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五十一章再逃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67 2017-05-12 22:06:25

  一盏茶过后,皇甫冉亲自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盐水出现在玉笙寒面前,眼下军营内的帐篷已经收拾了大半,突遇此事,玉笙寒抱着钟隐只得临时寻一处草草落脚。

“玉侍卫,盐水已经熬好,请先给小公子服用吧!至于甘草还未采摘回来,一旦回来立刻先给小公子服用!”皇甫冉竟在这初冬的天气下满头大汗,双手捧着瓷碗跪地说道。

“拿来吧!”玉笙寒皱着紧眉,一手端过后仰脖喝一口,先行……试毒!跪地不起的皇甫冉见状,虽心有不顺但也不敢多说一句。

“你先下去吧,看好大营做好准备,待他们将甘草找回后立刻撤离并炸毁莲峰,我估计赵廷宜很快就会收到消息,届时他定会横扫千军的!”

“是!臣这就去督办!”

不知不觉中,皇甫冉已经对着玉笙寒自称为“臣”了,但是眼下的情形却容不得计较这些细节之处了。

此时已经到了晚霞落尽之际,已经被玉笙寒亲口喂下盐水的钟隐堪堪醒来,捂着绞痛的肚子哼哼唧唧道:“阿笙……肚子疼……阿笙……”

“醒醒……没事了,就是拉肚子而已,已经吃了药,你先起来我陪你去解手,好吗?”

“嗯……”迷迷糊糊的钟隐压根就不知道事情的发展经过,只是抱着玉笙寒的脖子一个劲儿的撒娇。

“乖啊……很快就没事了!”抱着钟隐一路走到大营背面,找一处干净的丛林下,服侍着钟隐解手……经过盐水清洗了肠胃后,不干净的东西也随之排泄而出,只是这过程嘛……咳咳……甚为难受。

“呃……肚子好痛……”一边蹲着解手,一边皱着脸蛋可怜兮兮的瞅着玉笙寒,恨不得这肚子不是他自个的!

“乖啊……没事!很快就好了!”玉笙寒一边摸着钟隐的小脸蛋,一边扶着他的肩膀安慰道,眼睛还仔细的观察着钟隐排出来的废泄,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毒,毕竟他还是大容国的王爷时,也算是久病成医了!

“你别看!”看着玉笙寒的眼神,钟隐想要伸手捂住他的眼睛,难得不好意思的嘟囔。

“没事!不用害羞,你就是昨夜吃的野猪肉有些生涩,所以很多人都闹肚子了,不过你放心,很快就把药熬好了,一会儿就没事了……啊!”

“哦……”乖乖听话的钟隐起身将自己的衣服收拾好,重新投进玉笙寒的怀抱里。

“好了?”

“嗯!”

两人一搂一抱的堪堪离去,殊不知丛林深处还有一双窥看的眼睛。

“王爷……王爷……”

“喊什么!军营重地岂容喧哗!”帐帘外的闲云皱眉冷斥,帐内的赵廷宜堪堪发声道:“何人何事?”

“回王爷的话,探子前来禀告!”前来的士兵的立刻拱手道。

“进来!”

“是!”

闲云立刻掀开帐帘,帐内的既白收拾好桌案上的地图退到一旁侍候着。

“王爷,今日属下在南京国的大营外看见两名打扮不同的公子在丛林里说,他们军中有很多人都因为吃野猪肉而拉肚子了,不过……不过那位公子说很快就把药熬好,就没事了!”

“公子?”听了这探子的汇报,赵廷宜坐在主位上疑惑的问道。

“是……他们穿的不是士兵的衣服,而是寻常的服侍,看起来还很……贵气,但属下并不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

“两个人……又不是军中的人,可见过样貌?”

“隔得太远,且丛林密布,属下看不清样貌,只是听了点细碎的声音!”

闻言,赵廷宜开始了深深的凝思……

一旁的闲云和既白堪堪对视一眼,均是无语。

“你们速去查明这两人的身份,记住一定查明其中那个个子较高的公子!记住他的样貌,速速与本王禀告!”

“是!”虽是不明白自家的小王爷为何如此吩咐,但探子还是领命离去。

随着帐帘的一开一合,赵廷宜在脑中浮现出时隔三年的回忆……他知道玉笙寒要比钟隐整整高一头!是他吗?在心中问着自己的赵廷宜又是激动又是担忧……难过的是自己的心上人一直待在别人的身边,担忧的是眼下的情形如何保住自己想要保住的人!

“王爷……”看着自家主子沉默许久,闲云甚是不明所以的上前问道:“可是有何不妥?”

