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五十七章下毒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7 2017-05-13 20:09:03

  只是眼下他不想跟赵廷宜闹的太难堪,所以才放纵他这般无理取闹,只不过在赵廷宜的眼里,他才是不可理喻吧!

“哼!”堪堪松手的两人各自别开眼收拾自己的衣裳,若是落在旁人眼里,定是另一番模样了,不过看着玉笙寒那张冷脸也的确是将怒火不知熄灭了多久呢!

“我要说得是给赵元朗下毒的药材我已经列好了,你让人分开去找,且一定要隐秘行事,免得暴露了!”不想多说一句废话的玉笙寒伸手从腰间的袖中取出一张纸来,转手放在桌案上,随即离去,始终背着身子的赵廷宜耳边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后,才转身望着门外空无一人的地方,景色还是原来的景色,方位还是原来的方位,唯有他自己一人的心跳和两颊的红晕才证明此处有人来过……尤其是那张纸上还沾着那人的温度……

“当我傻吗?这种事情自然是要隐秘的了!”伸手摩挲着纸张,暗自呢喃的赵廷宜连自己也困惑不已,他不明白自己对玉笙寒是应该放手呢还是收手呢?

南江国的覆灭已经随着时间的洪流变得不再那般骇人了!老百姓们还是照常过起了自己的日子,皇帝嘛……自然是该要兑现承诺的,只是遇上了无赖的皇帝这承诺不过是一具尸体。

御书房内,赵元朗捧着手上的折子冷声问道:“都处理干净了?”

闻言,一旁站着的田米立刻回话道:“皇上放心,待臣攻下皇宫的那一刻,这李从善的脑袋就被臣的手下给砍了,他的那些家眷也一一砍了去!”

“嗯!”赵元朗深知这种杀人放火的粗鄙之事就该由田米这种粗人去做,若是换了旁人还真是不免有些动容,唯有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才会做到斩草除根!

“封赏已经送到了你府上,你近来就好好休息吧!”

“嘿嘿……那臣多谢皇上了!臣告退!”

看着田米一副急色鬼的模样,赵元朗笑得不厚道:“去吧去吧,免得美人等久了,你岂不是要委屈!”

“哈哈哈……还是皇上了解臣呀!”

赵元朗挥着手让田米退下,也不再多言,虽然明知此人办事狠,但不代表他就喜欢这样的人,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吧!

“你躲着偷听什么呢?”

被吓了一跳的李从嘉这才磨蹭着小步子上前问道:“你刚刚是说我二哥被……杀了吗?”

“不错!”放下手中的折子,揉着自己的眉间,赵元朗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心虚!不过他也不需要心虚,更何况他为何要心虚?

“二哥不是已经投靠你了吗?还说有个什么密道来着……你怎么还杀他?”李从嘉难得皱着自己好看的眉眼,甚是打抱不平的口吻惹得赵元朗一阵好笑。

“他可是犯了通敌卖、国的大罪,我也算是帮你报了仇、解了恨,怎么你倒是埋怨起我来了,这些都是他咎由自取,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不会放纵这等不忠不孝之人的!”

“哦!你就是想说我没脑子呗!”

听了赵元朗这一通话,却只得了这样一个结论的李从嘉甚是不服,瞪着一双喜感的眼眸瞅着那憋笑的赵元朗,甩甩自己的衣摆堪堪离去,唯有赵元朗独自在龙椅上放声大笑::“这……这果然是个孩子呀!”

深感玉笙寒不易的赵元朗也不得不为赵廷宜捏一把辛酸泪了,可见这玉笙寒才是高智谋的那位,不知自家的小弟口否承受的起?

不过就算承受不起,那赵廷宜也不会抱怨在自家大哥面前的……

王府内的赵廷宜将玉笙寒写的那个药方烧毁,将其中的药材全部记在脑中,先在自己的府中找了几味寻常的药材,有派了心腹各自去找剩下的药材……不出七日便将所有的药材都搜集好了,当玉笙寒拿到所有的药材之际,不得不在心中感叹一句:“赵廷宜的本事当真是要比他自己想象的多多了!”毕竟这里面有七十二种药材,四十八种都不是寻常的!三十六种是珍贵的,十二种是极其珍贵的,三种是绝世仅有的!

“怎么这幅表情,是药材不对吗?”

此时书房内只有赵廷宜和玉笙寒两人,桌案上摆着的七十二种药材占据了所有的地方,两人站在桌案旁小心的说话。

“没什么……只是觉得王爷好厉害,只用了七日便将这难得的药材全部搜罗齐全了!”

“呵呵……不是你说的嘛……此时需急!”

