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四章囚禁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51 2017-05-09 11:49:24

  “嗯……你所言未尝不是一番道理……”沉吟片刻,赵元朗闻声说道。

“是呀皇兄,我看着也许是李从嘉的计谋,毕竟他们是兄弟,就算是为了皇位有过矛盾,但也不至于通敌卖、国吧……倘若这个李从善真是如此之人,那我们更不该跟此等狼心狗肺之人合作!”

看到赵元朗的态度,赵廷宜立刻接着进言道。

“廷宜你说的没错,不过有一事你可能还不知晓!”缓缓起身的赵元朗来到赵廷宜的面前挑眉说道。

“什么?”暗道一声不好的赵廷宜立刻回想着自己刚才可有多说错什么。耳边已经响起赵元朗的后话:“孤已经答应这位狼心狗肺的李从善,待孤占领了南江国后,可由他担任这个附属国的小首领,所以嘛……”

“臣弟明白了,看来这个李从善真是侮辱了这个‘善’字呢!”不等赵元朗的后话说完,赵廷宜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呵呵……若是人人都如同廷宜你这般维护兄长,为国尽忠,那这世上岂不是少了许多麻烦事?反正这也是他们南江国的内斗,既然人家双手奉送这大好疆土,孤岂有不做收渔翁之利的道理呢?你且说是也不是?”

“不错!皇兄所言极是,是他们南江国的人监守自盗,我等不过是顺应天意!”

“哈哈哈……好一个顺应天意啊……廷宜啊,有你在孤的身边,孤甚感放心!”

“臣弟多谢皇兄信任,臣弟也不会辜负皇兄的信任,此战臣弟定会打个漂亮的头阵!”

“好!孤对你寄予厚望!”

本该是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好画面,却不想两人的心中都是一阵冷笑,毕竟对这两位赵家的兄弟而言,演技可是天生就有的,演戏更是自带的,什么兄弟情义,什么顺应天意,当这一切都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觉得有多么的讽刺!

南江国,御书房内。

“阿笙……你怎么还不睡?”从床榻上爬起的李从嘉,转脸找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用细看就知道,橘黄色的灯豆下有着自己心中的挚爱!

“你先睡吧,我有些事情还没做完!”玉笙寒头也未抬,接着阅览手中的奏折。

“阿笙……”又开始撒娇的李从嘉已经抱着锦被从床榻上转移到了玉笙寒怀里。

“哎呦……你慢点,腿都被你压断了!”

“是吗……哼!那你以后别抱我了!”

“怎么会……就算我不抱你,别人也抱不动你!”

“啊……你嫌我胖!”

“呵呵……好了好了,逗你玩呢!”

“哼!”

窝在玉笙寒的怀里,还在纠结这些小情怀的李从嘉,丝毫没感觉的一点战乱的气息。

“阿隐呀,我问你个事情!”半响后,听见头顶传来玉笙寒这道自带严肃的话音,李从嘉愣愣的抬头瞅着道:“什么?”

“你还记得那位被先帝贬至凛州的李从善吗?”

“二哥?”回过神的李从嘉猛然惊醒道:“他怎么了?”

“别激动!”抬手换个舒服点的姿势,玉笙寒这才缓声道:“他……眼下还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是我觉得奇怪罢了,你瞧,这是三个月前的奏折,说是李从善在凛州并不死心,四处游说,招兵买马,可是怎么眼下战事吃紧,危急关头他却没了消息?这不是很反常吗?”皱眉思考的玉笙寒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许是二哥也觉得眼下是危难关头,所以才……不再生事的!”李从嘉看着玉笙寒的脸色,不确定的回话道,只不过这里面的可信度却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的。

“不行!”半响后,玉笙寒拍掌叫道:“必须速速派人去调查此事,不能让自己人给毁了真个大事!”

立刻找出御笔的玉笙寒快速的在纸上写着什么,随即吩咐道:“阿隐,快点盖章,让人去查!”

“哦哦……”也意识到此事重大的李从嘉,立刻没了昏昏欲睡的心思,按照玉笙寒的吩咐,手下麻利的动作着。

正所谓,越是危机关头之际。越要体现出决策者的风范,这一次,更是千钧一发啊……

“来人!”

门口守夜的黎公公立刻被李从嘉从睡梦中惊醒,一脸打滚的跑进来问道:“皇上……”

“传暗卫!”

“是!”

