在书房内的密室里,赵廷宜却是真的……怒了……哭了……不管事情如何,他的母亲始终没有亏待过自己,如今人死灯灭,他却只能在这无人的暗室里哭上一哭!真是何等的悲凉啊……

“皇上!”

已经是早朝之后的时辰了,赵元朗换下了昨日的那身衣袍,半躺在软榻上,手边放置着关于太后杜氏的调查,厚厚的一沓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杜氏,经常私通他人,跟族内的叔伯均有不正当关系……”作为儿子,他无法面对这样的母亲,虽然他幼年不曾回家探望,虽然他从不愿意跟母亲亲近,但此刻的他,亲手杀了自己母亲的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竟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了……

三日后,举国下葬,满城白绸,浑浑噩噩,哭声不断……

赵廷宜守灵七日,当真是做足了孝子的模样。

“皇上,小王爷他……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了?”

此时,在御书房的灯火摇曳下,陈是手捧奏折,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堪堪道出。

“在这件事情上,他愿意怎么折腾都随意吧,孤也不是什么都管的!”

手中的御笔连停都未停顿一下,神色不该的皇帝随口说道。

“是!”陈是转而提及道:“那南江国的战事如何?”

“军队准备好了吗?”

“自然!”

“还是让田米和木阳先稳住吧,切记不要让别人看出点眉目!”

“是!”领命后的陈是犹犹豫豫了半响,还是忍不住问道:“皇上是……是担心被小王爷发现吗?”

“他?孤为何要担心他?”说到这儿,赵元朗才放下手中的御笔,双眸直直的盯着自己这位心腹问道。

“这……臣的意思是说……”

“有话直说!”看着陈是支支吾吾的样子,赵元朗皱眉冷斥道。

“是!臣是觉得小王爷会不会因为太后的事情而心疑什么……或者有什么举动?”

“这个你大可放心,说起来还是廷宜给孤提的醒,廷宜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但也是个感情真挚的人,你若怀疑他有所异动,那你需要证据,正所谓放心之心不可无,但害人之心不可有!”

“是……臣明白!”

“明白就好,廷宜劳累了这么多天,你去替孤送些补品,慰劳一下吧!”

“是!”陈老应声而去,唯余赵元朗一人坐在龙椅上略显哀戚,不是他心肠坚硬,而是他真的记不起来死去的女人与他之间的那点亲情了,就让有感情的人去哭吧!

南江国御书房内殿。

“这宋京国最近怎么总是有事情发生呢?”

“生老病死是常有的事情!”

李从嘉和玉笙寒两人均是握在软榻上,一人一个的捧着奏折阅读,遇到不懂的地方两人又齐齐商讨一番,此时已经是初冬的天气了,两人都懒得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取暖。

“可是……这上面说这位太后杜氏是被土匪劫持而死的!”

“土匪?在哪里?”

“上面没说……只是一语带过!”

“让我瞧瞧!”

伸手接过李从嘉手中的奏折,玉笙寒觉得这件事情看似并不普通。

“这宋京国内的土匪也太厉害了吧,竟然连太后也敢劫持?”近日被玉笙寒调教许久的李从嘉,已经变得甚有思维了,这一语中的的表面,也让玉笙寒欣慰不少。

“是呀!可见这消息够……假!”

“假?”

“没错,哦对了,既然两位翁主都已经下嫁给皇甫冉和郭晋了,那他们俩练兵征兵的事情也该汇报一下了吧!”

“嗯!皇甫冉今日的奏折已经说了,征兵的事情基本完成,练兵还需数月!”

“数月?估计我们没你那么多的时间!”

“为何?这宋京国刚刚葬了太后,可不会在此时出兵吗?”

“哼!谁知他是出兵还是出殡!”

“什么!”

惊叫一声的李从嘉,将手中的奏折堪堪落下,却被玉笙寒接住道:“放心,就算是出兵还需调兵遣将,你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阿笙……我……有点害怕!”

“别怕,早就跟你说了,生死有我!”

“嗯!”

不想宋京国的一场内斗,竟然引发两国都不得安生,一件件事情之后,这场不得不面临的战争,已经赫然立在众人的眼前了。只是,前朝起火,后院也跟着失火罢了。

“王爷!”

许是这段时日过的太快,当赵廷宜站在这座房门外时,他竟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是上辈子也来过一般。

推门而入,迈步而出。

“见过王爷!”此时是白日午时,正在用膳的人慌张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他。

“不要说话!”赵廷宜坐在那人的对面,清淡的来了一句。

“……”点头应是的人,在赵廷宜的示意下渐渐落座,但依旧是浑身打颤。

“我娘亲死了……我很……很难过……但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

赵廷宜一边摸着这张脸,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心里话,人人都知道他身为宋京国的小王爷,金银美女无数,但唯有他自己知道,年少的那颗心只为一个人动过,没有原因,没有为什么,只有……一见钟情!

或许是对当年的那一幕感到羡慕吧……两个年少的公子在喝酒,另一个拼命的劝,而对方却拼命地喝,他也好想有一个那样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于是……

“王爷醉了?”

“抬到床上去!”

在赵廷宜陷入沉睡中的前一刻,他的脑子里只听见了这两句话,蠕动的嘴唇,一遍又一遍的呢喃道:“玉……笙……寒……”

“皇上,这南江国的小皇帝还不算太过愚昧!您看!”说罢,陈是就将手中收到的消息递给赵元朗看。

“徐铉竟然被他罢免了?倒是有两下子,这个皇甫冉不就是当日追赶我们的人?”

“是,就是他,如今他娶了翁主,成了那李从嘉身边的红人!”

“意料之中的事情,也还算那位小皇帝有眼光!”

陈是听着皇上那话中带笑的声线,不知该如何接话,毕竟很多事情他都是看在眼底的。

“还有别的消息吗?”

“……暂时没有了……皇上想知道什么?”

“没什么,他的那个寸步不离的侍卫呢?”

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但心里终究还是问出了口,只是这问题却为难了陈是,半响皱眉道:“听说只是封了第一侍卫,依旧和往日一样,日日贴身保护跟随,并无其它!”

“日日贴身保护跟随?这还叫并无其他吗?”

这明显是捏酸吃醋的话,陈是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哼!这场仗真是该早点打!”

“什么打仗?皇兄要打仗了吗?”

不知何时,已经将自己收拾好,掩盖住情绪的赵廷宜一身清爽的出现在御书房外,依旧还是那副年轻气盛的模样。

“廷宜?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多休息几日吗?”

“呵呵……多谢皇兄体恤,但臣弟可不能只吃饭不干活呀!哈哈哈……”

仿佛真的是拨云见日一般的赵廷宜,一扫往日的不快,声声脆脆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