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别时容易见时难(六)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064 2017-05-25 12:07:35

  贺明颜一路尾随着司空与商和相思,直到了房门口也不离去。

“贺公子,天色已晚,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司空与商下逐客令。

“既然如此,那司空城主也早些回房歇息吧,今日,相思也累了。”贺明颜却执拗的不愿离去,杵在房门前如同一个门神。

“贺公子,倒是一个执着的人。只不过,有时候太过执着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

“明颜,你先回去吧。”相思突然出声打断了贺明颜的话语。

“那,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贺明颜神情有些落寞,走了两步还回头望了望。

月光清冷,如一缕冰冰凉凉的薄纱披了下来,又似一层亮晶晶的银霜,冻了万物,更是冷了人心。

“进来吧。”待贺明颜离去,相思推开了门,对身后的人如此说道。

司空与商依言进了门,而后将门轻轻掩上。回了身,却见她直勾勾的盯着他,泪眼婆娑。

“为什么不告诉我?”

知道她问的是自己父母的事情,可他却不知如何回答。要怎么说?他本就没有打算告诉他?不想让她沉浸在仇恨里?他张了口,却无言以对。

“爹娘被人害死,我却一无所知,整日活的如同一个白痴!若不是今日,我还被蒙在其中!”她语气激动。

活了十七岁,一直以为自己的爹娘是因病去世,即使五岁时,他将自己带回司空府,也是说自己的父亲在出诊途中暴毙而亡。她便信以为真了这十几年。

“我只想你此生,活的快乐。”

“可我并不快乐!”其实她的心里清楚,他不告诉她,是为了她好。可是她无法理智,如今柳溶月死了,她连恨,都不知如何恨。

“相思,你父亲,并不想你活在仇恨里。”相寅,那个谦谦君子,怎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被仇恨掩埋?那日,他恰好碰见已然遇害的相寅,他匆匆上了前去,却只听得相寅告诉他相思所在,便断了气。

他吩咐好下属将相寅好生安葬,便立马赶去接了相思。五岁的她,哭闹不止。大概和相寅去过几次司空府,对他还有些许印象,片刻后竟也安静了下来。

他便将她带回了家。

她默默流着泪,模糊的印象里,父亲温暖的大手,宽厚的背脊,还有总是飘着药香的茅草屋……

“哇……”她越哭越大声,终于止不住,痛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他上前,将她紧紧揽在怀里,轻抚着她单薄的香肩。

慢慢地,她止了哭泣,只在他怀里幽幽地啜泣着。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相思终于平息了自己,推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你还有没有要问的?”他望着她湿润的眼睛,竟有些期待的问道。

她抬眼,看向他眼眸的深处,那里如深海般静谧,毫无波澜。她望了许久,终是垂下眸来。

“早些歇息,叔父。”

她转身,进了里屋。司空与商站着,透过屏风,隐隐见到她褪去了外衣。

他移开眼,转身出了门,却又在门外驻足了许久。

待门外影子消失,她又重新穿起了外衫,轻轻离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