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云破月来花弄影(九)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175 2017-05-21 00:02:17

  “大哥,你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么不得人心了吧?连你最贴身的下人都如此恨你,更别说那些文武将才了!你一向刚愎自用,从不听谏言,这下场,你早就该想到!今日我这么做,也不过是众望所归罢了!”

“谋逆之罪,任你理由再多也无法摆脱!杭霖,念在你是我同父异母之弟,若你现在肯低头认错,我尚能饶你一命!”

“哈哈哈哈哈!将死之人还能绕我一命?来人!将杭坤一家,就地正法!”杭霖狠狠说道,全不念手足之情。

闻言,杭坤的妻子女儿更是害怕的骚动啜泣起来,倒是杭南城,却和杭坤一样站的笔直,丝毫不惧。

“慢着!父亲!你不能这么做!”从门外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影,仔细一看,原来是杭霖的嫡子—杭北笙。

“北笙,你来的正好!处理了这些人,爹便是一城之主,届时,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不用仰人鼻息了!”杭霖激动的说道。

“父亲!城主是你的大哥,南城是我的大哥,我们怎么能以下犯上呢?”杭北笙不若杭北钰一样俊美,却生的十分书生气,温和斯文。

“难道你忘记了?小时候,你和杭南城一起玩耍,他自己偷爬树摔下来流了好多血,那些卑贱的下人为了维护他,却诬赖你打了他!还不是因为他是城主的大公子,而你,什么都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杭坤便将小小的北笙囚禁了起来,整整七天七夜,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待七日一过,他去接北笙的时候,北笙几乎要死了!

“父亲!那都已经过了。现在,我们不都活的好好的吗?父亲……”

“哈哈哈哈哈哈…”杭北笙话未说完,便被杭北钰停不下来的大笑止了声。

“你笑什么!”杭霖本被杭北笙说的心里窝火,再听得杭北钰如此大笑,更是心烦气躁!

“父亲大人!既然大哥不要这城主之位,不如把它给我吧?”杭北钰笑的邪魅,似毫不在意,眼睛却紧紧盯着他的父亲。

“你?你有什么资格?一个贱婢所出,如何能坐拥这大好河山!”杭霖不屑的嗤之以鼻。

杭北钰的生母简直爱惨了杭霖,但自古以来倒贴的都是受人轻贱的,何况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奴婢。

与他料想的一模一样。杭北钰在心里冷笑。

“呵呵,既然父亲大人不同意,那我便只能用自己的手段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了。”杭北钰冷了脸,眸子发出危险的讯号,如同看到猎物般的猎豹一样凶狠。

说罢,他一个极速旋转闪到了杭北笙面前,一只手猛地从背后将杭北笙的两只手紧紧制住,另一只手从杭北笙的前襟滑了进去,拿出来一个精致的令牌。

一连串的动作完美无瑕,连杭北笙本人都未反应过来。拿了杭北笙的令牌,杭北钰快速的后退了几步,又从怀里摸出了另一块令牌。

“如今,金、银令牌都在我的手上,你们能奈我何?!”

原来流月城的军队分为两个阵营,一是听命于金令牌的金卫队;二是听命于银令牌的银卫队。金令牌一直掌握在城主杭坤手里;而银令牌,便在杭霖手里,只不过杭北笙十八岁生辰时,杭霖便将银令牌送给了杭北笙。

“你!你这逆子!”杭霖气的拍案而起。原来刚才杭北钰去绑杭坤之时,便顺手将他的令牌暗自占为己有了!

“父亲大人,别忘了,这都是跟你学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