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一章长恨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300 2017-05-07 19:01:52

  “阿笙……”伸手抱着玉笙寒的脖子,李从嘉眼角湿润的说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

“我没有自责,我……只是担心你,担心我们的未来,你知道吗?这江山易主了,原来的大臣还可以扶持新主,原来的奴婢也可以服侍新主,唯有你我不行,更甚的是你不行,你是亡国之君,你要承受千百年的骂名,我不愿意你背负这样的骂名,我不允许别人这样……”

“阿笙,你别哭,我还没哭呢!”伸手抹去玉笙寒脸上的泪痕,这是李从嘉第一次看见他落泪,第一次看见玉笙寒眼底的伤痛。

“阿隐,我们……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就算打仗打不过,那我们求和,我们上贡,我们……”一叠声说着的玉笙寒猛然住嘴了,他身为大容国的女王爷,曾经也是读过诸子百家论史册的人,何曾不明白这一步退、步步退的道理,而这亡国的罪名也定是要付诸与李从嘉的身上了。

“阿隐……”此刻能紧紧相拥的温暖该是多么的留念,幸福来的太突然,于是,悲伤只会来的更突然!

“亡国就亡国吧,说实在的,我的确不是为君的好材料,我只想跟那桃花源溪的主人一般,坐在桃花树下喝酒、喝酒、再喝酒,阿笙不要笑话我没志向才好呢!”拍着玉笙寒的后背,李从嘉笑得轻松的安慰道,只是这安慰中却是满满的自嘲。

“能如同你一般想的通透的人却是甚少,谁道人生不可再喝酒了?你一定没喝过桃花酿的酒,那可是美味中的极品,若是我们也有一片桃林,我日日在桃花树下为你酿酒,你就夜夜陪我睡在桃花枝上可好?”

“睡在桃枝上,那岂不是……很冷?”

“怎么会冷,有我在,你还怕冷吗?”

“阿笙……你……你好不正经呀!”

“是吗?”

“嗯……”

难得这两人如此之下还能浓情蜜意,每每商讨事宜之后都会变得如此,不管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人生至少能在享受欢愉的时刻去大肆的享受,也不枉年轻一场……只是,无论怎么样的过往,在未来的某一天都需要……偿还,不论这未来的一天有多远,或者多近!

宋京国大殿内。

“皇上,田将军和木将军要小的带话说:已经将十万精兵全部准备妥当了,只要皇上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出兵!”前来递折子的小将双手捧上低头传话道。

“嗯!孤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收了折子的赵元朗并未着急打开,而是对着坐在一旁的赵廷宜开口道:“如今田米和木阳两人手中的十万精兵,算起来都是孤的亲卫兵,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曾跟孤征战过沙场,流过血出过汗,孤原本想着要好好将养他们,谁知还有这样一场大战!”

赵廷宜始终嘴角上扬的勾着,将赵元朗的此番话语在心中堪堪一转,了然道:“皇兄的意思我明白,是不舍得用这十万精兵去做先锋吧!”

“不错!你我都是上过战场的人,都晓得这先锋其实就是送死的道理,每每军中的先锋队都是死伤极其严重的,所以……”

“皇兄不必多说了,臣弟明白,臣弟手中有些新兵,都是这近两年来新征上来的,虽然还未曾训练有素,但也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臣弟愿意为皇兄做这先锋队,初出攻打南江国!”

看着赵廷宜坚定且肯定的神色,赵元朗这一招试探也算是完毕,转而笑道:“廷宜又胡说了,孤怎么能让你如此冒险,孤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能听听你的良策,你怎么反而揽事上身呢!”

“皇兄!不论皇兄是怎么想的,但臣弟认为,臣弟应该为皇兄做这一支先锋队,也让其它将军臣子们看看,臣弟并不是只靠着皇兄的庇佑度日的!”

话已至此,赵元朗也不便反驳,只好顺着此话说下去:“廷宜既然如此决定了,那孤只好随了你的意思,但记住,千万不要逞能呀!毕竟战场之上刀剑无眼!”

“是!皇兄所言,臣弟铭记于心,那臣弟就先告退了,待出兵之日,臣弟亲率队伍为皇兄开疆扩土!”

“好!孤在此大殿之上等着你凯旋!”

“是!臣弟先借皇兄吉言了!”

待这一副兄友弟恭的和祥图样散去,前来禀告的陈是则是瞅见龙椅上的皇帝堪堪出神,只好悄声问道:“皇上?”

“何事?”立刻出声的赵元朗,连眼神都没变,可见……

“哦……臣以为皇上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呢!”陈是被这样一捉弄,反而自己的脸上讪讪的。

“孤的确是在想重要的事情!”

闻言,陈是不敢多问,但不免好奇疑惑,却听到皇上接着说道:“孤一直觉得廷宜是一个有野心、有魄力、也有能力的人,曾经也有过在自己遇到不测之时,可以让廷宜接替自己的位置,但那时我们还是一方将军诸侯罢了,未曾稳坐江山天下,如今,孤已经斩杀了太后杜氏,他也没有庇佑之人,如同折翼的幼鹰,只能依靠孤这位最后的亲人,但孤又疑惑了,关于太后的陷害孤的事情,分明是廷宜告诉孤的,而以廷宜的智谋不可能不知道孤对太后的所作所为,那么他为何不趁此逼宫,不趁此昭告天下,他是在等什么?还是……还是真的没有异心?”

陈是仔细的听完,竟比赵元朗还要入迷三分,完全被陷入此等疑惑之中,深深不得自拔!

“算了……孤只剩他一个亲弟弟了,孤的两位幼子才年仅两岁,孤若是……出了事,这江山定是廷宜做主了,陈是!”

“是!皇上!”冷不丁被拉回心神的陈是立刻拱手道。

“记住孤今日的话,若真有那样一天,你可将孤的话昭告天下众人!”

“这……”犹豫的陈是在承受了赵元朗那道目光之后,低头拱手道:“是,属下记住了!”

“嗯……孤只希望廷宜他真的是孤的亲弟弟,真的是孤的好弟弟!”

出了宫门一路骑马飞奔至王府后,赵廷宜吩咐将府中的亲兵点将,又身着铠甲一路行至城外驻兵处。

“小王爷!”门口的士兵见了,纷纷上前行礼道。

“嗯!叫既白前来见我!”

“是!”领命的小兵立刻朝练武场奔去,而赵廷宜脚步不停的进入大帐内稳坐着。

片刻后,一名身穿戎装的年轻人掀起帐帘堪堪入内,这干净利落的动作自带一股厉风。

“既白参见小王爷!”

“嗯!平身!”

这既白是赵廷宜从众多新兵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本是想留在身边做侍卫的,却不想派上了此等用场!

“既白,你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本王的亲兵首领闲云,此番前来,本王是将你们俩人的兵和在一起训练,作为一支先锋队,跟随本王攻打南江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