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人间四月芳菲尽(三)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304 2017-05-05 12:06:18

  小小离去,相思捂着胸口挣扎着起身,几日滴水未进让她脚步虚浮。但她管不了了,她必须要去告诉他......其实那日她受伤在床,虽人陷入昏迷,但意识好似清醒着。她能感觉到,是他为她敷药包扎。还有那一吻......

相思跌跌撞撞,下了雨的路格外泥泞难走,何况她从屋里出来时并未执伞。雨水淋湿了她,更显得她脸颊苍白憔悴,下床时牵扯到胸前的伤口,鲜血透过绷带浸染了出来。

“司空......司空,我有话和你说......”相思踉踉跄跄的闯进静心阁,书房里却空无一人。

相思终于撑不住,歪倒在门栏上,微弱的喘息。

“是谁......”里卧一粉色身影翩跹而出,却在看到相思狼狈不堪的样子后愣住......

“柳烟烟......你,怎么,在这里......”连说句话都要停顿好几次,她真的要撑不住了。

“与商,与商,你快来啊!”柳烟烟慢悠悠的走到相思身边蹲下,嘴里却着急无比的喊着。

他在?相思一愣。

“烟烟,何事如此惊慌?”他确然在此!

只见他从卧房怡然踱步而出,身上的衣服还未穿戴完好。相思抬眼望去,只见他笑意吟吟如沐春风,好生惬意。

“夫君快来,相思她摔......”柳烟烟话未说完,只见刚才笑意满满的司空与商陡然变脸,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相思狼狈不堪的半倒在门槛上,雨水湿了她的秀发,凌乱的贴在她惨白的小脸;许是醒来走的匆忙她竟连外衣都没有穿上,伤口处鲜血淋漓,染红了她单薄雪白的里衣;外面下了雨,她的靴子沾满了黑呼呼的尘土。湿漉漉的她,虚弱的她,在冰冷的地上打颤的她......

司空与商紧抿下唇,温和的俊脸在这时却格外冷峻,眼眸里射出的寒光好似锋利的冰剑,幽暗的令人瑟瑟发抖。

他弯下腰来将微微颤抖的她轻轻抱起。怀里的她,如同羽毛一样,轻的让人心惊。

“唔......她......刚才,叫你什么?”又扯到了胸前的伤口,她疼的闷哼一声。夫君......是她听错了吗?

“哦,我倒是忘记了,我们......我们昨日成亲了。可惜昨日你还昏迷着。”柳烟烟一脸遗憾的说道。相思的缺席,的确让她遗憾万分,毕竟,那是相思最不想看到的场面。

成......亲了?

“她说的,是真的?”她躲在他的怀里,明明这么温暖,可为什么,她却越来越冷?

“我先带你回去包扎伤口。”他避而不谈。她的伤口崩开了,又淋了雨,必须尽快换衣服换药。

相思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只能软倒在他怀里,任他带她飞奔回相思阁。

阴雨蒙蒙,他怀抱着相思运轻功绝尘而去,她却丝毫不觉难受,甚至快意盎然!她站在屋檐下,雨丝随着微风倾斜,迷茫了她阴鸷的双眼。

“小姐!小姐!你去哪里了啊呜呜呜……”还未到相思阁,便传来小小带着哭腔的呼喊。

“快去府衙把卫理叫来!”司空与商抱着相思冲进相思阁,碰上小小正要出门!

“城主!小,小姐!呜呜呜,小姐你去哪里了小小担心死了!”她刚端了吃食回来,却见小姐被褥凌乱,上面空无一人!她在房里左寻右找,就是没有小姐的踪迹!小姐受了伤,身体那么虚弱,要是再出了什么事,她小小恐怕真的要脑袋落地了!呜呜呜…

“找卫理!快!”

“……”小小被吓呆了,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城主。阴冷、狠绝、恐怖……

“滚!”

“是……是是!”妈、妈呀,太恐怖了呜呜呜。小小逃也似的的跑掉,然而双腿打颤,竟在门槛处摔了一跤。

小小离去,他将她放于床被之上,她淋了太多雨,有伤在身,身体又虚弱,此刻正迷迷糊糊的瑟瑟发抖。他拿来干净的内衫,想要替她换上,却一把被她热的出奇的小手握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