回神看一眼身前的两位手下,赵廷宜不敢冒险,竟将此事压在心底,缓缓挥手道:“无事,你们且先退下吧!”

“……是!”深知赵廷宜的脾性,闲云和既白两人齐齐退出,将整个大帐留给赵廷宜一人深深沉思……或回忆……

有时候,思念就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慢慢形成的,尤其是单相思的时候,更是执着无限……想来赵廷宜正是如此!

“玉笙寒……你……可曾记得我?”这才是赵廷宜心底最担心的问题,区区两面之缘,时隔三年的相思,恐怕唯有他自己一人在这怪圈中执着,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执着什么?

“玉侍卫!玉侍卫!士兵已经将甘草采摘回来,这是我亲自熬制的第一碗,你先给小公子服下吧!”待玉笙寒抱着钟隐回来后,皇甫冉双手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药,一脸兴奋的叫嚷道。

“给我吧!其它士兵可都服用了?”

“玉侍卫放心,甘草的数量很多,现在已经在熬制了,每位士兵都能喝上的!”将手中的药碗递过,皇甫冉堪堪汇报道,却不想正对上那双躺在玉笙寒怀里虚弱喘气的眼眸。

“啊……臣拜见小公子,小公子已醒,可感觉如何?”

软着双腿拱手弯腰的皇甫冉心中忐忑不安道。

玉笙寒看一眼怀里的人,接过话头道:“皇甫将军不必忧心此事,这件事情是宋京国的阴谋,我们都先不要计较了,唯有打退敌军才能有命计较!”

“是!臣明白,臣这就去安排诸相事宜,待小公子喝药之后,还请玉侍卫带着小公子立刻撤离!”

“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臣定不负圣恩!”

跪地三叩首之后,皇甫冉身负重任躬身离去,玉笙寒抱着钟隐将一碗汤药堪堪喂下。

“咦?阿笙……这药怎么是甜的?”

“呵呵……这是甘草,你忘了,你不是跟我说过莲峰山上的寺庙里有很多甘草吗?以前主持大人还经常做甘草糖给你们……给我们吃呢!”差一点说漏嘴的玉笙寒立刻改口,否则细问起来他还真是无法自圆其说呢!

“哦……对哦,我都忘了呢,阿笙你记性真好!”

“那当然了,你这般糊涂忘事,我岂不是要多费心思?”

“呵呵……阿笙最好了!”

“哼!知道就好,快快喝药,我们就要离开了!”

“嗯嗯……”

当两人这番一腻歪,一磨蹭之后,天色已经开始泛黑,此时离子时只剩下两个时辰了!

“玉侍卫,小公子,这是小北,我专门寻来给两位领路的,马车上已经放好了棉被和粮食,万一要是……还能救急!”

当其它侍卫都喝下了甘草汤药后,皇甫冉将一名小兵和玉笙寒他们二人前来时带着的马车齐齐送至两人面前道。

“多谢皇甫将军!我等在城内盼着将军的好消息!”扶着钟隐上了马车,驾车的小兵也坐了上去,玉笙寒独自站在车前对皇甫冉做着最后的交待:“万事小心,一切按计划行事!”

“是,请玉侍卫放心!”

“告辞!”

“再会!”

两人双双拱手行礼,玉笙寒反身坐上马车,驾车的小兵立刻扬鞭而去。

夜色朦胧中的皇甫冉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一路上的车辙仿佛是压在了他的心底……

“将军!一切全部妥当,我们何时炸毁莲峰?”

“现在!”

听着士兵的汇报,皇甫冉脸色凝重的吐出这两个沉重的字来!

于是,这一夜,变得异常难忘,也异常震撼……

当宋京国的一万先锋队被不远处的轰炸声给惊的不知南北西东时,作为他们的主将却是飞身打马朝天崩地裂的地方而去,身后的侍从死命阻拦,却都被自家将军的长枪挥开……怕是没有人知道他心底的真正想法……还误以为自家将军这是要冲锋陷阵呢!

已经在安全范围之外的玉笙寒,却是站在马车旁看着远处腾起的乌云和尘土,闻着空气中的火药味,心想:很快就是血腥味了!

当这样的消息被传到皇都中赵元朗的耳朵里时,震惊的满朝文武却是不见龙椅上的皇帝开口一句。

原本乱糟糟的朝堂却是在皇帝的无声中安静的诡异……

“一万先锋军死伤八成,剩下的人竟然连小王爷都找不到……孤要你们何用?”

“皇上息怒!”

随着赵元朗的问罪,众臣子皆是跪地求饶,无人敢言。

“皇上!”

正是龙颜大怒之际,立刻上前呈报军情的士兵却是手捧密信堪堪说道:“皇上!田将军已经攻占了南江国的皇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