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四十七章侮辱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9 2017-05-09 21:37:58

  许是跟玉笙寒待久了,时不时也冒出点情话来,倒是把玉笙寒给听愣了。

“呵呵……我知道!咱么还是快快收拾了吧,早点上路,跟大军汇合!”随即转身走向马车的玉笙寒,背过身子堪堪说道,不是他不解风情、不愿多说,而是他不想让李从嘉看到自己眼底的泪……

“哦……”背后的李从嘉只好讪讪的端着饭碗,填饱自己的小肚子!

一早上的时间就这样被消磨过去了,当李从嘉被玉笙寒拉上马,身后跟着空马车上路时,已经是日上中天了,不是玉笙寒太过怜香惜玉,而是路程近在眼前。

“阿笙……我们还要走多久?”

“怎么?你累了?”

“没有没有……咱们才刚上路呀,我上哪去累?”扭头瞅一眼身后的玉笙寒,李从嘉堪堪说道。

“呵呵……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到了!”

“啊?这么快?”

“是呀,咱们走了一天半的路程,可是比大军慢了三倍呢!”

“哦……”

坐在玉笙寒身前装鸵鸟的李从嘉不好意思的应声道。

直至中午,红日当头之际,玉笙寒才身前抱着李从嘉,身后拖着一辆空马车的走到雍城莲峰山下,此时的莲峰山已经被埋藏了无数的弹药,此时的雍城更是人去楼空。

“玉侍卫!”早就接到通知的皇甫冉已经到门口相迎了,只是连他都不知道的是……皇上竟然也跟着来了?

神啊……可见这玉笙寒当真是“欺上瞒下”!

“皇甫将军!”将李从嘉抱下马车后,玉笙寒上前拱手道。

“皇……”

“咳咳……皇甫将军可否请我等入账详谈?”不等皇甫这一句“皇上”说完,就被玉笙寒打断道。

“哦……好!两位请!”好歹也是见多识广的大将军,皇甫冉还算是比较镇定的,将李从嘉和玉笙寒两人齐齐请入早就布置好的大帐内。

“臣拜见皇上!”一进入大帐,左右无人之后,皇甫冉立刻上前叩拜。

“起来吧!”接过玉笙寒的眼色,李从嘉又开始摆谱道。

“谢皇上!”

瞅着堪堪起身的皇甫冉,玉笙寒侧身开口道:“皇甫将军,我跟皇上此番前来,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所以还请将军保密!”

“是!臣明白!”听了玉笙寒的话,皇甫冉立刻应声,既然皇上已经到此,谁还敢将他撵走不成了?

“咳咳……孤此番前来是微服,一切礼节都免了,以后无须多礼和谦称!”

“是!”皇甫冉听了李从嘉的话,又是一礼,随即犹豫的开口道:“那臣该如何称呼皇上呢?”

堪堪和李从嘉对视一眼的玉笙寒接话道:“就称呼皇上为钟隐,钟小公子吧,对我嘛……直呼其名即可!”

“这……”原本还有些不确定的皇甫冉再看到李从嘉的眼神后立刻点头应声:“是!臣遵命!”

“嗯!”挑眉得意的李从嘉正觉得自己可算是逃出生天又要做回以前的那个小公子钟隐了,却不想听闻玉笙寒开口问道:“皇甫将军请坐,先给我和皇上……”说到这儿,倒是咬了自己舌头的玉笙寒齐齐改口道:“先跟我和公子说说眼下的布局如何了吧!”

“是!”

三人齐齐落座,皇甫冉将昨日大军到达之后的事宜都讲述了一番,听得玉笙寒深感满意,也听得李从嘉……哦不,该唤做钟隐了,听得这位颠簸了一日一夜的钟隐小公子……甚是……瞌睡!

“咳咳……”刚刚商议完的两人,都不免尴尬的听着钟隐这小幅度的鼾声。

玉笙寒扭头看一眼帐外,转而对皇甫冉使个眼色,皇甫冉立刻明白,起身行一礼而去。

帐内的玉笙寒抱着钟隐放在帐篷内唯一的床上,将他安置好后才放心的出帐而去。

“玉侍卫……皇上可睡了?”

“咳咳……”听着皇甫冉的称呼,玉笙寒清清自己的嗓音,意有所指的提醒道。

“哦……是我说错了,那敢问小公子可是睡了?”十分别扭的皇甫冉真该是不知如何说话了。

瞟一眼甚为尴尬的皇甫冉,玉笙寒了然的化解道:“嗯!咱们到各处看一看吧!”

“好!请随我来!”

皇甫冉对着玉笙寒,还是有些同朝敬意的,听闻此话,立刻带着玉笙寒观览四周的情况。

“玉侍卫,你看!这就是弹药埋藏的地方,从莲峰山的脚下一直到山腰的位置,绝对能够将莲峰摧毁了!”

