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章亡国

好色之徒 若水亭 1976 2017-05-07 19:00:56

  “廷宜既有此心,皇兄可不会推脱,等众位将军商议好之后,孤会带着你一起去南江国看一看那江南的风土和人情!”

“南江国?”瞅着赵元朗脸上的那抹笑意,赵廷宜心里很清楚的重复道。

“没错!那里不不仅有美酒美景,更有美色呢!”

“皇兄说得甚是,就连这任南江国的国主李从嘉,都是个极美的人!”

“他身边的那个贴身侍卫更是绝色呢!”

“哈哈……”

陈是听着这两兄弟在这里一唱一和的装腔作势,突然有一种自己回到了胤义酒馆的感觉,竟连他自己也恍惚起来呢!

此时在南江国的御书房内,李从嘉已经将皇甫冉和郭晋传至前来,一一问着玉笙寒提前准备好的问题。

“皇甫将军,新兵征收的如何了?”

“回皇上的话,已经全部完CD是身强体壮的年轻小伙子!”

“嗯!那你且说说现在我国的军队可有多少人马?”

“除去旧日里的老兵,加上新兵,可有七万人马!”

“七万?可是各个都能上阵杀敌的吗?”

“这……臣不敢欺瞒皇上,这七万人马里恐怕只有一半能杀敌!”

“才一半?那我们若是跟宋京国开战岂不是要坐等亡国!”

“皇上息怒!”被李从嘉这一声雷霆怒吼的众人,齐齐下跪求饶道。

只是站在皇上身后的玉笙寒却也堪堪开口道:“皇上……请息怒!”很想说“接着问”的玉笙寒硬是将后面的话给改了!

“哼!息怒息怒,这让孤如何息怒,我们都要成为别人的阶下囚了,还要息怒干什么?”突然即兴发挥的李从嘉,似乎被神魔附身一般,让众人都不敢多言一句,可着急的玉笙寒却还等着后面的问话好商量对策呢,哪曾需要他这般……胡闹!

“咳咳……皇上,眼下还是说说如何上阵杀敌吧,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属下定会护皇上周全!”不得不提醒李从嘉的玉笙寒变着法儿的提醒道。

“好!你们听听,孤的侍卫都能如此为国为民,更何况是你们这两位大将军呢,你们不仅仅是臣子,更是我们李氏一族的近亲,若是家国俱亡,你我颜面何存?”

突然觉得此时此刻,需要几道闪电和打雷为背景的李从嘉看着自己手边的茶杯、镇石、和玉玺,不知道应该摔了哪一个为警钟?

“是!皇上所言极是!玉侍卫所言极是!”好在,及时回神的皇甫冉制止了皇上脑中的想法,也挽救了一批古物啊。

“那好,孤再问你们,你们二人可否对敌的良策!”

“回皇上的话,臣和郭将军已经有了对敌的决策,已经写在此处,请皇上过目!”说罢,皇甫冉就和郭晋堪堪对视一眼,抬手从长袖中拿出一封提早准备好的书信捧在双手上,想必是上一次的征兵的事情让他有此举动吧。

“你怎么不早说!害的孤浪费口舌!”满心埋怨的李从嘉瞟一眼身后的玉笙寒低声叨道,玉笙寒见状,立刻上前接过此封奏折放在御桌之上。

“那好!待孤看过奏折后再与你们二人详谈,今日就暂且到此!”

“是!臣告退!”

待这两位大将军离开后,李从嘉已经摊开靠在龙椅上捧着这封奏折看的甚是……雨里雾里道:“这都是什么啊……”

“咳咳……”挑眉翻个白眼,玉笙寒清清嗓音提醒着李从嘉不要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好吧好吧……孤允许你和孤一起参阅!”估计演戏演上瘾了,李从嘉此刻竟然摆起了大架子!

“是!多谢皇上!只是属下目不识丁,还请皇上自行阅览!”

“我去……别呀,阿笙,我逗你玩呢!”

“哦?敢问皇上,属下是猫还是狗,亦或者是天边的一只雀鸟,竟然惹得皇上起了逗弄的心思?”

“神啊……我错了还不成,人家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斜睨一眼李从嘉那装着可怜样子的小眼神,玉笙寒心底一阵好笑,真相多翻几个大白眼出来。

“哼!”冷哼一声被拿走手中的奏折,李从嘉已经被反抱在怀里了,还是这个姿势适合他呀!

“如何?这上面怎么讲?”看着玉笙寒肃着一张俊脸,李从嘉已经垂涎三尺的观赏了片刻,还不容易压下自己昏君的心思,抖着小心肝堪堪问道。

“良策呗!还能是什么?”随手扔掉奏折,更是随口一附和的玉笙寒,当真是点了李从嘉的……死穴啊……

“阿笙,你……你好好说话呗!”撒娇第一招从此刻开始!

“我就随口一说哈!”

“别呀……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撒娇第二招接着继续。

“怎么能让皇上不敢呢?”

“嘿嘿……我也不是什么都敢的呀!”撒娇第三招……等等……这是……已经上手了?

“行啦!还是说说这行军打仗的事情吧!”严肃的不能再严肃的玉笙寒,硬是将已经伸到自己衣袍内的那双嫩白小手给……揪了出来,声音竟一丝未改的更加严谨了!

“哦!你说你说……我听着呢!”瞅着终于不生气的玉笙寒,李从嘉立刻老实的跟个孩子,哦不,他当真就是个孩子!

“根据各地的奏折上报,这宋京国的军队可是十万精兵,而这十万精兵还是赵元朗登基即位前的人数,现在恐怕不止了!”玉笙寒凝神说着,目光中无限的哀愁。

“十万……精兵?那……我们岂不是……”支支吾吾的李从嘉也被感染的害怕起来。

“我们会输的很惨,阿隐!”低头望着怀里的李从嘉,玉笙寒心底一派柔软,捏着手中这精致的脸蛋,摸着那双勾魂的眸子,神色悲戚的说道:“如果宋京国不出兵攻打,那我一定能保证慢慢叫你如何把持朝政,如何守住这江南一隅,但眼下,大兵即将压境,我们没有强兵强将恐怕你我二人朝不保夕了!这江山怕是要……守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