“哦?是吗?王爷还真是……好记性!”听着赵廷宜这张口就来的谎话,玉笙寒唯有一计白眼丢过!

“嘿嘿……知我知你也!”

“这药材在此,但我需要熬药配制,你需要给我一个火炉吧!”

“放心,这种小事我岂会考虑不周,你且跟我来吧!”

转身往书房内侧走去的赵廷宜伸手将书架上的一本典籍取下,里面赫然出现一个小孔,只见赵廷宜从自己腰间取出一个精巧的钥匙,上前打开这个锁孔后,立刻发现原本光滑的墙壁突然朝两边敞开,里面自然是……密室!

“没想到王爷对我竟如此放心!”

“那当然了,我连这等机密之事都告诉你了,可算得上对你一片真心?”

“呵呵……”扯着嘴角笑哼一声的玉笙寒随着赵廷宜侧身相邀的动作,抬脚迈入,身后的两扇墙门又恢复如初。

“请吧!”赵廷宜指着密室里面摆放齐全的炉火、药锅等器具对着玉笙寒浅笑道:“怎么样?可还满意?”

仔细查看一番发现自己需要的东西样样都在的玉笙寒这才接话道:“甚是满意!”

“满意就好!此处甚为机密,以后我在书房的时间你都随着我进来,而你就在这件密室里熬药,对外只说我们二人在书房……咳咳……就好!”

本想说得直白的赵廷宜被玉笙寒一眼瞪过便堪堪改口,甚是不自在的摸摸自己的鼻子。

“那好,现在就开始吧!”

“这么急?”

被赵廷宜这样一说,玉笙寒只觉得仿佛自己才是那个霸王硬上弓的采花贼,随即不悦道:“王爷不是说此事很急吗?”

差点咬掉自己舌头的赵廷宜真的很想大喊一声:“当真是现世报呀!”

“今日罢了,我要进宫,你也随我去吧!”

“什么?”

果然,看着玉笙寒如此大反应的赵廷宜除了能道一声:“果然”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

“你且将外面的药材拿进来,我们就一起进宫了,你扮作我的随从,跟着我便好!”简单交待一番的赵廷宜仿佛真的有急事似得,已经转身打开这密室的机关,径自往外走去了,密室内的玉笙寒仔细看一眼那开门的机关后也随之而出。

“你不帮我吗?”看着这桌案上有七十二种药材,但实际上自己只有两只手的玉笙寒,可算是将这求情的话说得甚是理所应当。

“哦?抱歉了,我还忙着看进宫的折子,没办法帮你了!”寻了个楠木椅子坐在一旁装大爷的赵廷宜只是略略一瞟便接着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一堆东西,眼下桌案都被占了,他只能这般委屈自己了!

看在随后进宫的份上,玉笙寒不再过多言语,只是又快又仔细的将这七十二种药材一一摆放进密室里,殊不知在一旁欣赏他身影来回飘动的赵廷宜正满心欢喜呢!

这还真是……坑……呀!

“呼……”在一盏茶内便做完这些事情的玉笙寒也不免喘口粗气,看着赵廷宜还是一副纹丝不动的样子,顿时心生不满的上前道:“不走吗?”

这才放下手中装样的折子,暗道一声:“你何时这般紧张我就好了!”的赵廷宜,堪堪伸个懒腰转身将密室恢复如初后才在玉笙寒隐忍怒气的目光中推开书房的两扇大门,反手摸在玉笙寒的腰间调戏道:“既然你这般求本王,那本王就勉强同意吧!”

看着赵廷宜意有所指的眼神,玉笙寒明白这书房外是有人监视呢,随即就忍了这一次骚扰,只是暗瞪一眼,伸手在对方的腰上一点,这个痛啊……

可惜做戏要做全套的赵廷宜却咧着嘴忍着泪花接着道:“本王要被你……榨干了!”

唉……这戏做的真是……泪呀!

上了马车,再下了马车,这皇宫赫然出现在眼前!

“怎么样,跟你南江国的皇宫比起来有何不同?”站在玉笙寒身前整一整衣襟的赵廷宜问的甚是傲娇。

“红墙黄瓦下都是白骨一堆,有可不同?”暗瞟儿一眼搭话的玉笙寒真是……

无语问苍天的赵廷宜只能闭嘴迈步,将满心的牢骚都掩埋在白眼之中。

“一会儿我跟皇兄说话,你在外面待着,会有一个小太监带你去见你相见的人!不过时间有限,你可不要长情!”

赵廷宜虽是在前面走着,但这话却是压低着嗓音对身后的人说着,可惜玉笙寒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