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18.带我一起走吧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041 2017-05-25 09:54:38

  在学校,这样的事几乎时有发生,这样的学校最不缺少的恐怕就是流血吧,而背着恶魔身影行走的何子衿,开始让人敬而远之。也许是因为吸血鬼的天性,似乎何子衿总能在不幸发生的地方出现,而他,也很快被认为是不祥和灾难的代表,与何子衿太近的人,就会与噩梦相随。

一样地等到快黄昏了何子衿才走出教室,太阳始终会让他感到厌烦。一样像往常一般安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何子衿的面前是黄昏的光明,而他却一直身在黑暗中。

刚走出校门,何子衿便看到一个女生被堵在离校门不远的墙上,三四个男生围着她,而她也惊恐不安地颤抖着,而在学校门口保安室的保安如同没感觉了一般地看着报纸,也是,这样的事就算是经常有了,也见怪不怪了。

“同学,你就别看了,你觉得挣扎还有用吗?”

“你想干嘛?让开……”

即使还能开口讲话,但是那颤抖的声音,还是向一群不懂怜悯为何物的野兽表示了自己的胆怯,何子衿转身,麻木地离开这丑陋的地方。

“子衿同学,帮帮我,求求你……”

突然女孩大声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何子衿回头看着他们,那几个男生也转头看向何子衿,确实如此,这么晚了学校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就算何子衿此刻离开也没什么关系,在何子衿看来,人类即是如此恶心,即使不相认识,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却想着让别人帮助。

为首的男生看着何子衿并没有反应,对着女生微微一笑,便要伸手去抓住她的手。

“砰……”

强有力的撞击声,一个黑色的书包砸在了其中一个男生的头上,而他也沿着书包的曲线卧躺在了地上,男生痛苦地用手捂着头,摇了摇昏沉的头,转过来对何子衿吼道:

“你干嘛?找死!”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个女生还知道自己的名字,何子衿还是没有忍住地把自己的书包砸了过去,就算如此又能怎么样呢?就只是当做回家之前的运动一下而已,何子衿冷眼地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那另外三个男生,他们的行动也只是决定他们下一秒的痛苦而已。

在他们一个个倒下痛苦地哀嚎着,那个慢慢站起来被何子衿砸中的男生一副惊恐的眼神,何子衿也已经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度过了多少次,天渐渐黑了下来。

何子衿捡起书包转身准备离开,命运却注定了这次不能像往常一般悠然了。

“带我一起走吧!”

何子衿转头看了那个女生一眼,因为刚刚的惊吓,她眼角红红的样子还并没有完全消除。何子衿又转回头,安静地向前走着,而女生却还不自知地跟了上来,这样一来,何子衿反而变得不安起来,黑夜的到来,何子衿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自己对美食的欲望,而处子之血却在清风中散发着一股股诱人的幽香。

“你自己回家,不要跟着我!”

何子衿回身看着女孩语气凶狠地想赶走她。

“我不怕你的,就算子衿同学在学校老是很凶,但是被打伤的人都是他们先惹子衿同学的,不能都怪你的。老师每回话说得那么狠毒也只是因为子衿同学下手太重了,可是他们都不分对错地责怪你。所以我相信,我不欺负子衿同学的话,你不会像对付那些同学一般对待我的。”

她慢慢走在何子衿身后,说着恐怕连何子衿自己都难以相信的话,何子衿显得有些平静了下来,也许只是她自以为是的话,但是却让何子衿难以抑制地莫名感动,不害怕自己?怎么可能?人类的生命在吸血鬼面前是脆弱的,而自己,却是能让她们生命轻易破碎的恶魔。

何子衿看着女孩,才发现女孩反而走得与自己越来越近。

“真的不会害怕吗?”

话音刚落,何子衿张口伸出自己的尖牙,抓住她的肩膀,准备朝着她那温热的脖颈咬下去。

“如果你想的话,就咬下来吧,海晨不怕疼,只是害怕没人会心疼海晨而已。”

女孩如此平静的一句话,如同让时间静止一般让何子衿的尖牙悬停在了她的脖颈皮肤上。而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只捂在那温热脖颈上的苍白而冰冷的手,和那让何子衿再熟悉不过的气息。他抬头即看到了那个只在开学时候送自己到来的男人。

“父亲……”

同时何子衿也注意到自己的一声轻喊,女孩已经把刚刚因为害怕而紧闭的双眼张开,也许感觉到手在自己脖颈上冰冷的感觉,她转过头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然后微微笑着说:

“谢谢叔叔!不过叔叔的手好冰啊……”

父亲只是静静地看着何子衿,然后低头看着女孩说道:

“孩子,你叫什么?”

“朱海晨!”

“那你能告诉我你知道子衿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吗?刚刚你可能已经因为子衿而受伤了呢!”

“叔叔是说吸血鬼吗?叔叔也和子衿一样也是吸血鬼吧?但是海晨不害怕,海晨只是害怕一个人回家,没人会关心海晨陪着海晨一起。”

父亲和何子衿都静静地看着朱海晨,因为现在,她要么是得死,要么……许久,父亲低头注视着朱海晨的眼神才转移到何子衿身上。

“这样啊,那海晨,子衿脾气很坏的,你能多照顾他一下吗?不过你放心,如果子衿欺负你了,你就告诉叔叔,叔叔帮你教训他!”

朱海晨仰着头,对子衿父亲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然后点点头,而何子衿如同被忽视的那个人站在了一旁。父亲对何子衿点点头,他的意思很明白,也许以后何子衿就不能再随便把这个女孩子怎么样了,父亲的言行从来即是如此,不容何子衿有稍许的拒绝。

朱海晨上前一步挽起何子衿的手,拉着何子衿准备离开了。走了一段路,何子衿回头想要再看看父亲,何楚辞已经离开了,刚刚的地方空无一人,而何子衿的心中,却也一股难以言语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