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人间四月芳菲尽(一)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537 2017-05-04 14:07:25

  “奴婢该死!请城主责罚!”小小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认错,小脸上已满是泪痕。都是她的错,如果她能拦住小姐,不让小姐出府,小姐也不会受伤!

“你犯下如此大错,责罚自然不会少。只不过小姐如今还需你照顾,待小姐醒来痊愈之后,你再自行领罚吧。”想来,到时她肯定会原谅这个小奴婢。

“奴婢叩谢城主不杀之恩!奴婢遵旨,奴婢这就去照顾小姐,奴婢告退!”小小感恩涕零,她抹掉眼泪,颤巍巍的起身告退。

“杭公子,今日多亏你送相思回来。”司空与商坐于堂上,侍婢前来送上糕点茶水,他用手示意杭显自便。

“在下真是内疚羞愧,没能护相思小姐周全,哪里还承受的住城主的感谢。”杭显起身鞠躬以示自己的愧不敢当。

“杭公子与那黑衣人交手,可有什么线索?”

“不瞒城主,那黑衣人武功高强,在下赤手空拳将将能应付,只是那黑衣人意在小姐,招招紧逼,在下,在下实在惭愧,竟让他伤了相思小姐。”

“这如何能怪杭公子?说起来,还是杭公子救了她,不是你将她及时带回来,恐怕卫理也要回春乏力了。”他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语,神情却冰冷如霜。细细看去,垂眸时竟隐隐有份杀气。

“在下......”未等杭显说完,郑管家却急急进了门来。

“城主,柳小姐听闻小姐受了伤,便从凌烟阁赶了来,小小不让她进相思阁,正在那儿闹呢。”郑管家说的急促,小姐的地位不用多说,自是重要无比;这柳烟烟小姐......几日后便要称为夫人了,可她生病这几日,城主却只去看过她一次,便再也没有踏足凌烟阁,所以,她到底是重要还是不重要呢?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只好匆匆来报。

“你去告诉柳小姐,让她回凌烟阁好好养伤......”话未说完,门口已飘进一婀娜身姿。

“与商,奴家只是要去看望一下相思小姐,却被她的婢女拦在了门口,不让我进去。”柳烟烟脸上的伤口已然痊愈,又重回了之前的光彩耀人。她略带不满的娇嗔,望着司空与商的双眼满是柔情蜜意。

“烟烟,你身子还未痊愈,来这里做甚?快些回去。”司空与商假意责怪,嘴角却温柔上扬。

“奴家听闻相思小姐受了重伤,想来看一下她而已。”

“她无碍,你快回去歇息吧。再过几日便是你我成亲之时了,届时,会很累的。”

“那......奴家先回去了。”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关切,相思,看来你在他心里,真的没有一分一毫。

“郑管家,你送柳小姐回去。”

“是,老奴告退。”郑管家擦了把汗,这样看来,城主确实很在意柳小姐。只是,为何他老感觉城主待柳小姐虽好却毫无温度可言呢......离去前,他稍稍抬头看了一眼,城主正满是爱意的望着柳小姐。看来他真的老了,居然还胡思乱想了起来......

柳烟烟离去,司空与商对杭显说道:

“三日后便是我和烟烟成亲之日,杭公子救了相思一命,于我便是有救命之恩。届时请杭公子一定赏脸光临。”

“城主大婚,在下一定备厚礼相贺!”他讶异司空与商竟将相思看的如此之重,救了相思便等于救了他,这意味着什么?

“欸,不必。杭公子肯来已是一份大礼了。”

“城主邀请在下已是对在下的厚爱了。时候不早了,在下该告辞了。”

“那便不留杭公子了。”

杭显上前拱手告别。临去了,眼尾一扫,那小婢看来已在屋外假模假样寻找东西许久。

杭显身影消失,司空与商用眼神示意卫锦去处理那屋外小婢。自他们进来后那小婢便在屋外不远处徘徊,许是杭显也留意到了,谈话间颇为谨慎。

“城主,是凌烟阁的人。说昨日柳小姐耳环掉了,在这儿找呢。”卫锦打发掉那侍婢,进来轻笑着说道。

“耳环掉了找到这里来?真是好笑!”卫甫附和着。

好笑吗?一点也不。杭北钰是流月城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他在,她却身中数剑命在旦夕。他与黑衣人交手数回,却认不出黑衣人,而她却认出黑衣人是柳烟烟。这要如何解释?

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杭北钰知道黑衣人是柳烟烟,他们唱了双簧;其二,杭北钰认出了黑衣人是柳烟烟,却没有阻止她,让她刺伤了相思。

“卫甫,你且去一趟流月城。今晚动身。”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他们,全部,该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