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为谁醉倒为谁醒(六)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076 2017-06-01 12:52:08

  “轻儿,你这又是何苦。”杭坤满脸心疼。只见杭言轻面无血色,虚弱的躺在床上。

“爹爹……没有这样,我怎能引起他的注意……”

“即使如此,也未必能让他娶了你。你便那么喜欢他?”

“我总要试上一试罢……女儿每每去寺庙,总有女子求姻缘,将他作为心仪对象。听多了,女儿便上了心。那一年,女儿有幸见了他一面……如那些女子所言,他英伟不凡,风度翩翩,恍若天人。女儿,便喜欢上了他。”谈起司空与商,杭言轻唇角带笑,病容上竟隐隐有些红晕,似乎人都精神了些。

她常去的寺庙——来恩寺,位于流月城与相思城的交界处,地处相思城。因为十分灵验,前去祈福的人便多了。甚至有香客不远千里,从各地赶来求福。

相思城的香客最多,那些来自相思城的女子,但凡求了姻缘,必有恋着他的。她心生好奇,便有意无意的向那些女子打听,原来他是一城之主,与她的爹爹一样。只不过,他更年轻有为,不仅将相思城治理的仅仅有条,更是骁勇善战,不仅降服了周边霍乱的小城,更是将曾经的芙蓉城一举吞并了。

渐渐地,心里的某个角落便存了他。每次去寺庙里替爹爹祈福,总盼着听到关于他更多的消息。终于,那一日,她见到了他。原来这寺庙便是他资助筹建的,所得的香火全部用在了布粥施粥、救济流民之上。于是她便更爱他几分。

“唉……这么多年,你不嫁爹也不逼你,却没想到你是为了司空与商……只是今日这出戏,他未必没看明白。”杭坤担忧的说道。司空与商何等人物,会看不清言轻的小把戏?

“明白也好……至少,他没有揭穿我们,对吗爹爹?”不管什么原因,他“承认”射中了她,这便是一个好的开始。

“傻女儿……刚才若不是那卫理给了活血丸,那迷糊的陈大夫……唉,你歇息一会儿,爹晚点再来看你。”杭坤拍拍杭言轻的手,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杭言轻是他第四个女儿,她的生母早早便去了,于是她从小便由乳母抚养长大。但她却十分乖巧懂事,聪明伶俐,生的又是闭月羞花,真真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也因此,杭坤格外的宠爱她。

帐外的贺夫人与贺明颜听了个十之八·九。其实贺夫人昨晚便已知晓了。说起来,这场打猎亦是杭言轻所安排的,她得知司空与商来了流月城,不日将要离开,于是便央求杭坤与她演了这场戏。

贺明颜却倍感惊讶,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杭言轻,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出如此伤害自己欺骗别人的事情!

杭坤从帐子里出来,见贺夫人与贺明颜在外候着,想到自己与女儿的话有可能被贺明颜听了去,不禁有些责备的看了眼贺夫人便自行离了去。贺夫人随即跟了上去,亲亲密密地挽了杭坤的手。

贺明颜在原地站着,杭言轻喜欢司空与商,相思,也许,可能,大概也喜欢司空与商。

这下有意思了。他轻扬嘴角。

相思和司空与商一前一后离开够久了,他得去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