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943 2017-04-28 13:43:14

  他又闭关了。5年前他灭了芙蓉城回来之时,便身受重伤,在静心阁闭关休养了整整一个月,在这之后的每个月他都要闭关两天。卫理说,他需要调养身体。只是每次他出关,脸色都有些苍白,人都清瘦不少。她再追问下去,卫理便不肯多说了。问他,更是无果。

“哎......”她蹲在水池旁叹气,一只手拿着一根枝丫划拉水面,泛起圈圈涟漪。

“我的相思大小姐,叹什么气啊?”卫锦及卫甫从远处走来,远远的便听见相思蹲在那儿长吁短叹。

“无聊呗。”相思听见卫锦的声音,连头都没抬。

“那咱哥俩儿带小姐出府转转?”

出府?对啊!现在可是一个好时机!今天,她就要把柳烟烟赶出府!

“哎呀,谢谢你啊卫锦,感谢你帮我找到了事儿做!”相思双手抱拳虔诚的向卫锦鞠了一躬。

“哎哎哎,相思小姐,你跑去哪儿啊?”卫锦冲着相思跑走的身影喊道,可惜未有回应。

“诶卫甫,我刚才说什么了?”卫锦一头雾水,他说什么帮她找到事儿做了?

卫甫撇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他快步跟上相思的步伐,城主闭关前嘱咐他和卫锦保护好小姐,他便不能失职。

“诶,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等等,你站住!”卫锦抓狂,然而卫甫早已离他远去。算了,不和他计较,还是城主的命令要紧。

凌烟阁外。

相思怀里抱着一只白色漂亮的小猫,这只小猫是郑管家所养,名唤乖乖,已经快三岁了,乖巧的很。相思轻抚着乖乖柔顺滑腻的雪白毛发,心想:乖乖,等下就看你表演了!

“你说小姐抱着老郑的猫到这凌烟阁干什么?”卫锦及卫甫躲在凌烟阁外的树丛间窃窃私语。

“你管那么多呢?只要保护好小姐就行!”卫甫的人生信条就一个:听城主的吩咐做事!

“......无趣!”

那厢,相思已然抱着小猫进入了凌烟阁。

“奴婢请相思小姐安,相思小姐来此有事儿吗?”紫苏见相思独自来了凌烟阁,借着请安的名头顺势将相思堵在了门口。

“让开!我找你们小姐!”她一把拨开挡在门口的紫苏,大步地往里冲。

只见柳烟烟端坐客堂,一脸平静。她已经收到消息了,目前,相思才是她的首要目标。但是碍于司空与商的关系,她不打算那么早对她动手。但是若她不识相自个儿撞上来,那就不要怪她了。

“相思小姐,有何贵干?”

“哟,不演戏啦?不扮柔弱了?也是,司空与商都闭关了,你演给谁看呀。”相思抱着乖乖豪迈的翘着只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其实我对相思小姐一向很客气。是你屡屡找我麻烦。”

“谁让你鸠占鹊巢?今日只要你搬出司空府,以后远离司空与商,我就不找你麻烦。”

“鸠占鹊巢?呵,相思小姐你没搞错吧。这司空府,有雀吗?”柳烟烟嘲讽的回应相思。

“你!总之,今日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离开司空府!”她总不能承认自己想当那只雀吧?

“恕难从命。紫苏,送客!”语毕,柳烟烟拂袖从相思面前走过。说时迟那时快,相思猛的将乖乖一扔。她已经打听过了,柳烟烟对猫毛过敏!

只见柳烟烟原地旋转,纱裙飞起,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乖乖。

“相思小姐!你不会天真的听信坊间传闻,以为用一只猫就可以把我柳烟烟赶出司空府吧!”柳烟烟声色俱厉,与此同时她用力将乖乖往地上掷,乖乖疼的喵喵叫,一下子蹿出屋去。

“乖乖!恶毒的女人!你怎么能扔它!”

“相思小姐,请你搞清楚,是你要用那只猫来害我!是你恶毒还是我恶毒?凌烟阁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我......乖乖,乖乖!”相思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夺门而去,不知道乖乖跑去哪里了,有没有伤到。是她,是她不好,她怎么能用乖乖来逼走柳烟烟呢!

“小姐,小姐!乖乖在这儿呢!”卫甫见相思冲出凌烟阁着急的寻找乖乖,幸亏卫锦刚才眼明手快一下抓住惊慌失措的乖乖。

“啊,卫甫卫锦,你们找到乖乖了?它有没有受伤啊?乖乖,你有没有受伤啊?”说着说着她眼泪便流了下来。

“乖乖没有受伤,它只是受到了惊吓。小姐你看,它好好的!”见相思着急的哭了,他二人都手足无措,都不知道刚才凌烟阁里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方便进去凌烟阁,毕竟对外柳烟烟还是城主宠爱的女人,早知道刚才把小小喊来跟着小姐了!

相思啜泣着接过卫甫手里的乖乖,轻轻的安抚它,直到它没有再喵喵的乱叫。

“卫锦,我刚才居然蠢的利用乖乖赶柳烟烟走,因为我听说柳烟烟对猫毛过敏!可是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把抓住乖乖往地上扔!”

“......”是够蠢的。这相思小姐也太天真无邪了!居然想用一只猫就赶走自己的情敌,可怜了无辜的乖乖......当然这话他不能说出口。

“那现在乖乖也好好的,咱们去把它还给老郑吧。老郑可宝贝着乖乖呢。你是从他那里偷出来的吧?”卫锦岔开话题。

“......”她确实趁着郑管家不在偷偷把睡着的乖乖偷抱出来的。

“走走走,咱们快去还乖乖,不然老郑要担心坏了。”她没说话就是默认了,于是他推着相思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凌烟阁里。

“小姐,他们离开了。奴婢为您上点药吧。”紫苏放下窗帘一角。柳烟烟原本修长白皙的纤纤双手已变的红肿不堪。

“不,把药全部扔掉,我要越严重越好......相思,我本不打算如此早解决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那便不要怨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