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知相思落谁家

为谁醉倒为谁醒(十)

不知相思落谁家 施施c 1097 2017-06-03 11:32:27

  宴席设在避暑庄园的后花园,那里花香袭人,风景秀丽。大夫人更是命人将四周布上彩丝,于结处挂上光彩夺目、绚烂多姿的灯笼。夜幕降临,灯火辉煌,后花园熙熙攘攘,热闹不已。

贺明颜将相思带回避暑庄园时,便被阿木火急火燎地带着去了宴席。相思醉的厉害,他也只好将她背在背上。

宴席上,杭坤与司空与商并排坐于上位,杭坤那侧往下依次坐着杭南城、大夫人和贺夫人;司空与商那侧,首位却空着,接着便是卫甫与卫理。

“司空城主,今夜,我要敬你三杯酒!这第一杯,便是敬你多年前救了我妻女!”杭坤朗声道,语毕,便豪爽的一饮而尽。

“这第二杯,敬你昨日助我铲小人,定城邦!”第二杯亦是一滴不剩。

“这第三杯……”杭坤拿起酒杯却又默默放下,似有难言之隐。

“杭城主实在是客气。莫不说这第三杯,即使这前两杯,我都受之有愧了。”司空与商客套的推脱,心里却不禁猜测,这第三杯,到底师出何名?

“若司空城主受之有愧,那我这三杯酒,天下还有何人能受之?”一句话,即捧了司空与商,亦抬高了自己。杭坤能坐这流月城城主之位,可见他绝非寻常之人。

司空与商淡然一笑,却默不作声。正巧抬眼瞧见贺明颜背着一女子朝着杭坤走了来。

即使那女子趴在贺明颜背上耷拉着脑袋,完全看不到眉眼,他也一眼便认出那是相思。

“贺明颜来迟,请杭城主赎罪!”贺明颜将相思放下,阿木立马过来搀扶。奈何醉酒的人千斤重,阿木竟几乎无法撑住,踉跄了几下,差点让相思摔倒在地。

卫甫受到指示,赶紧跑了来,从阿木手里接过相思,将她背起,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挨着司空与商的那个空位上。

司空与商一侧头便能看见她。挨得近了,她身上的酒气便毫无遮掩的传了来。他皱眉,有些不悦。她到底喝了多少?

“快些入座吧!”贺夫人身边本就留了一个位置给贺明颜。对于贺明颜的迟到,杭坤竟毫无责怪,甚至十分宽容。许是贺夫人在他心里的地位真的是举足轻重吧!

“谢杭城主!”贺明颜谢了礼入了座,眼神却不自觉跑到相思身上,只见她趴在桌上,依然睡的香甜,全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贺夫人赶紧拉了贺明颜的手,责怪他出门也不将阿木带着,害她一阵担心。贺明颜则撒娇一笑,抱了贺夫人的手装乖巧,逗得贺夫人莞尔一笑。

“司空城主,我看相思小姐醉的不轻,是否让我的婢女带她回房休息?”大夫人说道。

“大夫人有心了,不过让她在这里吹吹风醒醒酒也好。”司空与商说着,解下了自己的披风轻轻盖在相思的身上。

“司空城主真是细心!不过我听闻司空城主尚有婚配,不知是否真的?”

“夫人!”杭坤责备的看了眼大夫人,状似不满。

“是我唐突了,还请司空城主莫怪罪!不过,司空城主品貌非凡,我也是,想为司空城主做一桩媒罢了!”

司空与商安静的听着,嘴角噙了一抹笑意。

原来今晚不是鸿门宴,而是逼婚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