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五十四章谋划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9 2017-05-12 22:08:09

  “那好!本王就跟你打了这个赌!不过,本王总是要收点什么利息吧,不然岂不是要吃亏?”

“你……”

一口长气还未松完,赵廷宜的后半句话却让玉笙寒再次揪心。

“其实你不必如此瞪着本王,要知道皇兄对李从嘉已经垂涎许久,在接他回宫之前就对我说了,不要弄伤李从嘉,一点红痕都不要呢!想想看,这不是要宠幸的前奏!”

猛然瞪眼的玉笙寒,忍着眼底的恨泪将自己的嘴里咬出一块嫩肉来!

“啧啧……你瞧瞧,这般恨意,本王还真是信了呢!”看着玉笙寒满口的鲜血,赵廷宜不忍心的递上一块手帕,轻声说道。

“好了!”看着玉笙寒躲开的动作,赵廷宜知道今日今夜自己是不得在靠近他一步了。将手帕放在玉笙寒的手里,迈步走到大帐门口说道:“你自己好好休息吧,明日辰时大军回宫,这一路上你最好装的乖巧点,否则本王也保不了你!”

说罢,便一阵风的离去了。徒留玉笙寒一人瘫坐在原地……流泪。

要知道,无声的流泪往往比痛哭流涕还要伤情、伤心……

话说在玉笙寒被带走之后,就来了另一支队伍,将囚车还在大喊大叫的李从嘉弄晕直接丢到一辆华贵的马车上,一路快马加鞭的驶向了宋京国的皇宫内院,两个时辰之后,尚在昏迷中的李从嘉已经出现在了龙床之上。

“这般细皮嫩肉,还真是不好下口呢!”伸手剥开李从嘉的衣服,赵元朗爱不释手的说道,门外侍奉的太监跪地叩首道:“皇上,浴池已经准备好了!”

“嗯……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不想太快让宫中的人知道李从嘉的存在,赵元朗亲自抱着一丝不挂的李从嘉迈步来到水池边,将中了药的小人缓缓放进浴池中,这浴池地下泡的是各种解药,不一会儿这嫩白的小人就会醒来,已经隐忍许久的赵元朗也就不心急与这一时了!

触手之光滑,近在咫尺的鲜红,娇柔的身骨,赵元朗已经把持不住了,这些年来他不知找了多少跟李从嘉相似的男人、女人,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这位本尊!

“唔……”不知是被药浴弄醒的还是被咸猪手给折腾醒的,渐渐有了意识的李从嘉,一开口就是:“阿笙!”

“阿笙?”赵元朗重复着这个名字,他知道这是谁的名字,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放开手里的力道,被扔在水池里的李从嘉猛然呛了口热水,扑腾着看向眼前的人影,瞪着眼睛、张大着嘴巴、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道:“阿笙呢?你是谁?这是哪?”

“呵呵……”靠在水池边上,饶有兴趣的赵元朗被这天真迷糊的样子深深吸引,笑意渐浓的压下心中的不满道:“你可是问了三个问题呢!孤先回答哪一个呢?”

“孤?”好歹还是被玉笙寒养了这么久,总算是有点智商的钟隐,堪堪回神道,心底也顿时明朗起来,立刻伸手指道:“你是那个宋京国的皇帝?”

正是因着自己这样一抬手,顺着光洁的胳膊渐渐将视线下移,竟然发现自己是赤身裸体?这更是惊讶了钟隐,猛然喊出的:“啊……”可真是响彻了整个后宫。

揉着眉眼失笑的赵元朗缓缓摇头道:“本该是不想让人知道,如今看来还真是……”

果然,门口守夜的太监们都被这一声尖叫给吓得挑眉,纷纷私语道:“还是第一次见皇上这般好兴致呢!”

“咳咳……谨言慎行啊……”

“……”

“你……我……我的衣服呢?”

果然是傻样的李从嘉,竟然在眼下这种情况问出此等白痴的问题,赵元朗作为调情高手也是无力脱线,只得好整以暇的看着水池里的嫩白小人四处寻找着什么。

“咦?你们这里怎么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左右凝望了许久竟连一条围布都没看见,泄气的李从嘉反而皱眉道,仿佛他不是什么亡国之君,倒是前来度假的贵客!

面对这样的情况,赵元朗已经不知该如何继续下文了!

“哗啦!”随着一阵水声的响起,已经取下屏风上的睡袍搭在自己的身上,顺手将另一件丝衣丢给正在傻眼的李从嘉,堪堪吩咐道:“自己穿吧!”

