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为谁醉倒为谁醒(四)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263 2017-05-31 11:19:12

  “……爹爹,她是谁?”床上的女子惨白着脸,细声细语。

“她是……司空城主的侄女,相思。”杭坤知道相思的身份,却突然想起柳烟烟那日所说,因此在介绍相思的时候,他显然有些犹豫。

“相思小姐……我也只是猜测的……今日不是只有爹爹和司空城主比试骑射吗?”那双盈盈大眼顷刻间又水汽氤氲,轻轻一眨,那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便顺着滑腻的肌肤落了下来。

“是在下不慎射中了小姐,还望小姐赎罪。”帐篷外,司空与商厚重而悦耳的声音传来,杭言轻当下便娇羞的红了耳。

“司空城主也是不小心的,言轻,怎会如此不懂事而怪罪城主呢。”杭言轻音如黄莺,柔中带娇,媚中带妖,叫人听了心儿都酥了几分。

“愿小姐早日将养好身子,也好让在下安了心。”

“司空城主不必介怀,言轻会好好修养的。言轻……言轻早已耳闻城主英名,此生最想见城主一面……只不过如今……言轻有一请求,还望城主成全。”

“小姐请说。”

“言轻只盼城主能在避暑庄园多待几日,待言轻身子好转,也有机会能与城主,见上一见。”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她才将话说了完整,却连耳根都变了通红。

“言轻小姐倒不像中了箭似的,隔着门帘,竟也能说的如此中气十足。”不待司空与商回答,相思便截了话,讥讽意味十足。

“相思小姐!我儿如今受伤在身,若你不是真心看望她,还请你离开此地!”杭坤冷了脸,不顾情面的放了狠话。看样子,他倒是真的对杭言轻宠爱有加。

相思一声冷笑,转身掀了门帘离去。却在门口撞上了司空与商,她顿了一会儿便拂袖而去。司空与商未作他想,跟了上去。

贺明颜见两人前后离开,心里觉得很是不妥,刚想跟上,却被出来的贺夫人一把拉住,贺夫人摇摇头,阻止了贺明颜的脚步。

“站住!”

相思的脚步如同被下了咒,生生地顿住。

“此地野兽颇多,你又手无缚鸡之力,和我回去。”

相思站着未动,连头也不回,背脊却倔强的挺直着。

“若你武功了得,对付这些飞禽走兽易如反掌,我又何必跟着你劝你回去?”

她依然梗着脖子,不愿转身,肩膀却一颤一颤,泄露了她此刻的脆弱。

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上前将她轻轻转了过来,却见她泪流满面,哭得不能自己。

“你……你这是怎么了?”司空与商有些慌乱,两人冷漠了这么久,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对他流露出了真情感吧。

“她……那个杭、杭言轻,她是故意的……我、我看到她自、自己冲出去的!”她哭着,哽咽着,委屈的不行。

“我知道。”他早已看清了。他的骑射一向很准,若真的是他出了差错,也不可能连一个女子在那他都没看见吧?何况,待他意识到自己错射了猎物,与卫甫、卫理赶到的时候,杭坤早已带着陈大夫在为杭言轻诊治了。

“你、你知道?”他说他知道,相思哭的更凶了。

“你为何总是这样,呜呜呜……”总是让她担心,可其实她都是白操心!

她忘了,他一直都是运筹帷幄之人!

“你就是因为知道杭言轻是故意的,所以刚才便如此针对她?”见她哭的伤心,他却故意取笑她。

“……你们都是勾心斗角之人!我讨厌你!”

她语带撒娇,他却心有苦涩。见她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他不忍她沾上一丝人情世故,却又不得已……

“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若有一日,我不在你身边,你便要自己照顾自己,有些事,能忍则忍,不可任性为之,明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