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衿恃

20.初吻

今生衿恃 夜柳含香 2160 2017-05-25 09:58:51

  何子衿将自己是吸血鬼的实情遮掩了过去,其余的就像描述着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安静而祥和,而林浣溪的情绪却由开始对朱海晨的敌意和对自己的悲伤慢慢变成了沉默不语。

静静地,何子衿看着林浣溪,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用牙齿紧咬自己的下唇,现在的林浣溪,应该在挣扎地做出艰难的选择,而她的选择,也决定何子衿的抉择。何子衿转回头,紧握着双手,就像等待着审判的到来。

一分一秒,终于,林浣溪还是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

“她是个好女孩,但是,我并不能失去你,而且就算我现在如此这般,如果她会跟你很亲密我还是会忍不住难过的,子衿,我该怎么面对你与她的关系呢?不管怎么样,我也不想成为一个伤害别人的坏人……”

“浣溪……也许你不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但是你却是我唯一喜欢的人。”

面对何子衿深情的告白,林浣溪顿了顿,转头对何子衿笑了笑,刚才的伤心与随后的沉默好像都在这样的笑容下逃离了一般。

“子衿,我相信你,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的,又或者……离开你的,对我而言,不管发生什么都没有比你重要的。”

在深夜的寒风中,何子衿推开了房门,灯光开着,而海晨已经趴在白色的餐桌上安静地睡着了,看着桌子上还没开动却已经冰冷的饭菜,朱海晨应该等了自己很久了吧。他脱下外套,轻轻地披在她的肩上,这个让何子衿不愿割舍却也对自己充满了依恋的女孩,到头来却一次次地被何子衿所伤害着,海晨也很累吧。

何子衿轻轻地把菜热完重新端回餐桌,坐下之后看着海晨还在睡觉却不忍心叫醒她,于是静静地看着海晨睡着的样子。

“她有怪你吗?女生最容易生气了,比如我现在就是了。”

朱海晨突然开口说话并且瞪大眼睛看着何子衿,似乎期待着她预想的答案。

“她很特别,并没有怪我,在我说完我们的事情后也只是觉得你并没有错,不想伤害你。”

何子衿轻声陈述,朱海晨愣了愣,指尖轻敲了一下桌子,嘴角略显无奈地抿了抿。

“一个女孩子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听完自己男人和别的女生的爱情故事呢?就算只是我一厢情愿,也会很难受吧,我以为她会生气的,那样的话我也会更有把握把小衿抢回来了,可是这样的话我好像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啊……小衿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海晨仰头看着刺眼的白炽灯,如同一个淘气的小孩子一样向何子衿寻求方法。

“海晨,吃饭吧,已经很晚了。”

“小衿……我不想失去你,可我却迷失了自己。”

海晨轻轻地说完,双手各拿起一根筷子轻敲了一下自己的碗准备开始吃饭,一下又变成以往可爱活泼的样子,如同角色之间的串演一般,何子衿也安抚着朱海晨和她一起吃饭,昔日的真切,却渐渐离两人越行越远。

许多天,何子衿和林浣溪也是短信聊天诉说着对方的心思,但是就算林浣溪不说,何子衿也能感受到,林浣溪的心情一直很沉重,而自己与朱海晨,也一直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关系中,但是其实三个人都知道的是,这样的沉重与微妙正在让三人的关系慢慢走向结局的边缘。

何子衿只是因为担心浣溪会在这样的气氛中崩溃,林浣溪是一个善良的只会为别人着想的人,这么傻的人,又怎能不让自己牵挂。

最终何子衿还是没忍住主动与林浣溪要求一起出来散散心。

“明天我们去学校后面爬山吧!”

“啊……可以吗?海晨呢?我要不要带莺语去?”

“不用了,我偷偷出去不告诉她吧,全是弥补我上次没有去吧,让你等了那么久。”

“嗯,这次你得去等我,不然有你好看!”

“……你又不忍心把我怎么样,倒是不怕我吃了你?”

……

在余晖挥洒的夕阳下,两人也已经慢慢爬上了山头。

“快点啊,子衿,不然可能看不到日落了!”

林浣溪早早地冲在了前面,对着在后面被太阳嗮得病殃殃的何子衿招手,何子衿幽怨地看着她,虽然每回要求林浣溪晚点出来,但是女孩总是耐不住性子的,而今天对浣溪而言还是难得出了太阳的好天气,早早地就把何子衿拖了出来。

终于,看着林浣溪在山顶上等了半天何子衿还是到了终点,山顶上是一片枯黄的草地,在冬日的寒风下不甘地低下了头,两人并肩坐下,微风,夕阳,高山,或许在整个冬日里这已经是最美的风景了。

林浣溪偏过头,把头靠在了何子衿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子衿,这一切多好啊,如果时间能定格于此,我愿意对你的深爱一直随着时间定格!”

何子衿转过头,嗅着她的发香,伸出手臂,揽过她的肩膀,然后轻轻用手拂过她的脸庞,林浣溪便静静地躺在何子衿的怀里,何子衿能感受到,林浣溪的身体如此柔软,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把她碰得支离破碎。

林浣溪突然感觉躺在何子衿怀里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何子衿邪恶的眼神,不由咕哝起脸蛋,睁着大眼睛看着何子衿说道:“你想干嘛?一直盯着我,如果你想做坏事就算拼了小命我也会挣扎的。”

何子衿笑了笑,安详地看着浣溪:“想的话你还能到山顶吗?我想多看看你,多看你一眼,我都会觉得对你多了一份依恋。”

“鬼才信呢!”

林浣溪撅着嘴说道,但是红红的脸蛋却出卖了她,何子衿也是静静地看着林浣溪,然后慢慢俯下身子,林浣溪看着何子衿,也许知道后面会发生的情节,却也还是紧张地闭上了双眸,而何子衿的呼吸也越发地沉重,似乎每靠近一分,需要的便是多一分的勇气。

终于,何子衿还是沾到了浣溪羞怯的唇上,呼吸似乎停止了,就连风似乎也静了下来,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一点点的温热,如此让人心动……良久,分离开时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也许此时,两人才知道,吻一个心爱的人会是如此感觉,那沁人心脾的点点芳甜就像融入肺腑的甘露。林浣溪的脸上红晕也越来越明显,撇过头深埋在他的怀里不好意思地偷望着何子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