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别时容易见时难(二)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091 2017-05-22 22:42:08

  司空与商回身一转,稳稳落地。

杭北钰双膝跪地,一只手撑在了地上,一只手紧紧抚住胸口。他痛苦的皱起眉头,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司空与商冷眼以对,转身回到主位上坐了下来。

“司空城主,这次,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若不是你派了卫甫前来告知,只怕我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收拾了这群狼子野心!何况还有我身边的毒瘤……”杭坤看向一旁被绑的老何,老何却依然挺直着身板,愤恨的瞪回他。

“杭城主言重了。我们,各取所需罢了。”将计就计,才能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不管如何,以后司空城主若有需要杭某的地方,杭某定当竭尽全力。”杭坤诚挚的说道。

“既如此,杭城主可否让我处理了这其中二人?”

“司空城主自便。”

闻言,司空与商眼神示意卫甫,卫甫颔首,便去将柳溶月及柳烟烟带了上来。

柳氏二人被绑了手脚,嘴亦被堵着。只见柳烟烟瘫坐地上,竟瑟瑟发抖着;而柳溶月披散着头发,依旧狠狠地死盯着司空与商,眼眶发红。

“卫甫,将她们嘴里的条子取了。”司空与商说道。

“司空与商你不得好死!你灭我芙蓉城!杀我族人!害我母女二人流落风尘!今日老天无眼,便让你杀了我!但我柳溶月即使变了鬼,也不会放过你!”柳溶月面容扭曲如厉鬼般咆哮,绝望如同这黑夜铺天盖地的袭来,让她生不如死!

“只怕你变了鬼,也没有空来找我寻仇,那些被你害了的人,正在地府排队等着你呢。”司空与商薄唇微抿,眼里的讥讽毫无遮挡。

“你说什么?”

“相思……那个你见了一面就想杀人灭口的女孩儿。她的爹娘,相寅和贺兰儿,你还记忆深刻吧?贺兰儿本是你的贴身婢女,生的花容月貌;而相寅是江湖有名的医师,他救了你的母亲,你却杀了他!”

“那时我的母亲病重,我请了相寅前来诊治。他也不负所望,硬生生将我母亲从鬼门关前抢了回来,让她老人家多活了两年。”说起相寅,柳溶月泛起温柔的笑容,连声音都柔和了几分。

“我钟情于他,即使让出这城主之位于他又何妨?可他拒绝了我,还偏偏看上了我的婢女贺兰儿!不久后,他两人甚至珠胎暗结!”

“是你骗了相寅,给他下了迷情药,想要与他成其好事。却不料想,你的护卫燕长平迷恋你已久,他打昏了你,并将贺兰儿送到了相寅房中。”

“你别提他!都是那个贱人!若不是他,相寅早已是我的了!若不是他,相寅也不会死!是他瞒着我带人杀了相寅……相寅……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柳溶月时而愤恨时而悲泣,泪水打湿了她的妆容,让她显得狼狈不堪。

“那贺兰儿呢?你敢说不是你杀的?”

“哼,那贱婢!她的命多好,一夜便怀上了相寅的孩子!为了让相寅留在芙蓉城,我只能假意对她好,派人精心照顾着她。终于,到了她生产的那一天……我早早便买通了产婆,我要她一尸两命!可是那产婆居然心软了,留下了那女婴,还瞒着我帮相寅逃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