听到李从嘉这般严肃的口吻,黎公公一个绊子也不敢打的立刻俯身而去。

身后的玉笙寒上前担忧道:“但愿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严重,我们先派暗卫是查看一番,若是有动静的话,就让暗卫就地斩杀了,若是没有也该严加看守!”

虽然对于杀害自己二哥的这件事情李从嘉心有余悸,但是……眼下却容不得他妇人之仁了……只好默默地点头。

“阿隐……这不是你的错,就是按照律法,他若是起兵谋反或者……通敌卖、国……”说到这儿,玉笙寒却是堪堪闭了嘴,凝了神……

“我知道……不论怎么样,二哥也会被处死的,与其让他一家人都死,倒不如只除去他一人……唉……二哥怎么就是想不通呢……”还在一旁自言自语的李从嘉,压根没注意到玉笙寒已经惨白的脸色……

“阿笙……你说我们要不要劝劝他啊……许是二哥一时糊涂呢!”堪堪转脸的李从嘉,这才注意到玉笙寒僵硬的动作和失魂的神色!

“阿笙?你怎么了?”傻眼的李从嘉拽着玉笙寒的胳膊一叠声问道。

“阿隐……通敌卖、国……你快想想……这宫中可有什么秘密是李从善知晓的?”

反手握着李从嘉的肩膀,玉笙寒无比激动地大叫道,吓得李从嘉也跟着他一起颤抖起来。

“秘密……什么秘密……我……”

“阿隐……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你想想看……若是李从善跟宋京国的皇帝赵元朗勾结,那我们岂不是不攻自破了,那什么火山爆发,终究是不顶用了啊……”

被玉笙寒这么一喊,李从嘉也意识到眼下的情况,可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秘密了……倒是把自己给吓哭道:“哇……阿笙……我……我真的不知道了……我不知道二哥他知道什么呀……哇哇……”

“皇上!暗卫已经到了!”不等李从嘉哭完,不等玉笙寒再次开口,黎公公已经出现在门口传报道。

“请他进来!”

眼下的李从嘉正背着身子抹泪,玉笙寒顾不上许多,率先开口道。

黎公公虽有疑惑,却也明白玉笙寒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更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也就转身回话去了。

“好了好了,暗卫进来我们详谈此事!”

“嗯嗯!”李从嘉一边点头,一边任由玉笙寒帮他擦干脸上的泪痕,委屈的小眼神瞅得玉笙寒一阵心疼……但更多的是……无穷无尽的担忧!

“暗卫首领慕言拜见皇上!”暗卫首领已经近前来拜见,干净利落的动作一看就是高手。

玉笙寒立刻对李从嘉使个眼色,李从嘉心领神会的咽咽自己心中的酸涩,随即开口道:“暗卫大人,这是孤给你的密诏,你携带密诏去凛州查看李从善的动向,他若是有异动立刻就地斩杀,若是没有也要严加看管,还有,注意他的文书往来,以及一切秘密事宜,一旦发现他跟宋京国有来往立刻汇报!”

“是!属下领命!”作为皇家暗卫,他的职责就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办事,一个字都不会多问的。这一点甚是符合玉笙寒的心思,也更是顺了李从嘉的心思。

“好了!”待暗卫离开,玉笙寒上前搂着李从嘉小声安慰道:“是我刚才太严厉了,吓着你了……是我不对……”

“不……阿笙……没事,是我不对,我……明白……我也是害怕了……”断断续续的说着,李从嘉反身搂着玉笙寒,紧紧地不愿松手。

此时的他们就如同那江水中快要干涸的两条鱼,相濡以沫且相知相守……

“阿笙……你说二哥究竟知道这宫中的什么秘密呢?”心思平稳后,李从嘉皱眉反问道。

“这个嘛……这就不好说了,他毕竟在宫中长大,要说知道什么,那可真是太多了,小到宫中的布局和人手,大到这宫中军队的人马和首领,不过这些……不用李从善告密,宋京国的皇帝赵元朗照样能派人查出来,毕竟这些都不是什么只有我们自己人知晓而别人不知道的!”

一边说道,一边也暗自琢磨的玉笙寒,将整个皇宫内外的事情都齐齐回想一遍,猛然惊叫道:“阿隐……我知道了……我且问你,这宫中可有什么……密道?”

“密道?那是什么?”瞅着李从嘉的眼神,玉笙寒的心算是放了一半,却也凉了一半。

“是一种通往宫外的隐秘小道,唯有皇室的人才知道,这李从善虽然是庶出,并不受宠,但不影响他在宫中的行走混迹,往往是这种不起眼的人才会知道更多难以想象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