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三章审问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3 2017-05-09 10:52:16

  “阿笙,我算是明白前朝的那些皇帝是如何当的了?”

“怎么了,只一日便有了感慨?”

听了朝堂上众臣子的不少奉承之言,无论是真心实意还是溜须拍马,至少也算是经历一回的李从嘉,颇有想法的躺在龙椅上说道,一旁的玉笙寒却还是在翻阅着奏折,毕竟他们面临的可是生死的大战。

“唉……不可说,不可说啊……”

“得了吧,少来这些没用的,咱们现在可要学学史册上的那些战争,如何以少胜多才是!”

“以少胜多?”

“不错!虽然我军只有七万人,且并不是各个能抵,他们有十五万,算起来足足多了我们两倍不止,若是论实力我们必输无疑,但是嘛……我们拼的可不一定是实力,更重要的是智力!”

“那我们究竟该如何?”闻言,也心思紧张起来的李从嘉堪堪坐好问道。

“你瞧,我根据皇甫冉上的奏折,已经史册上的记载,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真的,快说快说!”

反手将李从嘉按在自己的腿上,玉笙寒铺开南江国的地形图,拿起一根御笔,用竹竿部分在上面指点道:“你看这里,这是我们和宋京国的交接之处,雍城莲峰其实是一座长久未曾喷发的火山,史书上记载此山在近一百年前喷发过一次,那是还是十国之乱的时候,各个部落的守领本是打算交战,许是因为当时战场太过混乱,军队的烟弹和火流刺激了这座火山,于是……那一场山体爆发的大火可是烧死了无数生灵啊……”

听到这儿,李从嘉皱眉寻思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也要来一次火山爆发?”

“不错!”点头的玉笙寒堪堪和李从嘉对视一眼,神色严肃的接着道:“虽然此法过于凶险,但这是我们胜利的唯一法子,军队也因此被分为三部分,其一是撤换掉莲峰山下的所有百姓,布局此事;其二是在莲峰的雍城外埋伏,待敌军撤退之际我们立刻进攻一举而下;其三是留一部分守在皇都,以报城内的百姓安全!”

“哇……这法子真好!阿笙你好聪明啊!这下我们可有救了!”闻言大喜的李从嘉拽着玉笙寒的胳膊就差一蹦三跳了!

“好了好了,小点声,这可是均是机密呢!”伸手按着李从嘉的嘴巴,忍不住上前偷香道:“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做亡国之君的,而我也不会让自己去做亡国之奴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亡国了,你也别怕,有我在总会护着你的,咱们若是有幸逃出宫去,那咱们就随了你的心愿一起去隐居,若是不能我们就再想办法……可好?”

“当然好了!”身口咬着玉笙寒的手指,李从嘉红着脸蛋磨蹭道:“我知道阿笙对我最好了,我也不会离开阿笙的,我们俩人生生世世在一起!”

“呵……”轻笑一声的玉笙寒摸着手下的软绵细嫩,嘴角上扬的老高道:“今个怎么这么乖巧了,难得听你乖乖地说一次情话!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

“哼!”虽是害羞却还是忍不住横一眼过去的李从嘉,勾着玉笙寒的脖子不情愿的撅嘴道:“什么呀,受宠倒是真的,若惊就骗人了,你何曾若惊过?”

“呵呵……难不成我还要装一副害怕的样子不成喽?”

“呗!”

尽管在紧急关头,但始终还是挡不住这年轻人的浓情蜜意……

宋京国。

“小王爷,属下和既白已经将亲卫兵和新兵操练的差不多了,请小王爷阅兵!”

闲云单膝叩拜道,站在练武场高台上的赵廷宜伸手接过长枪高举空中道:“保家卫国上阵杀敌!”

“保家卫国上阵杀敌!”

随着赵廷宜的大喊,地下的一万士兵们也振臂高呼着,满场的将士都是一副激昂澎湃的样子,甚是鼓舞人心。

“很好!本王对你们信心百倍,你们虽不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但是在本王的带领下,你们都是勇猛直前的好男儿,你们跟着本王,本王就要带你们杀出一条自己的阳关大道,我们只要记住,上阵杀敌勇往直前!”

“上阵杀敌勇往直前!”

