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云破月来花弄影(八)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264 2017-05-20 11:57:48

  一群人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到了避暑庄园。杭霖命人速速包围了避暑庄园,只带着两支队伍冲了进去。

“父亲!叔父,你这是做什么?!快将我父亲放了!”进了庄园,便碰到了杭坤的大公子—杭南城。

“呵,南城啊,快让开,叔父口渴了,正要进去喝口茶呢。”杭霖拍拍杭南城的肩膀,笑着说道。

杭南城一下便挣脱掉杭霖搭在他肩上的手,杭霖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让他多少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奋力冲进人群,却被杭北钰一下捉住了手臂。

“杭北钰,你这是以下犯上!”杭南城愤怒道,奈何自己武功没有杭北钰高,此刻正被他死死的制住。

杭北钰轻扯嘴角,嘲讽一笑。

许是前庭的吵闹传到了后厢房,大夫人领着众位侧夫人以及小姐们浩浩荡荡的走了出来。

大夫人已年过半百,风韵早已不在,只不过替杭坤育有一子二女,且是杭坤仅有的一个儿子,因此杭坤待她虽早无夫妻之情,但也是敬爱有加。

大夫人一眼便看到了被捆绑起来的丈夫以及自己被控制住的儿子。她不敢置信的惊呼,差点吓晕了过去。

“城主!南城!这、这是怎么回事?”大夫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妇道人家,相夫教子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眼前这一切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

“哼,大嫂,妇道人家就不要管东管西了!来人,将这些人都给我拿下!”杭霖耐心已失,只想尽快解决了这些人,安定局面。

语音刚落,便上来一群整齐的兵将们纷纷围住了杭坤的妻女。

“城主!救我……呜呜呜……”

“爹……哥哥……放开我……呜呜……”

瞬时间,夫人小姐们嘤嘤哭泣了起来。往日里从来是养尊处优的身份,哪里经历过如此的粗鲁对待。

“娘!妹妹!放开我!放开!”杭南城见自己的娘和妹妹被抓了起来,便如同一头被困住的狮子,奋力抵抗,想要挣脱束缚,奈何杭北钰技高一筹,始终稳稳的压制着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杭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北钰,北笙要到这里没有?”见大局已定,杭霖不由自主的大笑了起来。

“看时辰,大哥应该快到了。”

“甚好,甚好!哈哈哈哈哈……”杭霖大笑着走进了内堂,在这避暑庄园,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在上位了!

“将杭坤给我带上来!”杭霖坐在上位,威风凛凛。他的两侧分别站着杭北钰和老何,卫甫及卫锦坐在了他的右手侧。

“杭霖,现在认错,为时不晚。”杭坤冷哼,仍然直挺挺的站着,毫无惧色。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老何,你看他现在还气势磅礴呢!”杭霖不以为意,对于杭坤的质问啼笑皆非。

老何听后淡淡一笑,自从在府衙杭坤被擒后,老何的腰板便挺直了起来。

“老何,我杭坤自问待你不薄,你却为何要背叛我?”杭坤问道。

“呵,老何我自问也是尽心尽力的服侍你,你呢!你又是怎么对我的?”老何想起以前种种,情绪变的十分激动,连脖子都红涨起来。

“老何我无父无母,老家更是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只有她……悠莲,是老家唯一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人。三十年前,她来投奔我,我帮她在后厨安排了一个活儿。我们日久生情,终于决定定下终身。可是……就在那前一晚,你!杭坤!你喝醉了酒,而她刚好进去给你送夜宵……禽兽不如的你就***了她!当晚她就自尽死了!死了你知道吗?!”

“我忍辱偷生,为的就是这一天!看你从高高在上的地方狠狠的摔下来!看你的妻子儿女受尽折磨不得好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