“嗯!不错,皇甫将军做事深的人心!”玉笙寒堪堪拱手一礼道。

“呵呵……玉侍卫谬赞了,身为将军本就有保家卫国的职责,这些都是我等臣子应该做的!”听着皇甫冉这一句句官腔,玉笙寒其实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听得,但碍于颜面还是浅笑道:“皇甫将军所言甚是,我先回去照看小公子了!”

“哦……是!玉侍卫请!”还没回过味来的皇甫冉被玉笙寒一句话给呛了口水,随即应声跟随而去。

这一圈走下来,玉笙寒已经将此处的情况摸个清楚,对于这位领军将军皇甫冉,他还是深的放心的,返回帐内,看着钟隐还在沉睡,可知他这一路是有多辛苦了。

同样疲倦的玉笙寒却是难以入睡,一边招来一位小兵要了些灶具和泥土,一边自己动手盘了一个灶台,亲自给钟隐准备饭食,然而他的脑中还是将此战前后都细细的分析一遍:皇甫冉带军在此处将莲峰炸毁,不论是莲峰火山爆发还是莲峰倒塌都会给进攻的宋京国、军队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这也是损人不利己的法子;另一边郭晋带军埋伏在雍城外那条宋京国、军队的必经之地,以斩断敌军的退路;最后就是由暗卫首领慕言掌控着军中的禁卫军保护皇都,以作最后的归宿!

“阿笙?阿笙……”

被这一句句熟悉的叫声拉回现实,玉笙寒立刻转身应声道:“来了!”

一掀开帐帘,就被钟隐抱个满怀,听着他嘟囔道:“你去哪了?我一觉睡醒都找不到你!还以为你……以为你……”

“呵呵……以为我什么?”满心欢喜的玉笙寒抬高自己的两只手说道,脸上也沾染了一些泥土灰尘,这才看清人的钟隐却是堪堪……笑场了!

“哈哈……阿笙,你这是……干嘛呢?”退后一步,将玉笙寒上下一打量,这才看清楚玉笙寒的手和脸都沾满了泥土,顿时乐得开怀道。

“小没良心的,我可是为了你亲自搭个灶台呢,想我何曾这般伺候过谁!”恨恨的玉笙寒抬手在钟隐的脸上一划,这才心满公平的瞅着这张嫩白笑脸上平添的一抹乐趣。

“啊……”捂着脸蛋堪堪大叫的钟隐,活脱脱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公子,这般如此的被人……调戏呢!

两人这般一闹腾,双双端着脸盆就着刚烧好的热水梳洗收拾一番,也就正式开始了这野外的军旅生活。

午时就没有用饭的钟隐,到了晚上已经饿得能吃下一头牛了,可是战场上的粮食本就有限,为了不影响军中的用粮,玉笙寒在离开皇宫的时候,曾让黎公公准备了一个月的两人口粮,但也仅仅是白米而已,如今让钟隐这位小公子连续吃两天的白米粥,可真是……

“阿笙……又是白米粥呀?”

伸着脑袋看着自己眼前的一碗饭,钟隐开始怀念那些珍馐美食的叫喊道。

“怎么?很多战士都吃不上饭呢!你要不要跟他们换换呀?”虽然心疼钟隐,但还是忍着心疼严肃的摆着冷脸的玉笙寒,将自己眼前的白粥舀出一大半分给钟隐后,堪堪说道。

“阿笙……你……你不吃啊?”明白这厢道理的钟隐闻言,立刻拿起勺子大口吃着,毕竟这香糯的白米粥总比白开水让裹腹吧!

“我不甚饿,你多吃点!”这是玉笙寒唯一能掌控的事情,也是眼下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不过……万事都有意外!

“玉侍卫!小公子!”隔着帐帘和风声都能感受到这道声线的欢快之音,玉笙寒放下手中的瓷碗,往外走去。

“玉侍卫!小公子,你们快出来,军中的士兵在山下射中了一头野猪,大伙正在烧烤呢,你们也出来一起吃吧!”

看见玉笙寒站在帐外,前来的皇甫冉高兴的同他说道,毕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大战之前的军中,可谓是一件喜事,更是一种好兆头!

“好!我跟小公子待会就去!多谢皇甫将军了!”玉笙寒拱手一笑,语气欢快的说道,想着屋内的那个小公子总算可以见肉了!而皇甫冉却是被玉笙寒这一笑给定住了……

看着那人已经转身而去,帐帘掀起的一道风吹醒了发呆的皇甫冉,趁着无人发觉之际,这位大将军心中恍惚的匆匆离去。

“怎么了?”

看着玉笙寒冷着脸出去,笑着脸回来,已经吃完一碗白米粥的钟隐,舔舔嘴巴傻傻的问道。

“呵呵……先吃完这碗米粥再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