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色之徒

第五十九章重生

好色之徒 若水亭 2972 2017-05-13 20:11:13

  “呵……我去祝贺别人,你却来祝贺我……呵呵……真是好笑……”

“那敢问王爷可是答应了?”

“我能不答应吗?我连密室这等私事都告知与你,你却始终还是要与别人去双宿双飞,玉笙寒……你够狠!”

“承蒙王爷错爱,但在下从始至终都只爱一个人,当不起王爷的喜爱!”

“够了……你非要说这种话来刺激我吗?”

“在下……”

“算了……”

“那……”

“事成之时,便是你们脱身之日!”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这一个月以来是赵廷宜最开心却也最伤心的一个月,难道这世间的事情都是如此公平公证吗?用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换一生的别离,这桩买卖怎么看都是自己吃亏的赵廷宜如何甘心?可不甘心又如何?强了他却让他恨着自己,亮亮相厌的结局倒不如让他对自己有一丝感谢……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几日王爷怎么整日都在书房呆着,连用膳都在书房?”捧着食盒跟在闲云身后的侍从笑嘻嘻的问着,若不是见他是这府里的老人,估计闲云要将其吊起来暴打一顿好问出他的幕后主使了!

“怎么还是这般多话,上次因着你多话将你调到厨房的事情还不长记性?”不等闲云开口,既白就皱眉冷斥道。

“嘿嘿……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小的失言……失言了!”堪堪闭嘴的小奴不敢抬头多说一句,堪堪对视一眼的闲云、既白却是心中一叹:他家王爷这是要……痴念成魔了呀!

殊不知这两人只是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的规矩办事,一个正襟危坐在桌案之上,一个在密室里紧锣密鼓,两人互不干扰,却不知有人隔岸相思又相望……

“王爷,午膳送来了!”

“知道了!”

听到里面传来的一声响,送饭的小奴将食盒放下后,又被两位大人带走,待房外无人之际,赵廷宜再亲自开门取回……照他们下人的话来说:“王爷这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公子呢!”

于是,这王爷恩宠随从的故事再次掀开了整个皇都的屋顶!

“吃饭了!”上前打开密室的机关,只见赵廷宜端着一盘珍馐出现在玉笙寒的面前轻声说道。

“等一下,你先吃吧,马上就好了!”

“还有时间呢,你也不至于连一口饭也不吃吧!”

“别说话,正是最后一道!”

玉笙寒两手握着一个白玉瓷瓶,将最后配好的药水进行最后一层过滤,褪去了原本颜色的药水已经变得无色且无味了!

“制好了?”看着玉笙寒认真的样子,赵廷宜的着迷的上前问道。

“不错!”抬眼一笑,仿佛是将自己的重担落下的玉笙寒,还是第一次这般轻松呢。

只是被眼前美色深深吸引的赵廷宜,却堪堪发起呆来!

“咳咳……不是要吃饭吗?”玉笙寒将手中的白瓶放好,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躲开这灼人的视线。

“哦……”不自然回神的赵廷宜望一眼这间密室,心想:怕是从此以后再无此人了吧!

这一日,灿阳高照、白云随散,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冬日已经临近尾声,新春即将到来,万物也开始改变……

“准备好了?”从屋内迈出的赵廷宜瞅一眼早在门外等候的玉笙寒说道,只见眼前的人负手而立,微微抬起的下巴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回首侧望的他浅浅一笑道:“当然!”

赵廷宜当然知道这两个字玉笙寒一定等了很久……

“走吧!”不想顾忌太多,伸手将玉笙寒拽住齐齐往外走的赵廷宜竟然有些惊讶,惊讶玉笙寒没有反抗,惊讶玉笙寒竟然会给自己留下这样一个……念想吧!

此时的皇宫内,已经是张灯结彩了,虽说这皇帝不打算宴请众臣子,但不代表众臣子不上贡呀……

“这个玉佩不错呀!”“这个手钏真漂亮的!”“这个杯子也不错!”

赵元朗看着李从嘉正撅着屁股在一堆礼物里挑挑拣拣的样子,笑得甚是开怀:“哈哈……你若是喜欢,你就拿去吧!”

“啊?”扭头发呆的李从嘉两手抓的全是上好的宝贝,堪堪问道:“真的吗?那我就全拿了!”

“呵……全拿,你有几只手啊还要全拿,还真是个贪心的小家伙!”

“嘿嘿……”奸笑一声的李从嘉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以后跑路积攒点积蓄吧……虽然陶渊明是他的偶像,但也不能饿着肚子去追偶像吧!

