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六章大病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5 2017-05-09 21:32:44

  “玉侍卫,老奴知道您心急,可……的确是没有啊,您一日问数次,老奴当真是……”瞅着黎公公的那张老张,玉笙寒滑下自己无力的双手,沉默的走进御书房。

难得李从嘉这次没有一进门就脱衣脱鞋的懒散着,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坐在龙椅上……沉思的模样。

“想什么呢?”玉笙寒上前堪堪问道。

“我在想……小时候的事情。”抬眼看着玉笙寒,李从嘉说得有些……苍凉。

“是想……先帝和先后了?”玉笙寒明白,越是这种时刻,越是能勾起人们对亲人的回忆。

“是……也不是吧……不过是因着二哥的事情,有所思索罢了。”

“哦?那你可思索出来什么了?”转身抱着李从嘉坐在软榻上,玉笙寒眉眼神情的凝望着说道。

“唉……往事如烟,能想起来什么呢?我年幼时受尽荣宠,父皇和母后都对我十分溺爱,就连当年的的太子哥哥和几个姐姐也十分放纵我的行为!”

“那……”闻言,眼底滑过一抹精光的玉笙寒转而问道:“那李从善呢?对你如何?”

“二哥他……怎么说呢,二哥跟我……从小就没在一起长大,我时常跟在母后身边,说实话,幼年时都不曾怎么见过他,只是稍长大些后,才在一起玩耍过,但……也不长久,并不甚清楚,只觉得他……为人很是谨慎小心,尤其对着父皇的时候,连一句多话都不曾有过,甚是拘谨!”

听着李从嘉这一段回忆录,玉笙寒可以脑补一番了:“想来这出生在皇宫帝王之家的孩子,总是要比普通人家早熟许多,就算是没有人刻意的指教,但孩子的天性本就敏感三分,况且是个皇子,这心性更是要高上一等了,李从善能有今日的做法,不光是命运所致,更是他自己做作呀!倘若他肯放一放自己心中的怨念,不要过于执着,那么兴许他倒是可以成为史册上名垂千古的英雄,可惜了……他偏偏要做一只通敌卖、国的狗熊!”

“算了……你也别多想了,相信暗卫总会传来消息的,现在我们的大军已经开动,无论这宫中是否有密道,我们都得前往战场,指挥作战了!”

“嗯……有你在,我去哪都行!”搂着玉笙寒的李从嘉将此话说得甚是动情,反而惹得玉笙寒轻笑一声道:“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应该是由我说出才对!”

“什么呀!你真当我是个娇滴滴的小媳妇了!”顿时不满意的李从嘉立刻从玉笙寒的腿上跳起道,活生生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好好好……是我口误还不好?”

“哼!”

甩手而去的李从嘉才不相信这等毫无诚意的解释,径自走到内殿去收拾,待大军驻扎之后,他们二人便要偷偷出宫了。

至于为何偷偷出宫,玉笙寒对李从嘉的解释是:“你算起来是南江国的最后一名皇室子孙,不论李从善的生死,他都不会登基为王,所以大臣们是打死也不会让你上战场的,况且这等消息一旦走漏,你我可都是要命丧黄泉了,所以嘛……我们偷偷的去,一来可以躲开这宫中密道一说,二来也可以给众将士一个鼓舞,三来更是给敌军一个惊讶,毕竟在众军中取首级要比在奴仆中取首级有难度的多!”

然而,玉笙寒的心里话却是:跟着军队走不论怎么样都还能保命,这宫中唯有老弱病残,若是密道一开,大兵压境之际,他一人如何抵挡数万人马?届时当真是要抱着李从嘉一起去死了!不过这些话,玉笙寒自然不会对李从嘉说,生怕吓着他。

于是,这宫中的事宜都被黎公公顶了下来,且又将剩下的琐事都讲给了吕程等大人处理,在大军出发的第二天,玉笙寒就和李从嘉轻装上阵的离开了皇宫。

只是没想到,两人这一离开,便再没有回来过。当真是此一别……永不再见了!

这是既李从嘉上一次偷偷出宫之后的第一次出门,而且还是出远门,出久门,于是这心情也是甚为兴奋的!

“阿笙……你看那处天边,当真是好美,若是能在那山上种一片茶园,也是不错!”

一路上,李从嘉不知说了多少这样的话,玉笙寒都默默记在心上,却不敢答应,只因他害怕自己没有命来答应,若是答应了却又做不到,岂不是伤情?

