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八章受苦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6 2017-05-09 21:38:49

  生怕钟隐多吃了野猪肉会不适应,就哄着他先吃点白米粥好垫垫胃口,玉笙寒伸手将自己的那半碗米粥也推到钟隐的面前,用眼神示意他吃完。

“这么神秘啊……你都不吃饭啦……”抖着小眼神上下扫视的钟隐立刻反应过来:“哇……是不是有什么好吃的,你故意不告诉我!”

“呵呵……”看着钟隐一提到吃就两眼放光,智商在线的样子,玉笙寒笑得甚是宠溺,却也不瞒他的解释道:“也不尽然,是皇甫将军前来说军中的士兵打了一头野猪,正在烧烤,请我们前去品尝!”看着已经流口水的钟隐,玉笙寒忍着笑意将后面的话接着说完:“只是这野猪的肉甚是生涩,你需得将米粥喝完,这样才不伤胃,若不然半夜自己闹肚子,可没有大夫给你看病,况且难受的也是你自己!”

听了玉笙寒这一大番道理,钟隐早就卖乖的窝在他怀里撒娇道:“好好好……听你的,待我喝完米粥,咱们就去吃猪肉!”有了吃的自然是欢喜雀跃的钟隐,早就忘了什么顾忌,更不会晓得有顾场合的道理,反倒是颇有心虚的玉笙寒抬眼望着门外,小心的将钟隐放在椅子上,接着诱哄道:“那是野猪,不是普通的家养猪,口味不甚好的,你先把米粥吃了,我再带你出去吃那些!”

“知道了!”有了美食的诱哄,钟隐三两口就将两碗米粥齐齐倒进自己的肚子里,笑得开心的瞅着玉笙寒,连玉笙寒滴米未沾都不知道。

“好了……走吧,但要记得不可贪吃!”临走还不忘多多嘱咐的玉笙寒,已经被钟隐在心里嘟囔无数遍了。

“知道了知道了……快走!”这下轮到钟隐拉着玉笙寒出门了,这一出两人都成了军帐中的焦点人物,毕竟这满身的贵气和出尘的样貌是瞒不过数人的眼睛。

“小公子!玉侍卫!”皇甫冉最先上前打招呼,一旁的士兵也都只当他们二人是自家将军的朋友,无甚多话,反正大家都热情高涨的等待着分享这头野猪呢!

“多谢皇甫将军了!”玉笙寒始终是彬彬有礼的样子,拱手言笑的动作更是入了他人的眼。

“玉侍卫客气了!你们先坐下再等片刻,这野猪的肉质生涩,还得再多烤几分!”

“呵呵……麻烦皇甫将军了!”

其实他们军中用食,一向是生涩居多,有时候为了赶时间甚至连熟饭都吃不上,可眼下皇上在此,总不能也让皇上跟着吃生肉吧……于是,皇甫冉就吩咐厨子多烤些时辰,然而,这多余的时辰就变成了众人说书的时刻,而这说书的内容正是他们几人如何在山下猎到这头野猪的过程……

许久未曾听过这等有趣故事的钟隐,已经是痴迷的不行了,恍惚间,他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当年无忧无虑的时候,整日里带着自己的小跟班瞎逛荡,整日里不是醉酒就是在醉酒的路上……一幕幕的回忆,倒是让钟隐难得生出几分惆怅来!

“唉……”

一段故事讲完,众人都拍手叫好之际,玉笙寒却听得耳边的一声叹息,扭头好笑的望着出神许久的钟隐,低声问道:“怎么了?这等故事也能唏嘘几分了?”

隔着周围人的吵吵声,火光照耀在玉笙寒的脸上,加上他嘴角的一抹浅笑,愣是让钟隐看的发呆起来,若不是皇甫冉的那一声大吼,恐怕钟隐是不会清醒了,可当真是……美**人啊……还是好色之徒呢?

“开吃啦!”随着皇甫冉的一声令下,大家都排着队准备吃肉,但这第一块自然是皇甫冉亲自割下来捧到玉笙寒和钟隐的面前。

“玉侍卫,小公子,这是野猪上最嫩的一块,你们俩尝尝,不够了我再去割点!”听着皇甫冉这高兴的声音,钟隐刚想点头答应,却被玉笙寒半路劫道:“不必了,你们跟众位多吃点吧,你们可是要以一当十的!”

话已至此,钟隐只能低头撅嘴显示着啊本公子甚为不爽的心情。

待玉笙寒和皇甫冉一番谦让之后,皇甫冉才堪堪离去,再一低头的玉笙寒,发现钟隐正双眼瞪着自己手中的盘子呢!

“放心!等我尝过后就全都给你吃!”抬手撕下一块肥肉放在嘴里嚼着,始终不忘以身试毒的玉笙寒忍着腹中的饥饿咽下这口肉食,其实他……是不爱吃肉的……每每试菜之后再不多吃一口,钟隐甚是明白!