夜幕降临,灯火通明、宴会开场。

只不过是四人的小聚会罢了,赵元朗想让李从嘉和玉笙寒就此了断,玉笙寒和赵廷宜则是自有计划,李从嘉则是装作无知天真的模样打算做回钟隐……

“皇兄大喜,这是臣弟给您的贺礼!”赵廷宜如沐春风的表情还真不装出来的呀!

“呵呵……你的贺礼一定珍贵至极,孤可要好好欣赏了!”

“承蒙皇兄抬爱,小弟惭愧的很!”

“哈哈……好啦,快坐吧!”

“谢皇兄!”堪堪落座的赵廷宜状似无意的回头瞟一眼跟随他身边的玉笙寒,又状似随意的来一句:“这是我的随从,前来侍奉我的,帮我斟茶倒酒,皇兄不介意吧!”

举杯的赵元朗早就注意到玉笙寒的存在虽也惊讶此人的颜值,但终究还是比不上他眼里、心里的人,斜睨一眼正在玩弄手中玩物的李从嘉,赵元朗更是随性道:“当然,廷宜的身边还能少的了侍奉的人?”

“哈哈……皇兄说笑了!臣弟可比不上皇兄如此艳福呢!”

听着这两位兄弟在这里你说我唱,玉笙寒始终低头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而李从嘉更是两耳不闻的摆弄自己手中的东西,心想:这样一大堆宝贝该如何带走才好?

酒过三巡,菜肴齐全,杯盏之际皆是笑声。

“嘉嘉过来,给孤倒酒!”正在兴头上的赵元朗一把拉过正装做无知的李从嘉,揽在怀里的小人顾不上看一眼周围的人,伸手将酒杯端起道:“给!”

“呵呵……真乖!”仰脖喝尽的赵元朗一个抬头,自然是错过了私底下的小动作。

“皇兄来,小弟再敬你一杯!”说罢,赵廷宜竟是先干为敬。

“好!”再是仰脖喝尽的赵元朗殊不知自己这一杯喝完当真是……一辈子也完呀……

“哈哈……皇兄好酒量,小弟真是自愧不如呢,来来来……再喝再喝!”佯装醉酒的赵廷宜暗自低头看一眼玉笙寒,随即倒在桌案上不醒。

另一边的赵元朗再喝了这第三杯之后,在玉笙寒的默数声中堪堪趴倒,他这一倒可不是醉酒,而是醉命……

“啊……”正好倒在钟隐怀里的赵元朗如同板上砧肉,任人宰割,上前探一探脉搏的玉笙寒再三确定之后,才上前拍着赵廷宜的肩膀道:“好了!”

只见,刚刚还眼神迷离的赵廷宜已经神色清明的坐起身子,看一眼四周的情况,立刻拿出早就准备的黄绢诏书,在赵元朗的身上找来私章后盖好,再跑到殿外的御桌上盖好传国玉玺,这才将此物收好返回席上。

然而,玉笙寒已经按照早就计划的步骤,将自己和钟隐都换上了太监的服侍,等着跟随前来送酒添菜的太监们一块出去。

“你们俩动作倒是挺快!”看着双双收拾好的两人,赵廷宜的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

“王爷,就此一别,再不相欠,告辞!”拉着钟隐的手,玉笙寒不理会那捏酸的醋话,神色清淡的拱手道。

本还想多说几句的赵廷宜却听见门外有动静,立刻趴回桌案边上接着装醉道:“皇兄……再喝……再喝……”

暗暗使个眼色的玉笙寒立刻拉着钟隐退到梁柱后面躲着,待前来上酒上菜的小太监们纷纷转身之际又跟随在他们身后……

这一别……当真是……永别了……

赵廷宜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那道心中的影子渐渐变得模糊、变得消失……

“啊……”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宫奴的一声尖叫,皇宫开始大乱,而不知何时突然冒出的一万精兵已经团团围住了整个皇宫……这天终究是变了!

当钟隐和玉笙寒跑了三天三夜未敢休息,直到返回那座莲峰山下时,才发现满街的白布乱飘,满天的麻纸乱飞,这正是国君薨了的规制!

三天后,赵元朗下葬。

五日后,奉遗诏登基的赵廷宜大手一挥,此世间再无玉笙寒和李从嘉两人。

一个月后,原本是南江国边界处的莲峰山下,多了一间茅屋,上面挂着娟秀内敛的三个字:“隐没居”。

这里住着两个人,一个叫钟隐,一个叫钟墨,合起来正是“隐没”之意。

这一日钟墨站在莲峰山下采摘着药材和果子,突然闻见山上传来一阵桃花香气,回头对着身后正在偷懒的钟隐浅笑道:“去摘些桃花,回家给你酿酒!”

被惊醒的钟隐立刻跳脚大呼:“好啊!”

正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