回荡在练武场的一声声口号,随着天外的云卷云舒到了皇宫内殿之上。

“上阵杀敌勇往直前!”伸手握着一份奏折,口里念着此话,赵元朗的神情倒是淡然的很,前来禀告的人被陈是挥手退下,自己独自站立在一旁等候着。

“廷议还真是长大了呢!依你看,他这一万士兵……如何?”放下手中的这封密奏赵廷宜一举一动的书信,赵元朗两眼凝望着殿外的一片浮云,堪堪说道。

立刻回神的陈是上前一步拱手道:“回皇上的话,小王爷此举……论为国分忧的臣子而言,此举甚是激励众人,守卫国家开阔疆土本就是臣子该为圣上考虑的事宜,但若是这心思别有他用的话……那臣也不好说了!”

“不好说?还是……不愿说……亦或者是……不敢说?”赵元朗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也似乎不打算听陈是的回答,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更仿佛是在自我揣摩。

而作为赵元朗心腹的陈是也聪明的不再多言。

空荡的大殿显得十分安静,安静的甚至让人有些……犯困!

“碰!”

“皇上!”

伸手将御桌上的奏折翻找着,被惊醒的陈是立刻应声道。

“没事,你帮孤把那封新收上来的密信找出来!”

“新收上来的密信?您是说……”

“没错!”

“皇上……”本想多言的陈是却在瞟见皇上投来的眼神后,悄然闭嘴,手上只是加速着动作。

“皇上找到了!”

“嗯!”接过陈是捧上的密信,赵元朗略略翻看一眼后,沉思半响道:“传廷议进宫议事吧!”

“是!”学乖的陈是自是不敢反驳一字,立刻领命离去。

支着脑袋靠在御桌上的赵元朗,握着手中的薄薄密信,窗外的阳光正好将书信上的一行小字照得清晰:“南江国……李从善……”

这厢匆匆接到指令的赵廷宜一路直奔进入皇宫大殿,俯身叩拜道:“廷议拜见皇兄!”

“起来吧……一起来看看这封密信!”神色、姿势均未变的赵元朗只是伸手举着自己手中的书信,语调淡淡的说道。

“密信?”闻言一震的赵廷宜随即开口道:“皇兄的密信……臣弟可不敢僭越!”

“关于此战的一些消息,想同你商量一二,你自己看吧!”

听闻此话,赵廷宜才算是放下一半心来,不为别的,只因他心中知晓赵元朗派人监视自己一事,还以为这是发现了自己什么秘密呢……

“是!那臣弟谢过皇兄!”

“何须言谢,你为我们此战付出了许多,又是操练新兵,又是将自己的亲卫兵都派上战场了,有你这位小王爷身先士卒,那其他人等更会尽心尽力了,届时我们大胜归来后,论功行赏自是不必言说,但更重要的是,廷宜你呀就是我宋京国真正的英雄了!”

半垂着眼帘的赵廷宜听着自家大哥这算不得是言不由衷的话,揣摩着话中的语调,谦卑的拱手道:“皇兄真是偏袒臣弟了,臣弟尚未出战,怎么就被皇兄带的如此高帽了?真是不敢当!”

“哎……瞧你,本该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怎么这般……谦虚呢,跟以往都不太相像了?”

听得赵元朗这捉摸不透的话语,赵廷宜心头一跳,闻着心神咽咽干哑的喉咙,不自然的答道:“皇兄说笑了,臣弟因为这几日操练新兵的缘故,也学习了一些,知道战场之上最忌讳的就是‘年轻气盛’四个字了,所以臣弟这才改掉了以往的毛病,为我宋京国尽忠!”

“呵呵……这就好……这就很好嘛……知错能改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相对于赵廷宜的心思紧张,赵元朗反而笑得愈发舒心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且看看这个吧!”

“是!”

上前接过密信,赵廷宜低头细看,心中愈发惊骇,脸上也表现的十分惊讶道:“这是……南江国的二皇子李从善?”

“没错!正是他的消息!你觉得这上面说的事情可否属实?”赵元朗收了原本的笑意,神色认真的瞅着眼前的这位自家小弟。

“这……”低头转转心思的赵廷宜堪堪说道:“臣弟认为这位被贬至凛州的李从善不过是穷途末路,有病乱投医罢了!”

“哦?怎么说?”好整以暇的赵元朗像是颇有兴趣的样子,双眼直视着问道。

“回皇兄的话,李从善此人是当年李景通跟一位不受宠的妃子所生,自小就不怎么受宠,他在宫中的时候也不过是处处受制罢了,前有李从毅,后有李从嘉,他何曾受过一丝关注?倘若如他所言知晓南江国宫中密道,那身为嫡子且是受宠的李从善而言,这等宫闱秘闻岂不是知晓的更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