歪着脑袋不明白此人究竟要干什么的李从嘉,只得自行爬出,再自行穿上这件又薄又透的长衣,领口处却是露出了大片光洁的肌肤,丝丝诱人啊……

“那个……谢谢你请我来洗澡,我好几天没洗澡了呢!”还不清楚情况的李从嘉,却自顾自的想法理解着,被无解的赵元朗正好可以看一出好戏。

“是吗?不必言谢!”

伸手倒出一杯美酒,酒香立刻蔓延了整个寝殿,明知李从嘉嗜酒如命的赵元朗,分明就是故意的!

“咕咕……”只是酒虫未曾勾起,饿虫却是开始叫嚷,捂着自己肚子的李从嘉接着傻叫道:“有没有吃食呀!”

“呵呵……”起身拍拍手,门口自然是一行小太监捧着珍馐美食齐齐出现,看着一道道好吃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李从嘉已经忍不住咽口水的问道:“……可以吃吗?”

“自然!”点点头将自己手中的美酒仰脖而尽,赵元朗又续了一杯道。

立刻扑向美食,丢掉自己面子的李从嘉,就差左右开弓双手齐上了,可见这小皇帝饿得够惨!

其实赵元朗对李从嘉的心思说是爱慕吧……倒也不是!说是占有欲吧……却也不全是!总之在他的心里,他很喜欢李从嘉身上的这种感觉,这种无忧无虑、心思单纯的感觉,这是他和他身边人都没有的。在他没有囚禁李从嘉之前,他很想将这种的感觉亲手毁灭,可是到了眼下,这人虽是近在咫尺,但是……但是赵元朗却明白,他们俩个人永远不会心意相通……

他要的不是一具躯体,而是一具满心装的都是他的躯体……想到这儿,丢到手中的酒杯,直接将整壶美酒都喝尽的赵元朗,终于……醉了!

这厢还在狂吃的李从嘉,见了此景,才放慢自己吃东西的速度,拍拍胸口叹道一声:“吓死了……阿笙……你在哪啊?”

本以为自己这装傻的样子逃过了赵元朗的监视,殊不知赵元朗才是故意装醉的人!这两人也就这般稀里糊涂、各怀鬼胎的面面相对了!

同样的一夜,南江国的皇宫内已经是血流成河,带着几百名残兵从边界的雍城赶至皇宫内的皇甫冉已经被前后夹击了,从皇宫内出来的田米、从宫外追来的木阳,已经将皇甫冉紧紧地包围在这方寸之中了!

“皇甫冉!本将军念你是个忠臣,也就不逼你了,你且投降吧!”

看着这几百名的残兵,木阳不像是田米那般残忍,还算是给别人留一条生路,只是他弄错了对象!

“哈哈哈……我生为南江国的将军,死也要做南江国的将军,你等且来战吧!”说着,就挥舞自己手中的长枪,一个个杀出,一位位劈去……直到自己身上全部变成了窟窿,全部变成了肉泥……

“轰!”倒下的那一刻,被溅起的鲜血模糊了所有人的眼,这虽是一名战死的将军,但也是一名受人敬仰的将军!

“找个地方埋了吧!”木阳始终坐在马背上,看着这人一点点死去,堪堪留下这最后一句话,算是对彼此的一点尊重。

只是,这场战争进行到此处,南江国算是被灭了……灭的体无完肤,皇帝被俘,将军战死,七万五千名士兵全部战死,这样的结果,难道不该是壮观的吗?难道不该是值得纪念的吗?

历史也从这一刻被改变了,这世间再无南江国,南北两个国家进行统一,南江国的皇宫被毁灭成灰,至此只有宋京国的皇都一城,皇宫一座!

然而……历史也遗忘了很多人,尤其是被当成禁脔的李从嘉……玉笙寒!

“怎么样?我宋京国可不比你们南江国差吧!”

已经返回皇都准备受封赏的赵廷宜心血来潮,拉着玉笙寒在这大街小巷上溜达着,美名其曰:散心!

可是满心都是对钟隐的牵挂,这大街长得什么样子,这景色究竟如何,都入不了玉笙寒的眼底!

其实赵廷宜何尝不知道玉笙寒的心思,但是他这样做却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一来是希望赵元朗将那李从嘉好好的握在手心上,哪怕是李从嘉忘了玉笙寒、伤害了玉笙寒呢!只要将这两人分开了,他一定会让玉笙寒爱上自己的,一定会和玉笙寒相知相爱的!

不过……很多事情都不过是想想罢了……事实如何,却不是你我他说了算得!

“你究竟要逛到何时?”忍了半天的玉笙寒,显然是没什么好脾气。

“怎么?我帮了你如此大的忙,你竟然连逛街这种小事都肯陪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