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况谁知我此时情(一)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209 2017-04-16 23:38:39

  相思被司空与商带回来之时才五岁,彼时司空与商已是年方二十的翩翩少年。

相思的父亲相寅是行走江湖的医师,医术高明且为人正义善良。司空与商曾请他替病重的父亲医治,然父亲病情太过凶险,相寅也无法妙手回春,父亲过世了,但他二人却一见如故成为挚友。尤记得那天是他第一次见到相思,小小的她还被相寅抱在怀里咿呀学语。但没想到三年后相寅却被人追杀致死,也许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让他刚好路过,奄奄一息的相寅告知相思所在,并嘱咐他一定将相思好好抚养长大。

“司空,我有话想跟你说。”

“说了多少遍,你要叫我叔父。”

“你才三十一,还这么年轻,我才不要叫你叔父!”他明明还这么年轻这么英俊,非要装的老气横秋的。

“今日是你十六岁生辰,你有什么愿望,告诉叔父。”他总是一袭青衫,身姿挺拔,眉眼温柔,气质儒雅。

“我…我是有愿望,我说了,你会答应我吗?”相思低垂着头,不敢看面前的他,少女的心事自情动那会儿就开始萌动。

“今天怎么了,突然这么害羞,话都不会说了?”他取笑她,看来他的小女孩长大了,不再那么大大咧咧,也有羞于启齿的事情了。

“你答应吗?”相思抬起头,眼睛里星光熠熠,像承载了浩瀚的星空一样迷人。

“你长这么大以来,说什么叔父没有答应过你了?”他竟别开眼,那盯着他的眼神太过炽热,那里面全部都是希望、是期冀,还有…爱慕吗?他竟有些惊慌。

“司、司空与商,我、我喜欢你!”

相思十六岁的愿望以失败告终,那晚的告白并没有得到回应,他说她太小了,误把亲情当作了爱情,但她知道那是爱情。似乎只在司空与商刚带她到司空府的时候,她才喊他叔父,相处熟悉之后小小的她就不愿意再喊他叔父了,老是直呼其名,只在外人面前尊称他为城主。

那晚之后,从不在外过夜的司空与商有了自己的别院,那里连续住进几个女人,相思去看过,虽然都是美人,但都不足为惧。她知道那是司空与商让她死心的手段。

她是什么时候爱上司空与商的呢?也许是从她失去自己的爹那会儿,也许是刚来司空府时只相信他,也许是…

也许是那一年她十二岁,一向午睡颇沉的她刚躺床上没一会儿就被肚子疼醒了,忍着痛喊了几遍小小都没人应,她只好自己下床,结果一眼就看到床上一片殷红。相思吓的腿脚发软,一下子瘫在地上,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司空与商从外面回府,刚要回自己屋里休息一下,没想到就听见相思微弱的呼声。他立马快步往她屋里走去,一推开门就看见相思卧在地面上,小脸上湿答答的留着泪,看见他进来眼泪更是决了堤似的停不住,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着,司空,司空,我好像要死了。

司空与商不明所以,只见她捂着肚子一直喊疼。他抱起相思刚想叫下人去请大夫,眼神却扫到相思床上那抹红色…

他已是成年男人,早知男女情事,如何不懂女孩和女人的区别。那一刻,他抱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小女孩,竟有些欣喜。

后来他喊来小小替相思换洗衣物,亲自煮了红糖姜茶喂她喝下,安抚她受了惊吓的心。放在相思肚子上暖暖的大手让她睡的格外安心。

就是那一天,相思知道自己爱上了司空与商。不是也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