“你且坐稳吧,我要加快速度了!”玉笙寒虽是扭头顺着李从嘉指去的地方看一眼,将这如梦幻般的天色记住,但还是颇有些不解风情的样子回答道,惹得李从嘉一阵腹诽。

不过快马加鞭之后,被颠簸的脑袋晕晕的他也就不记得这等小事了。

“唔……”

夜深之际,好不容易在丛林中休息的二人,接着篝火煮些食物裹腹,被颠了一日的李从嘉抱着棵大树吐得不停。

“喝点热水压一压吧!”玉笙寒起身从架子上取下刚刚烧好的开水,倒一碗走到李从嘉身边说道,眉宇间除了心疼更是自责。

“嗯!”一向娇气的李从嘉这一次倒是难得没有抱怨,虽是身体吃不消,但还是咬牙坚持着,也许他真的是长大了!

“好点了吗?再吃点米粥吧,出门在外,我们带的粮食也就只能如此凑活了!”玉笙寒一边照顾着,一边歉意的解释,满脸都是担忧。

“放心吧,我习惯就好了,我跟你说我以前骑马的时候也是这样,第一天学得时候就吐得不停,结果不到三天我就能在马背上翻跟头了!”似乎是为了安慰玉笙寒,也似乎是为了给自己鼓气,李从嘉舔着一张小白脸,哑着嗓子说得甚欢。

“呵……是吗?”明知他在说谎,但玉笙寒还是笑着应道,伸手摸一摸这张仅一日就憔悴不行的脸蛋,笑得甚为勉强。

“当然了,你放心吧,待你明日驾车,我定不会再吐了!”就差拍拍胸脯写下保证书的李从嘉,当真是说谎话不带打草稿的。

“算了,明日你跟我一起骑马吧!”

“啊?”

“怎么?你不愿意,还是……另有隐情?”瞅着李从嘉那张从自我调侃到顿时傻眼的脸色,玉笙寒问得当真是……阴险啊……

“不不不……不是……骑马就……骑马吧……”很不想承认自己骑马很慢的李从嘉,只好将后面的话咽回自己的肚子里了。

夜晚的风从不温柔识人的吹拂,惹得玉笙寒怀里的人一个劲儿的磨蹭,本来就不舒服的马车簇拥着两个七尺男儿,哪里有什么空隙可言?

一夜未睡的玉笙寒,早早起来活动着酸麻的筋骨,又打起架子点火做些早饭,煮些热水,想他原本一个大容国的女王爷,如今倒是坐起这事情来,还十分的得心应手,真可谓是……咳咳……

“阿笙?阿笙……”每日起床都要叫唤两声的李从嘉,显然是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了。

“醒了?”掀开马车的帘子,瞅着里面正抱着一团锦被迷迷糊糊的小人,玉笙寒伸手捏一捏小脸蛋道:“下来吧……我们要启程了!”

随着车帘的一开一合,一小股冷风吹过,李从嘉总算是清醒过来,这才回想起自己已经离开皇宫,正在这荒郊野外呢!

“哦……”眨巴着眼睛爬下马车的李从嘉,活像是个出门游玩的贵公子,伸伸懒腰,踢踢细腿,扭扭蛮腰,接过锦布擦擦手和脸,端起热茶漱漱口,总算是开启了新的一天。

“唔……好烫!”

“你慢点喝,没人跟你抢,这一锅都是你的!”玉笙寒伸手将架子上熬好的一锅米粥端下,放在李从嘉的脚边说道。

正大口吃着的李从嘉却是委屈的解释:“我……饿了嘛……”

玉笙寒看着眼前这一锅白米粥,虽说不是什么粗食,但对于一个锦衣玉食的皇帝而言,当真是甚为委屈!看着吃的甚欢的李从嘉,玉笙寒悄悄的红了眼眶。

“阿笙……你说大军现在到了雍城吗?”

“当然!大军是骑马,不过半日之时就会在雍城驻扎,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

“那你说那雍城莲峰山下的百姓们都离开了吗?”

“半月前已经在莲峰发布消息说此地会有疫病,让他们速速离开,若是他们不肯离开,届时也只能死于非命了!”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妥?”

“你是担心我们这般逆天而行会受天谴?”

“差……差不多吧……我还是……心有余悸的!”

“阿隐,我知道你心善,但是你想想,若不是赵元朗进攻攻打南江国,你我何须如此?为了保命,为了保整个南江国,你我必须如此!不过,你放心,就算是去了阎王爷那里报道,我自会承担一切,不会让他们平白冤枉你的!”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要是你觉得事情,我愿意跟你一起承担,不论好坏,更不论生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