“给吧!慢点吃,别噎着!”

瞪着眼前的一块美味,钟隐很是咽口水,但还是忍住了,瞅着玉笙寒那张比自己还要俊俏,比自己还要消瘦的脸庞,堪堪说道:“你吃吧……你都一整天没吃了!我知道!”最后三个字被钟隐说得带起一丝哭腔,低头扭着自己的手指,这才活像一个小媳妇呢!

“原来阿隐是在心疼我呢!”了然的玉笙寒若不是看在周围人影憧憧的份上,估计早就上嘴了!可惜……

“呵呵……好了,阿隐是最了解我的,我宁可去喝稀粥,也不愿意吃肉的!”

听闻此话,才抬头看一眼玉笙寒的钟隐,已经红了眼眶,却强忍着不敢哭出来道:“真的吗?那你怎么办?米粥都被我喝完了呀!”

“呵……小傻瓜,我真的不饿,放心吧,我强装的很,你要不要试试!”已经是低头在钟隐耳边说话的玉笙寒,趁机捏了捏钟隐的手,将盘子里的肉递在钟隐嘴边,一个劲儿的诱惑道:“这野味很是不错,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呢!”

待玉笙寒的话音落下,钟隐已经咬住了肥肉,大快朵颐了。

抬手温柔的捋着钟隐肩上的细发,玉笙寒笑得甚是……好看!

“嗯……真的很好看……一个男人怎么会如此好看呢?”将两人的动作收进眼底,皇甫冉隔着篝火和人影,跨越了心理界限,一动不动的盯着……

同样是夜里,同样的烛火灰暗,同样是人影憧憧……此时在宋京国的御书房内,赵元朗阅读着大军行进的第一步。

“廷宜已经到了宜城,其它军队也要动身了!”正坐龙椅之上的赵元朗放下手中的奏折,抬头对着殿中叩拜的陈是堪堪吩咐道。

“是!田将军和木将军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嗯!告诉他们俩,廷宜是孤的亲弟弟,唯一的弟弟,不要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皇上明鉴,两位将军可不曾有啊……”猛然叫嚷的陈是,堪堪陈述着这不蒙之冤。、

“孤知道,但不代表他们不会受人蛊惑,孤虽身居宫中,但这宫外的流言蜚语还是一清二楚的,什么叫廷宜有心取代孤,有什么叫做廷宜谋杀太后?这等大逆不道之言,孤可不愿听的很!尤其是在这种关头上!你可明白?”

“是!属下明白!属下定不会让这些传闻影响到前方的战局!”

“嗯!那就好!”

挑眉点头的赵元朗,这才转了话题接着问道:“那个李从善说得密道,布置的如何了?孤还等着一举攻下南江国的皇宫,坐收江山美人之利呢!”

事已至此也不再隐瞒的赵元朗,说起话来颇有一代帝王的架势,若是赵廷宜听了,估计要仰天冷笑三声了!但……不排除他们二人都有拥着美色的心意,可加这赵氏的兄弟当真是一丘之貉呀!

“回皇上的话,李从善已经被咱们的暗卫悄悄接了出来,在咱们的眼皮子地下将这南江国的密道图画的清清楚楚,咱们就等着小王爷拿下第一站后,立刻从密道进入火烧这皇宫内殿,届时还不怕这小皇帝立刻现身?”

许是高兴的过头了,陈是说起话来竟有了几分茶馆说书人的强调,好在此刻的赵元朗神情甚好,不与其多做计较,主仆二人都心思活跃的等着坐收此等好戏!

已经整军出兵来到雍城界限外的宜城,赵廷宜立刻指挥将士们安营扎寨,随即又带着闲云和既白两人在军帐中商讨事宜。

“小王爷!我们可以包抄后路从距离雍城外的一条小道穿过,从旁边两侧夹击敌军,这样很可能大胜呀!”

“不错,此计倒是可以试一试!”

摊开的地图上,闲云和既白两人纷纷指点江山般的侃侃而谈,然而却被始终沉默的赵廷宜一句打断道:“不必了,这条路已经被毁了!”

“毁了?怎么会?”

惊讶的两人指着地图上的线路,堪堪瞪眼道。

“你以为他们南江国的人都是傻瓜吗?这么大的漏洞都察觉不出?”

“这……”随即闭嘴的两人洗耳恭听的等着赵廷宜的后话。

“这还是当年皇兄从雍城逃出返回皇都登基的事情,当时正是这位守城将军皇甫冉亲自带人追杀的,再没有追杀成功之后,他就立刻带人封锁了这条小道,随后也就将这条小道给炸毁了!”

闻言,闲云和既白均是齐齐叹气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