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别时容易见时难(九)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524 2017-05-27 18:37:39

  避暑庄园前厅。

司空与商等人早已离了去,此刻只有杭家人在此。

杭坤坐在上位,一脸肃杀;贺夫人坐在他的身侧,为他斟茶递水,却也是沉重模样;杭南城亦是深沉庄严地陪伴在杭坤一侧。

大夫人以及一众侧夫人小姐,都在两侧或坐或站。

“杭霖,刚才我已给过你机会,但你仍心无悔意,一意孤行!我不得不处置你!”

“哼,你别装模作样了!只怕你心里早已将我碎尸万段好几回了吧!败者为寇,我随你处置!但北笙对此事一无所知,希望你能念在他是你侄儿的份上,饶他一命!”

“不!城主!伯父!您饶了我父亲吧!他只是一时糊涂,并不是有意的!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弟弟啊!”杭北笙声泪俱下,他猛地扑在了杭坤脚下,不住的磕头。

“杭霖,你还真是偏心。你替北笙求情,却不为北钰说一句话?”杭坤嘲弄的说道,却对杭北笙不理不睬。

杭北钰瘫在了地上,听见杭坤的话,他嘲讽地轻扯嘴角,却无力说些什么。

“那逆子……死了才好。”杭霖绝情愤恨地说道。

杭北钰早已心寒,但听见杭霖亲口说出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掉的话语,他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抖了抖。他闭着眼,却不知为何,仍有泪流了出来。

“真是狠心呐。”杭坤喝了一口茶,不以为意的说道。

“别废话,要杀便杀!我杭霖,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杭霖语气决绝,成王败寇,何况月儿已死,他更不想独活!

“那便成全了你!来人!将杭霖、杭北笙收押,明日午时,斩首示众!”杭坤残忍一笑。

“什、什么!杭坤!北笙是无辜的!你放了他,放了他!”杭霖听罢,激动地想要冲上来,却被护卫一人一手强制地压了下去。

“我偏不如你愿。押下去!”杭坤无动于衷,护卫听了命令立马上前将杭霖和杭北笙押了下去。

“杭坤!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杭霖依然愤怒的大喊大叫,杭北笙却如同死了一般,毫无反应。

杭霖及杭北笙被带了下去,厅内渐渐恢复了平静。

“老何……”杭坤长叹了一口气,似有不忍。

“要打要杀,悉听尊便!”老何被绑跪着,却仍旧将腰身挺得笔直。

“其实,在杭霖带人冲进府衙之前,我已知道你出卖了我。早在之前,我本打算今日狩猎,但你却百般阻挠我,我本不知缘由,直到司空与商派人来告知我杭霖的计划,我便明白了。于是,将计就计……”

“我早知杭霖不是你的对手,他无知,自大,贪好美色,但我必须一搏!如果不是你,悠莲怎么会死!”老何痛苦的说道。苍老的脸上满是皱纹,此刻更是沧桑了几分。

“夫君,念在老何勤勤恳恳服侍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他一命吧。”贺夫人忽然出声替老何求情。

老何一惊,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贺夫人。只见贺夫人突然倾身附在杭坤的耳边,悄声说了什么。

“真的?哈哈哈哈哈,我杭坤,又要当爹了!”杭坤惊喜的大笑,他的贺夫人又有喜了!

“恭喜城主……”

“恭喜父亲……”夫人小姐们纷纷道了喜。

“老何,为了我未诞生的麟儿,我便饶你一命!来人,将他押下去,终身囚禁在避暑庄园的地牢里!”

老何被带了下去,如今,便只剩一个杭北钰了。

“夫君打算如何处置他?”贺夫人递上了一杯茶,柔声问道。

“杭北钰……便将他囚禁在荣府,永世不得外出吧!”杭坤思索了一会儿,如此说道。杭霖想让杭北钰死,他偏让他生;杭霖想让杭北笙活,他偏让他死!

“诶,喜儿呢?”杭坤突然问道。喜儿是他和贺夫人的女儿,才五岁,甚是可爱。

“后厢房睡觉呢。一早便喊着爹爹哪去了,明颜哄了一天,总算是睡着了。”

“走,看看我的宝贝闺女去!”杭坤满是笑意的拥着贺夫人离开。

“大夫人,大少爷,这贺夫人也太恃宠而骄了,完全不把大夫人放在眼里!城主身边的位子,岂是她能坐的?”杭坤的一位侧夫人尖酸的说道。

“就是就是,大夫人您就是太和善了,才让她爬了头上去!”又一位侧夫人附和道。

“好了,都住嘴!南城,送娘回房。”大夫人呵斥,语气依然平静缓和却颇具威严。唧唧喳喳的一众侧夫人立马安静了下来。

“是,娘。”杭南城垂眸,顺从恭敬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